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3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就直接上了楼,听见陆媛的卧室里传来说话声,大门一看,只见蒋碧云和陈丹菲而已在里面,陆媛见陆鸣回来急忙说道:“哎呀,阿鸣,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急死人了?”
  陆鸣急忙问道:“怎么?难道绑匪又来电话了?”
  陆媛摇摇头,小声说道:“刚才二姐来电话了,她不让我告诉别人……她说,我大姐也被人绑架了……绑匪竟然索要三个亿赎金呢……你说,这……这可怎么办呢?”

  陆鸣一愣,有点迷惑道:“你大姐……哪个大姐……”
  话音刚落,忽然就想起了关在董家岭金库中的陆琪,顿时大吃一惊,连脸色都变了,震惊道:“你是说陆……阿琪?”
  陆媛对未婚夫震惊的神情倒是没有多想,还以为他被这件事镇住了,于是说道:“你说巧不巧……二姐说,大姐被绑架的时间跟我爸被绑架的时间差不多……我们刚才一直在谈这件事呢,肯定是同一伙绑匪干的……”
  陆鸣急忙打未婚妻问道:“那……陆建岳报案了吗?”
  陆媛摇摇头说道:“怎么敢报案,人家说了,如果发现我大伯报案的话,就杀了我大姐……阿鸣,这下我大伯可拿不出钱来救我爸了,赎金的事情可全靠你了……”

  陆鸣一听陆建岳并没有报案,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一想到这件事已经闹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忍不住就想起了蒋竹君那个残忍的一了百了的建议。
  “赎金的事情你们别操心了……对了,陆建岳是怎么知道陆琪被绑架的消息?”陆鸣小心翼翼地说道。
  蒋碧云插嘴道:“我刚才偷偷给宁化雨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情况,她说,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人直接给陆建岳打电话索要赎金,他们这才想起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直没有得到过女儿的消息,并且,阿琪的手机也一直打不通……”
  陆鸣站在那里呆呆发愣,他就是用屁股也能想得出这个给向陆建岳打电话索要赎金的人是谁,并且也明白她这么做的意图,只是太冒险了,这婆娘难道就不想想这件事最后怎么收尾?难道她这是要逼着自己杀了陆琪?
  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蒋竹君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想帮自己的忙,实际上也确实会把陆建岳搞得手忙脚乱,但她这个忙帮的有点太吓人了,搞不好会害死人呢。

  只是,蒋竹君并不是一个不计后果的人啊,难道她这么做已经想好了后续手段?可为什么没有跟自己商量一下呢?
  “哎呀,阿鸣,你站在那里干什么……累坏了吧,快坐下……”陆媛见未婚夫神情呆滞,脸色苍白,还以为他是自家的事情操劳所致,于是急忙拉着他坐在床边,一堆粉拳还轻轻替他敲打着肩膀。
  陈丹菲是个善于观察的女人,她见陆鸣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阵奇怪,心想,陆老闷被绑架也没有见他吓成这样,怎么听说仇人的女儿被绑架反倒像是听到了什么噩耗一样,哼,这小子真会装啊,心里面可能正幸灾乐祸呢。
  “阿鸣,你也别分心了,阿琪那边自然有陆建岳操心,你就集中精力处理好四叔和公司的事情吧……”陈丹菲说道。
  蒋碧云也马上附和道:“是啊,陆老大不让报案可能是想跟绑匪用赎金换人……如果确实是同一伙绑匪干的,老闷这边也就有消息了……”
  老闷此刻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恨不得马上飞到董家岭去,至于去董家岭能干什么,心里却一线概念都没有,不过,心里面惦记着阿龙的安危倒是真的。
  “阿鸣,你说,我们要不要把阿琪被绑架的事情告诉公丨安丨局啊?”陆媛问道。

  陆鸣急忙摆摆手说道:“不可……既然陆建岳不让报案,自然有他的打算……再说,现在也很难说这两起绑架案就是同一伙绑匪干的……”
  说着,扭头看着蒋碧云说道:“阿姨,有些话我也只是在自家人面前说说,你们也不要有太多的想法……”说到自家人的时候,陆鸣还特意瞥了一眼陈丹菲。
  陆媛急忙道:“哎呀,阿鸣,既然是自家人,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难道还会怪你不成?”
  陆鸣当着三个女人的面点上一支烟,就像是一家之主般缓缓说道:“晚上我一直在和蒋凝香商量这件事,她也同意我的判断,陆叔被绑架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陆建岳的干的……”
  陆鸣话音刚落,蒋碧云张张嘴想说话,陆鸣急忙摆摆手示意她别出声,紧接着说道:“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公司来的,他们以为让陆叔失踪几天,公司就搞不成了……
  所以,如果我的判断正确的话,你们就没必要太担心陆叔的安全,陆建岳再狠毒,想必还不会杀害自己的兄弟吧。”
  “阿鸣……这……这怎么可能呢?”蒋碧云显然不相信陆鸣的这个判断,而陆媛则一脸半信半疑的样子。
  只听陈丹菲说道:“四婶,阿鸣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可能性……四叔在陆家镇虽然也有几个仇人,可没有这个胆子和实力绑架他,更没有索要一个亿赎金的胃口……”
  蒋碧云插嘴道:“可丨警丨察说老闷可能已经被绑匪带着离开陆家镇了,这么说绑匪肯定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啊……”
  陈丹菲瞥了一眼陆鸣,说道:“问题是我四叔这些年一直待在陆家镇,在外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名声,外面的绑匪怎么会大老远跑到这里来绑架他呢?
  就算他们听说过陆家兄弟的名头,可论财产四叔最少,如果是为了索要赎金,那也应该去绑架大伯和三伯啊……”
  陆鸣听得暗自点头,心想,自己怀疑陆建岳绑架陆老闷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而如果陈丹菲这番话不是为了配合自己的话,那就说明这个女人并不是仅有一张魅力的脸,而是颇富心计。
  “何况……”陈丹菲又看了陆鸣一眼,欲言又止地说道:“阿鸣一直怀疑大伯当年出卖了我公公,现在想想,我也越来越怀疑这件事……”
  蒋碧云听了陈丹菲的话,半天没出声,最后带着哭腔说道:“这……这可怎么得了啊,兄弟之间什么都可以争……可怎么能互相残害呢……”
  陆鸣说道:“阿姨,你可不知道陆家镇项目意味着什么……谁如果占据了先机,那就是意味着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利益……
  你想想,面对这么巨大的财富,谁不眼红?而陆建岳对这个项目志在必得,现在陆叔挡了他的道,凭着他的为人,你说他能忍气吞声吗?
  其实上一次陆建岳带着人到家里来就是下最后通牒的,结果陆叔没有理他,所以,他肯定怀恨在心,结果干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蒋碧云似乎也起了疑心,恨声道:“如果这件事真是他做的,我……我非要去跟他当面论伦理……”
  陆鸣听了蒋碧云的话心里直想笑,心想,自己这个岳母反倒像是个大家闺秀,竟然会说出这种幼稚的话,陆建岳哪会跟她论理?倒是更愿意听她唱十八摸呢。
  正说着,忽然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只见被打得像猪头似的陆邦站在门口,大声道:“妈,我想起来了,忽然想起一件事……”
  陆邦这两天遭到了家人的嫌弃,毕竟,他的软弱直接导致了陆老闷被绑架,不过,他自己也确实被绑匪揍的不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