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你们用不着太远,守着北京就够了。”

  彭长宜说:“你说的也对,守着北京捡漏儿,但往往这些漏儿,都是大城市淘汰下来的污染严重的企业,这些企业,引进过来,仍然是麻烦事,这种麻烦在我这任上是政绩,但在以后,就有可能是问题。”
  吴冠奇注视着彭长宜,觉得他的确是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官员,作为一个企业家,他对彭长宜这一点表示出敬重。
  “对了,你说给我送蛋糕了,说说看,是什么蛋糕?”彭长宜忽然想去吴冠奇头来时说的话,也可能是他从来都没忘记这话。
  吴冠奇说:“明天北京有个商务活动,是非公开的,都是一些企业的大老板,经济界的精英,还有一些专家,这里的人手里都有项目,如果你们感兴趣,就去看看,至于蛋糕在哪里,就靠你们去寻觅了。”
  “哦,是不是人民大会堂的那个?”彭长宜想到了岳筱参加的那个北京方面的商务活动。
  “你知道?”
  “呵呵,岳筱市长就是去参加明天那个活动,他让我们这里的人大邓主任跟着过去,邓主任明天再去,他可能北京有事,所以晚上就去了。”
  “哦,是这样啊,那我就多此一举了。”吴冠奇说道:“我还给你们联系好了接待的人呢?因为我已经出来两天了,实在是不放心家里面,所以,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们说这事,如果你们感兴趣,就去看看,这是个非官方的商务活动,就像一个沙龙,存在好多年了,它的作用有时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广交会,没有任何官方组织,完全是企业自发的行为,这几年,也吸引了不少各级政府的参与。”

  吴冠奇又说道:“没关系,你们跟着岳市长去更好。”
  彭长宜说:“你参加几次了?”
  “有几次了,我就是在这个活动上认识的玉琼,也是在这个活动上融资搞的三源项目,你以为我手里攥着多少钱哪?上马三源这个项目,我的家底是不厚的。这个形式不错,比你们政府那些华而不实的招商会强多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怎么是我们政府?你说的我都想去见识见识去了,只是,再去就不合适了。”
  吴冠奇说:“是啊,如果你真有心参加这种活动,我以后再去的时候可以叫上你,这次是规模比较大,有时候也有小范围的聚会,小范围的聚会比这个更有优势,因为,许多人都是带着诚意来的,不过,也有鱼龙混杂的时候,上当受骗假招商、假投资,一切经济活动领域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是有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不新鲜,我们这几年招来的企业中,挂羊头卖狗肉的也不少。”
  吴冠奇又说道:“你这么大动作清理污染企业,而且又回来没有多长时间,就不怕政权不稳?”
  彭长宜说:“没办法,我不想这么干,但是两头夹击,不得不突出重围了,上头压,下游告,这头游.行,都让我赶上了,我这个人又不是太窝囊的人,怎么办,只能淌着路走,走到哪儿算哪儿,如果原地不动,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坐地等死。这哪是我的性格?”

  “听你的意思好像有人故意跟你作对?”
  彭长宜说:“我管他是故意还是无意,反正,我不会认输,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就会受制于人,就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如果是我佩服的人、如果是为了亢州大局,即便是受制于人我也不会计较,关键他不是,完全是想给我下马威,给我颜色看,这种情况,我是不会屈服的。”
  吴冠奇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你说得对,不过任何战争,都是要讲究战略战术的,子贡赎人的故事你听说过吧?”
  彭长宜看着他,知道他肯定又有意想不到的理论。

  吴冠奇说:“孔子有两个学生,一个叫子贡,一个叫子路,两个人都喜欢做好人好事。当时,鲁国有一道律法,凡是有见到鲁国人在他国沦为奴隶的,发现后将其赎回者,鲁国财政会给他包报销这笔费用,并且还会额外领到一笔奖金。很多鲁国人因此而获救。有一天,子贡也赎回了一个鲁国人,却不去接受赏金,鲁国上下听说这件事后纷纷称赞他重义轻财。子贡也觉做了善事而不求财物回报是更高的善举,因此十分得意。你猜,他的老师孔子听说了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

  彭长宜专注地看着他,不说话。
  吴冠奇继续说:“孔子十分生气,他对子贡说,你这事做得实在愚蠢啊!子贡既委屈又疑惑,不懂孔子为何骂他。孔子说:你只看到了现在,却看不到未来,只看到了眼前方寸,却看不清大局整体。你想想,鲁国人被人赎回,赎人者领取应得的酬报,这是平衡的规矩道理。奴隶获救,救人者也被人称赞,也能得到应得的酬劳。现在你把它打破了,日后人们赎回奴隶,若领取赏金,可能会受到别人的嘲笑,被当做贪财之人。若不领取赏金,虽然会得到称赞,但却会白白蒙受金钱损失,鲁国富翁少,平民多,许多平民是难以承担这些损失的。这么一来,救了奴隶后,要么被人嘲笑,要么自己蒙受损失。长此下去,谁愿意再去救人呢?子贡听完,羞愧不已。但这个时候,孔子的另一个学生子路也做了一件好事,他救了一个溺水的人,被救的人很感激,要送一头牛给他,子路收下了。孔子听说之后,非常高兴,说道:从此之后,再见到溺水的人,必定人人奋力相救。”

  彭长宜眨着半天眼睛,琢磨不出他讲这个故事的深意,但是他知道,吴冠奇肯定有着自己的理论基础,就说道:“你这太深奥,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吴冠奇笑了说道:“这个故事就看你怎么理解了,也可能我不是就事论事,也可能里面的意思我也无法用语言来说清楚,这是一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
  也可能是自己的耸人听闻终于引起了彭长宜的深思,吴冠奇有些得意,他继续夸夸其谈:“你治污,打的是环保、是保护弱势群体的牌,所以,你赢得了这场战争,因为,你是为了大多数劳苦大众的利益。很多官员天天谈论增长率、GDP,羡慕别人的高楼大厦和林立的工厂,却从来都没有埋下头来关心我们的工人兄弟和农民兄弟们的生活水平增长了多少,没有人关心他们得了哪种职业病,能否解决温饱。这是政客们一种极端的的虚伪,连自家的兄弟都不关心,却要去关心别人家能不能吃饱饭,这是一种伪善,是一种政治上的道貌岸然,是一种他妈的假仁慈,假……假……我假不上来了。”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你说哪儿去了,该不会二两酒让你胡言乱语吧?”
  彭长宜的笑似乎鼓舞了吴冠奇,他突然说道:“既然你说我是胡言乱语,那么我索性就再胡诌几句。你知道吗,政治上的虚伪,有的时候比自然灾难的危害性更大,但这种虚伪,终将被其本身所淘汰,被其本身所羞辱!怎么样,彭大书记,是不是我说的很哲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