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4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医生初步诊断,除了外伤之外,还有轻微的脑震荡,再加上受到了惊吓,这两天一直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
  现在突然闯进房间说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陆鸣马上意识到陆邦可能回忆起了绑架现场的什么情形,说不定能提供陆老闷被绑架的线索呢。
  于是急忙说道:“阿邦,别着急,慢慢说……”
  陆邦由于内心有愧,眼睛几乎不敢看母亲和妹妹,低垂着脑袋诺诺道:“我昨天一整天头痛,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可今天仔细回忆了,突然响起绑匪绑走我爸的时候好像说过一句话……”

  陆鸣心中一跳,急忙问道:“什么话?”
  陆邦想了一下说道:“那个人好像是在埋怨另一个人……我听他说‘……怎么下手这么重,要是醒不来的话……等一会儿还要背着他走山路……’”
  陆鸣慢慢站起身来,盯着陆邦问道:“你听清楚了?他真这么说?”
  陆邦点点头道:“不会错……那个时候应该他们刚刚把我爸从屋子里拉出来……”
  陆媛好像不太明白陆鸣为什么听了这句话之后反应这么大,忍不住问道:“阿鸣,这……这说明什么?”
  陆鸣点上一支烟,皱着眉头想聊好一阵,忽然说道:“公丨安丨局的判断应该错误的,绑匪可能并没有把陆叔带出陆家镇……”
  三个女人都发出一声惊呼,陆鸣继续说道:“阿邦听到的这句话很有价值,很显然,陆叔被绑架之前肯定是处于昏迷状态,那个说这句话的绑匪是在怪同伙把陆叔打得太重,担心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到时候还要背着陆叔步行走山路……
  你们想想,出了陆家镇就是一望无际的枝江平原,整个W市区哪来的山,他们为什么要走山路?很显然,陆叔肯定被藏在了山里面。
  虽然附近邻近几个县都有山,但他们是步行上山,所以不可能走得太远,说不定陆叔就被藏在陆家镇附近的山里面……”
  陆媛也跳起身来说道:“哎呀,阿鸣,那咱们赶紧通知丨警丨察,让他们派人搜山……”
  陆鸣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件事肯定要告诉警方,不过,大规模的搜山动静太大了,如果绑匪真的藏在山里面,一旦发现自己的行踪暴露,陆叔可就危险了……”
  “那怎么办?”蒋碧云焦急道。
  陆鸣说道:“别着急,丨警丨察应该会有办法……不过,我提醒你们,从现在起,我们家里的事情对外一定要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被绑匪得到了消息,他们马上就会转移人质……”
  说完,扭头看看陆邦问道:“阿邦,你好好想想,当时还听到过或者看到过什么?”
  陆邦极力回忆了一阵,茫然地摇摇头说道:“想不起来了……他们很少说话……”说完,忽然哽咽道:“其实,我也没想到他们会绑架……他们逼着我打电话的时候……只是说想找我爸谈谈……我真的没有想到……”

  陆鸣明白陆邦心里肯定很内疚,于是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事情都发生了,后悔也没用……你先好好休息,如果想起了什么马上告诉我……”
  陆邦出去之后,陆鸣阴沉着脸说道:“如果陆叔真的被藏在陆家镇山里面的话,那就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件事跟陆建岳有关系,要不然外地的绑匪怎么会把人藏在陆家镇呢?”
  蒋碧云说道:“阿鸣,这件事毕竟还不能证明是陆老大的干的,所以先别说出去,万一你的判断不对的话,到时候反倒伤了和气……”
  陆鸣自然明白蒋碧云的意思,心里忍不住哼了一声,心想,就算这件事跟陆建岳无关,自己也不可能跟他不伤和气。
  “等着瞧吧,还有一件事也能验证这件事到底跟陆建岳有没有关系……”陆鸣怏怏说道。
  陆媛问道:“什么事?”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绑匪明天如果来电话,肯定会索要更多的赎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会增加到三个亿……”
  蒋碧云吃惊道:“三个亿?这……我们哪有这么多钱?”
  陆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问道:“阿鸣,你怎么知道是三个亿?”
  陆鸣说道:“因为现在有人也问陆建岳要三个亿……我们昨天还是表现的太急切了,绑匪可能已经得到消息,他们相信我能筹集到更多的钱……”
  说完,看看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都去睡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蒋碧云和陈丹菲刚出去,陆媛就扑上来仅紧紧抱住陆鸣哽咽道:“阿鸣,我越想越怕……你说,我爸会不会回不来啊……”
  陆鸣只好安慰道:“不会的……陆建岳只是想让他失踪一段时间,还想趁机沾点便宜,应该不会对你爸动杀机……”
  陆媛抬起头来说道:“你真的这么肯定这件事是他干的?”
  陆鸣说道:“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早晚有一天真相会水落石出……好了,你先睡吧,我上网查点东西……”
  陆媛心里担心父亲的安危,陆鸣则为了董家岭金库中的两个人忧心忡忡,所以,虽然还在蜜月期,今晚两个人却没有心情做那种事,等到陆媛上床之后,他就打开了电脑,因为,今天又是他做慈善的日子。
  眼下,陆鸣的慈善名单已经增加到了二十个人,也就是说,他每个月的这一天要给二十个助学对象打款,资金也由最初的每月几千元增长到每月将近两万元。
  本来,他也可以一次性把每位助学对象的钱打到他们的账上,这样就省去了不少麻烦,可他偏偏喜欢给自己找点事做。
  这倒不是他担心把钱一次性打过去会有什么弊端,而是每个月给那些想象中的赞助对象打款很有一种成就感,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父亲每月给在外地上学的儿子或女儿打款一般,既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责任。
  陆鸣心事重重地按照银行账号打出了全部款项,然后点开了台湾红十字会的官网,忽然发现在自己那个项目下面有人给他发来一跳消息,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封短信。
  “尊敬的鸟人先生(女士),首先请接受我个人对您的敬意,为了你一年来风雨无阻、就像钟表一般准确地给孩子们送去希望。
  您实践了自己的承诺,对此,我代表孩子们向你表达深深的谢意和最美好的祝愿,无疑,您是一个有责任感和道义感的先生(女士),同时也证实了您个人的实力。

  我们注意到,你赞助人数一直在增加,说明您愿意承担更多的义务,如果您愿意的话,我想亲自为您推荐一些非常优秀的学生,当然,这是在得到您许可的情况下。
  另外,你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以便获取您赞助的清单以及你做为赞助人的有关证明文件。台湾红十字会会长蒲静怡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
  陆鸣点上一支烟,把这封信看了好几遍,他没想到红十字会会长竟然亲自给自己来信了,心里一阵激动,差点热泪盈眶,这倒不是因为会长的头衔,更多的是被自己的“高尚”行为感动了。
  “我要在你那些钱上大小便,把你的钱撕成碎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