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0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寒暄了一阵子,到了会客室,李牧开门见山地说,“监狱长,我想看看在押犯人的花名册,以及他们的档案。”
  石磊补充一句,“所有的,包括死刑犯的,以及他们的犯罪案卷。”
  监狱长一下子为难了,“这,这不符合规矩吧,李参谋长,你知道的,要看这些资料,得有级司法部门的批准。”
  李牧笑道,“走完程序要用不少时间,我这边事情较急,监狱长,通融一下。”
  监狱长无奈摇头说,“抱歉,没有级司法机关的命令,我不能提供如资料。”

  和地方一样,都是垂直独立的系统,作战部队是肯定不能以行政命令来要求查阅这些信息的,因为两者是互不干涉的独立系统。
  监狱长的态度很坚决,李牧思索着,说,“我可以给张宁司令员打电话,或者给陈韬副总长打电话。”
  没办法,只能秀家长了。
  军事监狱关押的当然不只是出自武警部队的犯人,有来自海陆空天全军所有单位的。基本可以这么说,只要是被关押到西北这边来的犯罪军人,罪行都是不轻的。

  监狱长当然知道李牧提到的两个人名是何人,他犹豫起来。动不动的直接找那么大的领导,他不得不犹豫了。
  “监狱长,我提前跟你说了吧,我们不但要查阅在押犯人的相关信息,必要的时候,我们还要与犯人见面。”石磊说。
  监狱长看向李牧,“李参谋长,你到底所为何事?我这里关押的,都是十年徒刑以的犯人,都是些罪大恶极的罪犯。你查阅他们的资料……”
  “此事是西北武警系统的头等机密,我不能说。”李牧说道。
  监狱长犹豫了好一阵子,才无奈地说,“请跟我来。”
  他们往档案室走去。
  监狱长离开档案室,到了他的办公室,马给第三师师部挂了个电话,“第三监狱,接郑凯韵政委。”
  军线很快接通,郑凯韵颇具磁性的声音响起:“郑凯韵,哪里?”
  监狱长道:“郑政委,我是监狱长,是的。有个事,李参谋长过来,要调阅在押犯人的档案。你知道,没有级的批准,档案怎么能随便看呢。他把总部首长抬出来,我没办法,只能让他看了,人还在这呢。郑政委,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好端端的,调阅在押犯人的档案,想不明白啊!”
  郑凯韵皱着眉头听完,也陷入了思索,他不能说这个事情他不知道,也不能让监狱长担心。
  斟酌了一下,郑凯韵说,“什么事你不要问了。你这样,让他签个字,以后也有个说法。”
  “好,既然你们师部那边知道这个事情,我没其他担心了。”监狱长说。
  挂了电话,监狱长才松了口气,连忙去找登记册和单子,没有级命令,他也要李牧签名了。
  郑凯韵坐在那里思索了好一阵子,也想不明白李牧要干什么。犹豫再三,他最后还是没有去电询问,且看看李牧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档案室里,李牧和石磊,一人一台电脑,在在押犯人花名册里输入了一些关键词进行浏览。这一次,李牧看得很仔细。他没有先去看犯罪案卷,而是先从他们的履历开始看。

  什么地方人,家庭情况,社会关系,曾服役什么部队,组织评价,个人技能描述,身体状况,心理评估,等等等等。
  监狱管理越现代化,获得这些相关信息更加的方便,以及准确。以往,监狱不会闲的蛋疼的去给犯人做什么心理评估。越来越人性化了。
  看完了这些服刑前的经历,李牧然后会看他们在服刑期间的表现以及监狱方面的阶段性评价。这些是至关重要的,除了非缓期执行的死刑犯人之外,监狱方面对每个犯人的评价,都关乎着是否满足减刑标准,满足了之后又能减少多久的服刑期。
  这些都看完了,才会点开犯罪行为案卷,里面有公丨安丨机关侦察阶段的所有资料,有检察院公诉阶段的,有法院审判阶段的,只要是关于个人的一些评定和评价,李牧都特别的留意。

  石磊那边进展也很顺利,他大概筛选了一遍,然后感叹着说,“班长,这些人都是人才啊,这要是打仗了,这几百号人拉去,绝对的是敢死营。想不通啊,近万人的部队找不出几个合适人选,区区几百号犯人,我这边选出了三十多人。”
  李牧粗略数了一下,“我这边也有二十几号人了。”
  石磊随即担忧地问道,“班长,你不会是真的打算用这些人吧?”
  李牧转动椅子,面对着石磊,“为什么不行?”
  石磊也摆开架势,掰着手指头,说道,“要用这些人,首先要解决他们的身份问题。他们是犯人,而且我看了一下,几乎全是重罪,没有十年以下的。单单是这一点,卡死了后面的路。”
  说着,石磊摇头,“根本行不通。”

  这么多年的老兄弟了,石磊早猜到李牧在想什么。
  没什么是李牧不敢做的。
  在西北这种环境里,乖乖孩子干不来那些血腥的活,稍微正常点的人,也很难胜任。李牧理想的人选,还是一些非正常人类。并不是说要的是神经病,而是要一些能够在死亡高压环境若无其事地干活的人。
  心理素质绝对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的考量。
  李牧沉吟着,说,“对特别勤务连的定义,面是怎么说的?”
  石磊耸了耸肩,说,“级让你自己来定。估计,可能是像让你搞猎人突击队或者战术军刀突击队那样搞吧。不过,武警机动师和陆军机动作战部队毕竟有本质的区别。具体怎么把握,我也没清晰的想法。”
  “是啊,武警部队不一样。”

  李牧缓缓的说着,“特别勤务连理论放在第三师编制内,但是,这也是没有确定下来的,也是说,也可以放在反恐局的编制里。只不过日常的管理训练包括指挥控制,由我来负责,唔,这些细节,我想,是可以商量的。”
  说着,李牧盯着石磊,问道,“石头,我问你。怎样才能把那些犯罪分子恐怖分子打到怕,打到他们只要想在国搞事都要再三掂量?”
  想了想,石磊说,“只有一个办法,杀,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杀到他们寒意从脚底板冒起来,踏着咱们的国土想着守法,而不是犯罪。”
  “那么,武警系统,公丨安丨系统,编制内人员,能找到这样的狠人吗?”李牧说,“显然很难。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发挥效果的,恐怕当前没有这些人更合适的了。”
  他说着指了指显示屏。
  石磊依然担忧,“可是,你没有办法解决他们的身份问题啊,别忘了,咱们要的不是一个两个人,是几十号人。我敢说,你算是找到陈副总也没戏。”
  “的确如此。”
  李牧胆子大,但面不可能陪着他发疯——这是对司法的严重挑战。都这么搞,岂不是要乱套了。

  这么一看,路子,貌似都被堵死了,最首要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问题。
  但,李牧对如何打击犯罪集团,有他的想法。他从来不是求稳的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须要为西北打出至少五年的安稳。犯罪集团狠,他要更狠。杀,全力杀,人头最能表达我方打击犯罪行为、恐怖活动的决心。
  日期:2017-06-0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