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3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当然明白蒋凝香为什么会谢天谢地,因为,蒋竹君是陆老闷的女儿,而财神和陆老闷是同父异母兄弟,如果自己跟财神有血缘关系的话,蒋竹君可就真的陷入万劫不复了。
  “我母亲只是毛竹园的一个普通女人,怎么会跟财神扯上关系呢?”陆鸣怏怏说道,好像有点为母亲打抱不平的样子。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毛竹园的普通女人又怎么样?陆家四兄弟哪有几个好东西,十几岁就开始糟蹋陆家镇的女孩子……哎呀,不扯这些事了,你刚才问姓韩领导的母亲,是不是想寻找你的生母?”
  陆鸣点点头说道:“我只是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倒也没想过去找她……”

  蒋凝香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看,你也没必要去找她,你也不想想,你成为陆大将军传人的消息不说家喻户晓,起码也是路人皆知,你那个生母如果还活在世上的话,肯定已经有所耳闻,她要是想找你早就来了……”
  陆鸣呆呆地盯着蒋凝香,心想,不管什么时候这个女人说出来的话都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自己怎么就没有往这方面想呢?
  既然连市里面的那些小姑娘都跑到毛竹园来“参拜”自己,自己那个生母怎么会没有听说?再说,一个母亲如果惦念自己亲生儿子的话,即便当时身不由己,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会不想方设法寻找自己呢?
  何况,自己现在已经“名满天下”,她只要听说这个消息,马上就会知道这个陆大将军的传人就是自己的亲儿子啊。
  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个念头闪过脑际,陆鸣只觉得悲从衷来,胸中堵得慌,一股感情的潮水涌上心头,忽然就忍不住哽咽起来。
  蒋凝香稍稍一愣,随即似乎明白了陆鸣此刻的心理,忍不住母性泛滥,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伸手把他的脑袋揽进怀里,一只手拍着他的脊背说道:
  “我也只是这么猜测……这事也很难说……既然那个姓韩的当时已经是领导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职位肯定不低,如果他的母亲偷偷在庙里面生下了你,就算她知道你的身份,也不敢贸然跟你相认……”
  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举个例子,W市以前的市委办公室主人就是姓韩,他现在都已经是东江市市委书记了。
  如果他母亲是你的生母,你说她敢来认你吗?一个五六十岁的市委书记,怎么能有一个你这样来路不明的兄弟呢?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陆鸣抽泣道:“什么笑话,认自己的我儿子天经地义,怕这怕那的……当初不要生啊……”
  蒋凝香在陆鸣的屁股上掐了一把,嗔道:“你这兔崽子,亏你说得出这种没良心的话,难道她生了你还有醉了?

  你也要设身处地为她想想,算算年龄,她今年起码七十多岁了吧,搞不好都快八十了,这个年龄的人什么看不透,不会再儿女情长了,尤其是儿子还当着官,怎么能承受得了这种丑闻……
  说实话,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的话,只要知道他好好活着就是最大的安慰了,见不见面都无所谓,一个生下来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的儿子,在一起只能尴尬,还有什么共同语言吗?”
  陆鸣觉得趴在蒋凝香的饱满的胸怀中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似乎体验到了母亲的柔情,心中反倒没有任何私心杂念,只是嘴里老是流口水。
  “我真是命苦……没见过自己父亲,现在好不容易知道有个母亲,可还是一件丑闻……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找她了……”陆鸣哼哼道。
  蒋凝香嗔道:“你还命苦啊……我要是跟你说说我年轻时候的遭遇,那你就觉得自己生在蜜罐中了……
  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手里有用不完的钱,女人一大堆……你还想怎么样?好了,以后别跟人家提这件事,省的有人对号入座拿这件事做文章……
  其实,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既然你都跟阿君孩子都有了,以后我就是你妈了,难道你小子还敢不认?”
  陆鸣一听,脑袋在蒋凝香的怀里钻的更深了,他没有私心杂念,蒋凝香反倒好像有点拉不下脸来,马上推开了他的脑袋,伸手抹抹胸口,嗔道:“哎呀,你这猴崽子,怎么还流口水呢,衣服都弄湿了……”
  陆鸣这才胀红了脸,厚着脸皮靠在蒋凝香身边哼哼道:“你刚才说韩越的母亲……他母亲是不是吃斋念佛的人?姓周吗?”
  蒋凝香瞪了陆鸣一眼,推了他一下,没好气地说道:“多大的人了,别猴在我身上……你刚才不是说不找了吗?怎么还问这件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韩越的母亲确实吃斋念佛,但不姓周,也姓韩……”
  正说着,出去买东西的雨墨回来了,带回来一大包东西,蒋凝香好像跟陆鸣还有话说,于是冲雨墨摆摆手说道:“我等一会儿再吃,你去楼上休息吧,准备一下明天我要用的资料……”
  陆鸣一直一阵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之中,对进来的雨墨视而不见,他一听韩越的母亲姓韩,心里的那点希望也就破灭了,心想,自己也太幼稚了,阿娇奶奶随便一句话,自己竟然就当回事了。
  按照重来和尚的说法,自己生母那时候已经四十五六岁了,如今,二十七八年过去了,多半已经不在人世了。
  蒋凝香的话虽然有道理,可也只是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说出的一些理性的话,如果她要是有这么一个私生子,说不定天天想,夜夜梦呢,就不信她在得知儿子的下落以后会无动于衷。
  母子就算几十年没见面,可心意都是相通的,自己这么牵肠挂肚,难道她在得到自己的消息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也太不合常理了,所以,只能有一个解释,生母多半是已经过世了。
  蒋凝香见陆鸣坐在那里暗自伤神,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说道:“我上次听陆老闷说,你准备找个时间把你父亲的坟迁到毛竹园,还要举行一个仪式,你打算什么时候办这件事?”
  陆鸣说道:“心里是一直这么想,可手头的事情太多……还是再等等吧……”
  蒋凝香说道:“这对陆家镇人来说可是一件大事,你父亲葬在陆家祠堂挺好的,为什么要迁呢……”
  陆鸣哼了一声道:“我可不想让我父亲跟陆建岳家的人葬在一起,我父亲生前就受尽陆家三代人的欺负,跟他们葬在一起肯定不快活……”

  蒋凝香说道:“既然你执意要迁坟,那也不用太着急,总不能草草行事,毕竟,对陆家镇人来说,这是一件大事。
  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来祭祖呢,所以,起码要买一块地,修建祠堂,供奉香火……等我闲下来的时候替你好好计划一下……”
  陆鸣惊讶道:“怎么?你对这件事也感兴趣?”
  蒋凝香说道:“说实话,我家虽然不是陆大将军的后裔,但我们蒋家是陆大将军最古老的姻亲,细细算起来,一直可以追溯到陆大将军本人,他的二夫人就姓蒋。
  陆大将军的后人南迁之后,我们蒋家也一路随行,并且接连几代通婚,遗憾的是最终陆大将军的后人和我们蒋家的后人都衰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