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7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没有对他进行阿谀逢迎,也没有捧他的场,他说道:“似乎,我的确是有些冒进,或者是思想上的冒进、急躁了。”
  吴冠奇发现,彭长宜居然有着惊人的敏感!是不是自己过于得意忘形了?反正,他刚才的那些胡言乱语,似乎有些打击了他,就赶紧小心地说道:“一味追求大手笔,大制作,那是烧钱,是另一种意义的贫穷,是那些大导演们的拿手好戏,就像贫困的中国农民一样,无论是婚丧嫁娶,都喜欢弄个大排场一样,排场过后,自己再节衣缩食、省吃俭用。”
  彭长宜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吴冠奇并不打算就此停止,他继续说道:“现在,政府工作喜欢搞大项目,就像那些不计成本也要搞大制作的电影导演一样,但不是所有的大制作都能取得大成功,有的电影,除去花了大钱外,观众没有记住别的,只记得这个导演是烧钱导演。”
  因为相知,所以说话不必躲躲闪闪:“当然,我不想否认你们这些政府官员不顾实际的那些大手笔,尽管有许多的大手笔成为空中楼阁。政府工作,有的时候不像李嘉诚说的那样,开个小铺子,每天打烊后,在灯下和老伴儿一张一张地数毛钱那样有成就感和幸福感。好多政府官员,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很可能在他的任期内是看不到效果的,甚至是看不出任何的实际意义的。但是,政绩,就像一把双刃剑,有的时候起到的作用就是逼良为娼,这就使得许多官员们铤而走险。其实,所谓的大项目,大手笔,大制作,这些各种的大,只有对上级领导和记者来说能够有吸引力,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只有规模庞大,才能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这是一个悖论,但还是有着无数能力过人,精明强干且野心勃勃的人,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条路,这不是他们的错。”

  吴冠奇继续夸夸其谈:“我始终认为,每个政府官员,都是男人里面的精英,果把你们这些人放在市场上,那就没有我们活的份了,还好,世界总是公平的,男人精英们都去从政了,只有我这等弱智者,才选择了下海经商。因为我知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所以,我经常跟朋友们阐述我的观点,不要太过于苟求政府工作,世上没有任何一项政府工作是完美没有瑕疵的。”
  彭长宜脸上的表情渐渐地严肃起来,尽管他有了尴尬,但还是真诚地冲吴冠奇竖起了大拇指,说道:“老吴啊,精辟,尽管你这些话说得拐弯抹角、羞羞答答,半遮半掩,但我还是听出了两个字,那就是赤诚。谢谢你啊。”
  吴冠奇故意装傻地说道:“谢我什么啊,我是一见着你,文思也好,武思也好,它就泉涌,思绪就像脱缰的野马,又像决堤的洪水,非常活跃,而且不受限制,想到哪儿就说道哪儿,没有所以然,没有因果,排山倒海。你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吗?自从你调走后,三源,再也没有人和我能相知到海阔天空、胡说八道的份上了。真的,我很喜欢跟你谈论这些似是而非、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甚至是潜意识里的东西,你总是能让我的脑袋里出现多闪之念,开拓我的思域,挑逗我的灵感,让我觉得自己时时都有灵光凸显,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但跟其他人没有这个感受,所以彭长宜同志,我还要感谢你才是啊。”

  彭长宜笑了,他理解吴冠奇说这话的含义,他是假痴不癫,尽管他开始说的话很费解、很晦涩,但彭长宜还是明白了其深意,吴冠奇聪明就聪明他作为旁观者,在这样语无伦次、思维混乱、甚至是疯癫状态下说出这样的话里,不能不说他用心良苦,既给自己提了醒,又保全了自己的面子。
  反思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尤其是最近,彭长宜的确是患上了项目急躁症。自己回来有差不多十个月的时间了,十个月前,他突然接到组织任命时,是那样的兴奋,尽管他再次充当了救火队员的角色,但心里还是高兴的。的确,当时的牛关屯事件非常棘手,弄不好就会伤到自己,但是,哪一项工作没有困难和风险?没有困难和风险的工作是轮不到自己头上的,亢州是什么地方?那是所以处级干部都想来的地方,如果不是牛关屯,他做梦都没想回来,就是排大队也轮不到他彭长宜的,这一点,彭长宜是有自知之明的。

  悲观主义者在每个机会里看到困难,乐观主义者在每个困难里看到机会,这是前英国首相丘吉尔说过的话。正是牛关屯的困难,才造就了他,所以,他是带着赤诚之心回来的,对解决牛关屯事件,他是充满信心的。对于亢州工作的未来,他同意充满信心。甚至志得意满地认为,自己是从基层踩着泥土上来的干部,是踏着荆棘走过来的普通官员,跟老百姓打交道,他从不认为是最难的事情,反之,他认为是最容易的事情,所以,对处理牛关屯事件,他是有底的。

  果真,他现在成为炙手可热的亢州市的市委书记,至少在仕途上,他是成功了,即便自己这辈子原地踏步,也算自己祖坟冒青烟了。
  所以,他很感谢这次牛关屯事件,如果没有牛关屯,他彭长宜不可能回到亢州,也许,会在那个山区县或者什么名不经传的边远县熬岁月。所以,官做到这一步他自己也就满足了。记得他当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弄一个正科级的位子,没想到,他现在居然是正处级,而且位尊市委书记。
  成功,对于男人来说,就像婚姻对于女人,常常有一种宿命的味道。很少有不以它为终极目标的,成功,常常蕴含着很多无法言说的东西,有些人以有钱为成功,有些人以摄取权力为成功,有些人追求名声,有些人追求的则是心灵的安宁。
  妥善处理了牛关屯的事件,让彭长宜有了成就感,他甚至被自己迷住了,但是这种成就感很快就被淡化了。现在,彭长宜意识到自己不但没有丝毫的魅力可言,而且还相当的浅薄和幼稚,成为堂堂的一个经济发达的大市的市委书记,彭长宜的日子并不比过去在三源的时候舒心和满足,只增添了忐忑和压力,或者,贝多芬说过的一句话,正好符合他当下的心情:成名的艺术家反为盛名所拘束。所以,他们最早的作品都是最好的,就像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往往处丨女丨作都是最出彩的,也是最成名的。他现在就像一个庸庸碌碌的小官员,为没有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政绩而患得患失,远不比在三源工作时那般踏实、顺手。

  聪明人之所以聪明,就在于他经常反省,吴冠奇说的话,让彭长宜有了一瞬间的反省,这些反省让他的心灵感到了愧疚和不安。
  亢州的经济繁荣,的确是一个令人愉快的现实,尤其是周边市县都在叫穷的时候,亢州宽裕的财政尽管受到牛关屯事件的影响,但仍然让一位市委书记在开展工作时底气十足,亢州地理位置的优越,仍然能够让一些优良、产出高效的企业落户,他真的没有必要表现的这么急躁和坐卧不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