《最高权力》
第138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说道:“好吧,但是你要接我来,我现在可是腿脚不方便。”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可真是老小孩了,我肯定要去接您了。”
  “别让熟人看见我,我现在不宜出来活动。”王家栋有嘱咐道。
  “呵呵,明白,我什么都明白了,不用您嘱咐啦,这点事如果这还用您老人家嘱咐,我不是小脑萎缩就是弱智了——”
  “明不明白是你的事,嘱不嘱咐是我的事。这是必须要注意的。”王家栋很严肃地说道。

  彭长宜说:“您放宽心,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保证万无一失。”
  是啊,好不容易保外就医,有了一定的自由度,当然不能再被收监回去了。自从王家栋回来后,尽管从上到下,对他有明显敌意的人没有了,但是他相当注意分寸,所谓明枪好躲暗箭难防,正是这个道理。
  两个多小时后,老顾开着车,将彭长宜和王家栋送到了海后招待所,这里,遇到熟人的几率很小,另外,他们是从后面进去了,来到提前订好的房间,老顾便从后备箱拿来了烟和酒,然后去给领导们安排晚餐。
  彭长宜给王家栋点上烟,说道:“他说是回省里述职来了,估计要调回来了。”
  王家栋说:“按照规定,支边人员每年都要回到原单位组织部述职的,今年述职时间显然是早了点,应该是在为调回来做准备。”
  “是啊,四年多了,应该是第五个年头了。”
  王家栋说:“我听老樊说,他私下跟樊文良说,他如果回来,只去一个地方,那就是阆诸,要不就在省里打杂,位子什么的都可以不考虑,唉,情痴一个啊。”
  彭长宜当然知道他坚持去阆诸的用意何在了,听了这话,他的心窝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就感慨地说:“是啊,年岁也不小了,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可是我听雯雯说,小丁陪着他爸爸去了国外?”王家栋突然问道。

  “暂时的。”说完,他叹了一口气。
  王家栋捕捉到了他的叹息声,说道:“你叹什么气?”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什么,我感慨世事弄人。”
  王家栋盯着他,说道:“这里面该不会有你小子什么事吧?”
  彭长宜笑了,调开目光,说道:“我是不懂规矩的人吗?再说了,在亢州,说了江帆,就应该是我跟小丁比较近了,如果有事,还能等到今天?您啊,别听别人胡说八道,如果那样的话,我都会小瞧自己。”
  王家栋点点头,他的确是从沈芳妈妈嘴里听说的,就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从来都没怀疑过你。现在呢,正经事和你说不了喽,还不说点野趣?我听说,娜娜闹过?”
  “唉,小孩子不懂事,都是受她妈妈影响的。为这,我一直都觉得对不起小丁,本来她那天走,我说好了去送她的,结果孩子这么一闹,人家也不好意思让我送了,再说我也不好意思送了,就送到了车站,从这以后,再也没有联系,她给雯雯打电话,都不跟我联系了,原来还有个电话来,现在,索性一个电话都没有了。您说,人家一个姑娘家,谁不怕惹麻烦啊!再说了,她的麻烦也不少了。”

  彭长宜说得入情入理,而且不遮不掩,坦坦荡荡。
  王家栋笑了,说道:“她好长时间也不跟雯雯联系了。这孩子不错,懂事,明理,都是那个高铁燕,当初非得要她,樊书记也是,就顺了高铁燕的了,如果小丁不去政府那边,还留在组织部,什么事都没有。对了,小子。”王家栋突然看着他说道:“这么长时间,就没有一个女人合你的意?你是不是等着跟小芳复合?”
  彭长宜的心思还在丁一身上,听了他这话就是一愣,他不解地说道:“您为什么这么认为?”
  王家栋说:“什么叫我为什么这么认为,恐怕会有一部分人都会这么认为。贵为市委书记,离婚这么长时间了,还在单身,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绯闻,也没有见跟哪个女人走的密切,人们当然有理由猜测,你是等着复婚。”

  这个问题是彭长宜始料不及的,说真的,对于自己的个人问题,他的确没有费太大的心思想,一是在他周围,的确没有合适的人选;二是他心里有着一个无法逾越的标杆,一般女人难以打动他的心扉;三是他重新择偶,会非常慎重的,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心里有了陈静,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陈静想陈静了,陈静就像一张白纸,单纯的可爱,没有那么多的功利和浮华,他彭长宜在这张白纸上印上了鲜明的烙印,而且陈静乖巧懂事,青春活泼,没有太多的心计,彭长宜跟她在一起很开心,很轻松,也很快乐,他在个人问题上没有进展就很正常了。

  市委书记单身,对于周围的人当然的一个热闹的话题。妇联主席就曾关心过这个问题。朱国庆的夫人也通过朱国庆的嘴表示给他对象,对方是中直单位的,还没等朱国庆说完,彭长宜就打断了他,说感谢嫂子惦记,我现在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作为彭长宜,他不得不想这些热心人的用意,也许,正常的提亲,在他看来都会按非正常对待,他现在身份敏感,就连平时接待汇报的女干部,他都谨慎小心,唯恐闹出什么流言蜚语,再者,自己目光所及之处,还真没有发现让他动心的女人,所以,即便是别人好心好意的提亲,他也会礼貌地拒绝,而且从不拖泥带水。
  像彭长宜这种情况,他即便就是再找,也非常人能帮到忙的,他会从心里抵触那些提亲的人,但他又不可能像普通的单身男人那样去跟女人约会,他还是有很多禁忌的。不过,眼下王家栋的话,却让他想到了这样做的另一面,就是容易给人造成自己等着和原配复婚的假象,想到这里,他跟部长说道:
  “离婚的时候,的确是我不同意离,但是离了,我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复婚,这是我的真实心理,我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考虑个人的问题,甚至没有相过亲,一是没有时间,二是实在没有兴趣考虑这些,单身怎么了?单身更有利于革命工作。”
  王家栋说:“不用跟我解释,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
  彭长宜吓了一跳,说道:“我……我什么花花肠子?”

  “你现在贵为大市的市委书记,择偶当然有着更多的考虑,首先,你就会想,这个女人是爱我这个人呢,还是爱这顶官帽?”
  彭长宜听他这么一说,就放下心来,说道:“您刚才的话吓得我汗都出来了。”说着,故意抹了一下脑门。
  王家栋笑了,说道:“单身的确没有什么,你也妨碍不着谁什么,但是,总有不方便的地方,比如,生活没有人照料,头疼脑热的没有人关心,男人,不能没有家,趁着孩子还没有完全懂事,赶紧找一个。也省得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
  “哈哈,我有吗?我没有听说因为我单身,亢州离婚率出现暴增啊?”
  “哈哈。”王家栋也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