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4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陆琪歇斯底里的一句话在耳边响起,同时脑子里浮现出金库的那些纸箱子里已经有点霉味的纸币,他几乎没有多想,马上回复道:“同意,多多益善。”
  然后看着自己打出来的那几个字,心里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边一位德高望重的女士给了自己最高的赞誉。
  而另一边的金库中则关着两个人,自己则正在为是不是要杀人灭口而举棋不定,没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会如此滑稽。
  然而,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人生表面上看起来滑稽,可在滑稽的背后却沉重的令人喘不过来,眼下这一关要是过不去,后果不堪设想。
  说实话,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是再也不想过以前那种贫穷而又卑贱的生活了,当然,他更不愿意重新体验看守所那种猪一般的日子。

  但问题是自己眼下正被一步步逼着走上一条不归路,最重要的是,难道杀了陆琪一切麻烦就全部解决了吗?
  自己不是陆大将军的传人吗?如果自己的祖先遇到了这种事情,将会采取什么办法呢?肯定不会像自己这样优柔寡断吧,要不然,怎么连蒋竹君都说自己是妇人之仁呢。
  妈的,这婆娘倒是有男人的气魄,自己明明是受害者,可她一个电话就把自己变成了绑匪,搞得自己连退路都没有,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为了帮自己,还是想把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阿鸣……别看了……人家睡不着……”忽然传来陆媛娇滴滴地方声音。
  陆鸣赶紧关掉电脑,爬上床去,一边把未婚妻搂进怀里,脑子里却想着董家岭的陆琪和阿龙,以至于不敢闭眼睡觉,生怕自己会在梦中说出不该说的话。
  就在他迷迷糊糊的要睡过去的时候,忽然隐约听见传来几声钟鸣,好像是来自山上的寺庙,只是听上去非常遥远,要不是夜深人静的时刻根本不可能听见。
  “阿媛……你听……庙里面敲钟呢……”陆鸣嘟囔道。
  陆媛好像也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哼哼道:“昨天……听说……庙里的主持……圆寂了……”
  “庙里的主持?是不是……重来和尚……”陆鸣吃惊地问道。
  等了好一阵,再没有听见陆媛的声息,显然是睡着了,而陆鸣却再也没有一点睡意,辗转反侧了一会儿,干脆坐起来点上一支烟,然后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晚上十点钟左右,蒋竹君驾驶一辆奥迪轿车在通往董家岭的高速公路上疾驰,十二点左右,在距离董家岭福田小区约莫半个小时路程的一片小树林附近放慢了速度。
  她低头仔细查看着公路的左边,不一会儿就看见了那个通往小树林的路口,然后慢慢把车拐了进去,行驶十分钟左右,到了路的尽头。
  蒋竹君没有关闭车灯,从车里面出来,站在那里警觉地关顾了一下四周,脑子里忍不住想起了去年跟陆鸣在这里会面的情景。
  当时就是在这片小树林里,陆鸣得知了他母亲被害的消息,并且歇斯底里地要跟蒋竹君拼命,无奈技不如人,最终被蒋竹君制服并且第一次带他去了福田小区蒋凝香的秘密公寓。
  不知为什么,想起这些事情蒋竹君眼眶有点湿润,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犹豫不决,并且有股给陆鸣打电话的冲动。
  可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了,一想到陆鸣此刻很有可能正搂着陆媛睡觉,心里那点多愁善感瞬间就消失了。
  只见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电筒,朝着左侧的小树林走去,前行了大约十几米远,就看见前方堆着一些枯枝树叶。
  蒋竹君并没有马上拿开那些树枝,而是围着周围转了一圈,直到确信没有外人来过的痕迹,这才伸手伸手拖开了几根最大的树枝,下面赫然露出陆琪那辆切诺基越野车。
  “这个混蛋……有贼心没贼胆……姑奶奶只好替你擦屁股了……”
  蒋竹君嘴里嘀咕着,迅速回到自己的车跟前,打开后备箱,提出两个大塑料壶,然后来到了那辆切诺基车跟前。
  随即拧开了其中一个塑料壶的盖子,正准备把里面的汽油浇仔仔车上,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放下塑料壶,走过去打开车门用手电朝这里面照了一圈,伸手从后座上扯过来一个旅行袋。

  她把旅行袋里面的东西哗啦一下全部倒在前面的驾驶座上,没想到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除了一些户外用品之外,竟然还有绳索和望远镜,真不知道一个女人整天带着这些玩意干什么。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一个长方形的皮夹子,里面鼓鼓囊囊的,好像装了不少钱。
  蒋竹君拿过皮夹子打开,里面果然塞满了钱,差不多有上万块,除了钱之外还有七八张信用卡。
  她把钱和信用卡从皮夹子里抽出来,没想到从里面掉出来一张照片,忍不住拿起来凑到手电筒下面看了一眼,结果让她大吃一惊
  因为这张照片看起来简直太熟悉了,几乎和当初她用来骗陆鸣的那张照片一模一样,上面也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女孩,男人当然是陆建民,而那个女孩却不是蒋竹君,而是陆琪。
  蒋竹君拿着照片站在那里呆呆发愣,按道理陆建民是陆琪的二伯,他们在一起拍一张照片也没什么奇怪的。
  奇怪的是陆琪为什么要把这张照片放在皮夹子里并随身带在身边,对于一个包里面装着绳子榔头望远镜的女人来说,随身带的这张照片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难道她也像自己一样,准备用这张照片欺骗陆鸣?
  不像,从这张几乎已经有点磨损的照片来看,装在这个皮夹子里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要是想用这张照片冒充陆建民的女儿应该早就和陆鸣接触了,为什么拖到现在都不付诸行动呢?
  天哪,陆琪该不会是陆建民的种吧,听说宁化雨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并且好像还挺风流的,难道他竟然跟自己的嫂子有一腿?
  蒋竹君慢慢将照片反过来,只见上面写着“19861027琪琪留念”几个字,细细查看那几个字竟然很像是陆建民的笔迹。
  该死的陆建民真是风流成性啊,简直是乱套了。
  蒋竹君嘴里诅咒了一声,随即心中一动,想起陆鸣一直怀疑陆建岳暗中高密陷害陆建民一家,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
  如果陆琪真是陆建民的种,陆建岳对自己二弟的仇恨就不仅仅是因为陆涛被陆明弄断了一条腿这么简单了,很有可能是因为陆建民给他戴了绿帽子而怀恨在心,更何况还给宁化雨下了种呢。
  蒋竹君慢慢把钱和照片塞进自己的口袋,扭头看看地上两个装满汽油的塑料壶,站在那里犹豫不决,好像是这张突然出现的照片让她拿不定主意。

  既然陆琪把这张照片待在身边,她很有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而这个秘密有可能是宁化雨告诉她的,陆建岳肯定没脸说这事。
  事实上这些年陆琪在家族中一直无所事事,就连陆建伟的女儿陆丽都拥有自己的公司,可陆琪却一直游手好闲。
  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陆建岳并不喜欢这个女儿,甚至还可能因为陆建民的关系而厌恶陆琪,只是为了避免家丑外扬才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