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9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刘叔,谢谢你俩。”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事情由我而起,害死了这么多人不说,自己还被受害者救了,这事情我都无以回报了。
  “哎呀呀,小龙,你说这话不就见外了么,咱们这都十年的老关系了,都是过了命的关心,船长不是老说么,百年修得同船渡,咱们都同过好几条船了,上辈子咱们都是王八,一块活了好几百年的。”大厨的本意是好的,可是说出来的话有些让人接受不了。
  “行了行了,”我打断了大厨,照他这么说下去,中远公司在一条船上干了一辈子的那些老船员岂不都是畜生了。
  我摆手打断大厨,老九还一个人坐在那里,忧郁的像一个阿拉伯的王子。
  “九哥,怎么了,你有什么心事吗?”我担心老九有什么事情憋在肚子里,别想不开,自杀了还倒好,如果疯了把我们几个人杀了,那事情可就惨了,要知道我们现在都是老弱妇幼病残的,加起来估计都打不过老九的一只手。
  “嫩妈老二,没事儿。”老九的剑眉紧锁着,45度角盯着远方。

  “九哥,你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行,我给你扛着,你别这个样子好吗?”我被老九的忧郁吓到,这分明是疯之前兆呀!
  “嫩妈老二,你怎么这么烦,我烟瘾犯了。”老九白了我一眼,我这才看到他手里拿着一盒还往外淌水的红双喜。
  “对不起啊九哥,对不起啊。”我小心翼翼的退了回去,看来老男人的心思还真的不太好猜。
  气氛一下子冷淡了起来,地上躺着两个女人,女人们的左边蹲着一个哭泣的男人,还有一个拿着湿透了烟盒的忧郁王子,女人的右边是一个畅想着怎么拍马屁的病毒载体,和做错了事,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的我。

  除了教授的哭泣声,我们能听到的也只有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了,我曾经记得在一个很出名的访谈录上,主持人问嘉宾,你人生中肯定会遇到很多烦恼,在你遇到烦恼的时候,你通常会怎么做呢?嘉宾微微一笑说道,很多时候,我都会非常的烦恼,拍戏的时候,被狗仔队追逐的时候,我会很累,没当这个时候,我总会坐着飞机去到热带的一个岛国,在宁静的海滩上,盯着大海,大海宽广的胸怀让我瞬间感觉自己十分的渺小,我的胸怀也跟着大海宽广,海浪拍打沙滩让我的心情变的舒畅,我喜欢海,大海可以疗伤。诗情画意的话说完之后,底下一群傻逼开始鼓掌。

  我忽然觉得自己此刻非常的烦恼,尝试看了一眼大海,他妈的差点吐了。
  看来并不是所有的海洋都适合疗伤呀,海员的海洋,仅仅只是海洋。
  卡洛衣在红军前面醒了过来,胸大无脑这句话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卡洛衣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上帝,我是在天堂吗?
  然后我告诉她说,你看看我们几个,记住天堂是不收的,我们都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我们不信仰那个东西,和你们不是一个系统的,死了是不会去天堂的,所以假如有一天你死了之后碰到我们了,那肯定是我们移民了。
  “嫩妈老二,你别欺负国际友人了。”老九在美色面前,暂时忘掉了烟瘾。
  “那我现在是在哪里?你们,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卡洛衣低下头,她很明显的察觉到了自己的内衣已经不见了。
  “我要说,我们是为了救你,你信吗?”我从口袋你掏出了她的内衣递还给她,然后一脸积极向上健康的表情。

  “我,我,”卡洛衣接过她自己的内衣,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在哪里?其他人呢?马尔兹呢?”卡洛衣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嫩妈,马尔兹是谁?”老九疑惑的看着我?
  “马尔兹?我就认识华尔兹啊!”我把疑惑又回传给了老九。
  “马尔兹是谁?”我看着卡洛衣,心想这姐妹不会是把脑袋淹坏了吧,怎么连舞蹈都说出来了。
  “马尔兹?你们要找的刘的哥哥呀?”卡洛衣脸上的疑惑比她的胸都要大。

  “哦,你说的是刘二海呀!”我恍然大悟道。
  “他,他”我不知道该怎么给卡洛衣解释了,刘二海,刘二海真是一个悲惨的人,你说你放着好好的老板不坐,闲的没事非要找你弟弟,弟弟没找到,自己找不到了,本来老刘家就已经属于半绝后的状态了,现在好了,彻底绝后了。
  “他是不是已经?”卡洛衣眼睛里已经噙满泪珠了,看样了她应该也理解了我心里的意思。
  “我们也不知道,救生艇沉了之后我们就失散了,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把你救上来。”我看了一眼老九,他正在观察红军,我赶忙给卡洛衣撒了一个谎。

  “你救了我?”毕竟卡洛衣和刘二海接触的时间比较短,她的泪珠终究没有落下来。
  “是的,是的,这件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我又瞥了一眼老九,生怕他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
  “谢谢你。”卡洛衣害羞的低下了头。
  “我擦,按道理说下一步是不是该以身相许了?”我咽了一口**的唾沫,看了看四周,尝试能不能找到一些适合两个人单独呆的地方,用来放纵一下我俩的心情。
  “嫩妈老二,这红军怎么还没醒?”老九突然招呼我。
  “九哥,我看看。”我朝卡洛衣笑了一下,把身子挪到红军的身旁,用手摸了一下红军的头。
  “九哥,不发烧呀,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呀?”我并不敢随便的下什么结论,但是从红军整个人的状况看过来,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嫩妈老二,红军不会是植物人了吧?”老九推了红军几下,她还是没有醒,呼噜声反而更大了。
  “九哥,不可能吧?”我用手翻开红军的眼皮,她的瞳孔在阳光的照射下剧烈的收缩了。

  “九哥,没事儿,有反应。”我把红军的眼皮放下,细细这么一看,红军姐还挺漂亮的。
  “大副,我们什么时候回船?”身旁抽泣的教授终于想明白了生死有命,他把鼻涕摸到沙滩的石头上,向我询问道。
  “哥们,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时候能回船的问题了,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我们现在在哪里。”我痛苦的对他说道。
  “那我们现在在哪里?”教授又问了我一个让我更加痛苦的问题。
  “哥们,先别管在哪里了,等王红军醒了之后再说吧。”我没空搭理这个书呆子,消失了的人我是找不到了,我只能期待这些活着的人能健康一点。
  “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我的早饭在救生艇上都被我吐出来了,大厨,你是不是想办法去弄点吃的?”教授见我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只能把目光转向了比较柔弱的大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