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瞪着他说道:“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要给你上刑似的,再说了,你这么高调地进了大楼,不就是想让我推销一下你这个人吗?还再说了,你要不想这样,干嘛不悄悄地来?既然你来了,我要是不让大家陪好你,那是我的不对,我的同事们也会说我不够意思,同学来了都不让大家认识认识?好像我这个人多不地道似的。你是了解我的为人的,我哪是那样的性格啊?”
  吴冠奇说:“你看,亢州不是三源,亢州是经济发达的地方,为什么经济发达,就是干部们都忙,忙着搞活,忙着开放,忙着工作,你还是让大家都忙去吧,我呆会就回去了,不然我家里的两个女人就乱套了。”

  卢辉听他这么一说,眨了眨眼,没敢言声。
  彭长宜说:“你看,你的话都让我们卢书记浮想联翩了。是这样老卢,他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媳妇,一个是他的掌上明珠,出生一百多天的女儿。他这辈子也不想有多大出息了,就准备把这一百多斤都交给媳妇和女儿了。”
  卢辉这才敢笑出声,说道:“是这样啊,您要是不解释,我还真不敢刨根问底呢?吴总真是好福气,这么大岁数了还又有了女儿,真是好福气啊,您有几个儿女了?”
  “哈哈。”吴冠奇自豪地笑了,说道:“不瞒您说,本人一直混的比较惨,目前,就刚刚有了这么一个女儿。至于以后还会不会有儿子,还得跟我家夫人商量。”
  “哈哈,吴总真幽默。”卢辉说道。
  彭长宜说:“他是老牛啃嫩草,前半生游戏人生,后半生回归了。”
  “嗨,别揭短啊,对你有什么好处吗?”吴冠奇急了。

  彭长宜哈哈大笑,这时,他桌上的电话响了,吕华刚好出去通知人后又回来了,他刚进来,就顺便接了这个电话:“喂,你好。”
  “是彭长宜书记办公室吗?”电话里的人问道。
  “是的,。请问您是哪位?”
  “哦,他在吗?岳市长找他。”
  吕华一听,感觉说道:“在,在,我马上叫他。”说着,紧捂着话筒,小声说道:“彭书记,岳市长找您。”

  彭长宜一听,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桌边,接过了电话,:“您好岳市长,我是彭长宜,您有什么指示?”
  电话里就传来了岳筱的声音:“彭长宜啊,你在忙吗?”
  “还行,市长请指示。”
  “哪来那么多指示是?我晚上去北京,路过亢州,先到你那里歇个脚,晚上把邓章记叫上。”岳筱说道。

  “好的,好的,太好了,我这就去安排。”彭长宜故意激动地说道。
  放下电话后,他跟卢辉和吕华说道:“岳市长去北京,点了邓章记的名字,老吕,你告诉一下国庆市长,一会我们三人去路口接一下,老卢,你和老吕陪好我这个老同学。”
  吴冠奇说:“既然有事你就去忙,我一会就走,趁着天还没黑。”
  “走不行,咱俩酒没喝、话没说,你走哪儿行啊?我给羿楠打电话,给你请假。”说着,就打开手机,看着吴冠奇,说道:“说呀,电话号码?”
  吴冠奇说:“你打电话干嘛跟我要号码?”
  彭长宜说:“我手机里谁的号码都可以存,唯独不能存你老婆的号码。”

  吴冠奇说:“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儿了?”
  “哈哈,我说什么了?”彭长宜大笑着说道:“快点,告诉我号码,别耽误我迎接领导。”
  吴冠奇不慌不忙地说:“别打了,她有准备,知道我一到你这儿来,十有八九就回不去了。”
  彭长宜说:“竟给我制造紧张空气,原来你留着后手呢?早点说不就得了,让我心悬着了半天。”
  吕华说:“彭书记,接下来怎么安排?”
  彭长宜说:“都安排在金盾,别挨着,老吴,我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见岳市长吗?”
  “别呀,你吓死我啊?”吴冠奇往后缩了一下身子。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就好,他耽误不住,吃顿饭,晚上就去北京了,接下来就是咱们的时间,晚上咱们好好喝,好好聊,唉,别说,还真想你了。”
  吴冠奇说:“随你们安排吧。”
  彭长宜交代卢辉和吕华,先好好陪他这位老同学,他和朱国庆、邓章记要马上去高速路口迎接领导。
  每一级政府官员,都会有相当一部分时间是从事各种各样的接待工作的。其中,接待领导,是重中之重,是一项不容怠慢、不容忽视,需要全身心投入的大事。
  尽管岳筱说明,只是路过,到亢州歇下脚,但绝不会是这么简单的,即便真的是这么简单,下边的人也不能那么简单对待的。
  这个时候,如何接待、如何借领导路过吃便饭的机会汇报工作,给领导留下好印象,就特别要体现各人的水平了。
  彭长宜之所以要和朱国庆、邓章记去高速路口等领导,就是因为岳筱喜欢这样。记得孟客跟他说过,岳筱有一次从北京回来,到清平市歇脚,孟客就在市里等的,岳筱到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他的秘书抱怨市委门口不好找,那次把孟客吓得不轻。

  彭长宜让朱国庆上了自己的车,邓章记已经从人大出来,在路边等他们。彭长宜的车到后,邓章记紧随其后,两辆车向高速路口驶去。
  朱国庆在车里说:“又不是不认识路,也不是工作视察,咱们有必要去高速路口接吗?”
  彭长宜笑笑,没说话。他知道,即便自己无心的抱怨,将来也有可能传到领导的耳朵里去,作为一个地方的主政官员,有理由保持矜持。
  到了高速路口后,彭长宜给岳筱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们已经在路口等。

  朱国庆说:“在我印象中,除去那天宣布咱们上任,老岳似乎是第一次来吧?”
  彭长宜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跟自己称呼岳筱为“老岳”,是表明他们关系近,还是表明他这个市长并不把上级这个市长放在眼里?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还别说,还真是第一次来。”
  “咱们跟他都汇报什么?开发区的事,还是准备和北京公交对接的事?”
  “看看再说吧,也许他就是路过。如果非要汇报,就汇报一下咱们当下干的工作,比如路网建设、前阶段的治污工作,这些就差不多了。”
  其实,彭长宜一路上的脑子都在飞快地想着要跟岳晓汇报点什么?谁都愿意跟领导汇报一些当下干的工作、准备干的工作,甚至一些宏伟的设想和规划。但如果在领导面前一味地展示成绩和愿景,有的时候未必是好事。就算不被认为是浮夸糊弄,也可能会被因此认为形势一片大好,进而在安排下一阶段的工作时,层层加码,对你这个地方就会提出更高的要求,结果就是自作自受,最后你就是咬牙也要撑着。

  彭长宜记得周林刚来的时候,就向锦安亮了亢州所有的家底,打那以后,税收任务年年加码,亢州成为锦安市的第一纳税大户,把第二名都甩得远远的,弄得基层怨声载道,樊文良还因为瞒报被锦安市委通报批评,说他是地方主义,没有大局意识。
  其实,藏丰补欠,是基层官员普遍的一种工作方法,尽管拿不到桌面上来,但却被普遍使用,也是基层的一种工作技巧。
  汇报的时候,成绩和设想不能过多炫耀,领导对付那些“说大话使小钱”的干部最精通的一招就是秋后要账,所以,彭长宜才跟朱国庆说只汇报前段的工作和正在干着的事情,至于公交线路和北京对接的事先不要汇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