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7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吴冠奇面前,彭长宜并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沮丧。
  吴冠奇听后“哈哈”大笑,说道:“同志啊,你是不是患了项目急躁症了。亢州离首都那么近,开发区的土地那是皇帝的女儿啊,你着什么急了,我跟你说,你做得的没有错,那些污染企业必须要清理,另外,那些骚干零碎的企业也不能要,就因为你是开发区,是和首都接壤的地方,你有资格挑三拣四,任何人都希望凭借这个条件,招一些优良的企业进来,这没错,一点都不错。”
  听他这么说,彭长宜的心里好受了一些,他说道:“道理我懂,这一年的时间都过去七个月了,还没有实质性进展,我怕自己会成为开发区罪人的。”
  “哦,有人这样指责你吗?”吴冠奇问道。
  “当然没有了,谁能指责我,是我自己这么认为。”
  “你是不是为没有明显的政绩而沮丧了?”吴冠奇一语道破。
  彭长宜说道:“那是啊,我都回来快一年了,除去灭火、、治污、调干部,几乎什么政绩都没有。”

  “你那么急于要政绩干嘛?”
  “我要政绩没有错,急着要也没有错。政绩是什么,就是为政之业绩,是领导干部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创造出来的成绩和贡献。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古已有之的为官之道。作为***的领导干部,更应该有这样的追求。都应该把在任期间能够干出一番事业,创造一番业绩,为百姓谋得一些福祉,作为自己从政为官的目标,我是市委书记,有这样的想法和这样的追求不对吗?”
  彭长宜很得意自己这样理直气壮,与其说是反驳吴冠奇,其实也是在给自己急躁的内心找个合理的注解。
  吴冠奇笑了,知道他是对自己刚才说的“项目急躁症”的反驳。就说:“我说,你那么冲干嘛,谁说你不对了?”
  彭长宜说:“你尽管没有明说,但是你刚才背后的潜台词就是这个意思。”
  “哈哈。”吴冠奇大笑着说道:“我说彭长宜,你是不是就会跟耍?”
  彭长宜说:“跟你耍是你的荣幸,别人我都不屑于跟,哼。我告诉你,哪个当官的,都想在任期间上几个大项目、干几个大工程,建几个大广场、修几条大马路,看得见摸得着,别说别人,就是自己看着都爽,这没有错,别动不动就这样指责为官者。”
  “哈哈,还没敢指责呢,就惹来一顿狂轰滥炸。”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尽管我这样说,但是真让我蛮干,我还干不出来这事,所以啊,也就是冲你轰炸几句,发发牢骚,到了具体工作上,我还是有分寸的,不会不管不顾的。”
  “哈哈,我是一个狐狸都没打着,还惹了一屁股臊。”吴冠奇说道。

  “哈哈,我本来就不是你要打的狐狸。尽管我反对盲目上大项目,但还是希望引进一个大个的,不过,我不会为了这些大项目而忽视那些基础性的项目,比如,对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与民生工程方面的关注,如农田改造、农村基础设施的投入、什么菜篮子、米袋子,送温暖、促稳定等那些不显山不露水的工作,我会一如既往地上心,而且照干不误。”
  彭长宜说得没错,他刚才说的那几项工作,这半年来,一直在做,只是这些工作即便是做好了,也不会引起大的效应,因为这些都是民生工程,最基础的工作。
  在现实生活中,那些大工程、大项目、大广场、大马路,的确看起来有气势、说起来有“依据”,更容易出成效、被关注、受重用;而那些民生工程,则因费时费力、难以形成“轰动效应”,那些立足于默默无闻打基础、踏踏实实抓长远的“老实人”,却常常与荣誉、提拔、晋级无缘,易遭冷遇。两相比较,孰轻孰重,如何选择,这在一些干部心里早已达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共识”。干部们之所以贪大求洋、好大喜功,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上级逼良为娼的结果。

  吴冠奇听了说道:“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吃了枪药了,谁说你不该了?还是你受了什么窝囊气了?”
  “除去你,谁能给我气受,即便是锦安的领导来了,就是对我工作不满意,人家都不会说什么,毕竟我刚主政一年不到,我是自己给自己气受啊,别人不给,自己再不给,那就危险了,就离死不远了——”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
  “哈哈,就知道你是因为我说的这话才向我开炮的,好了,如果你在办公室,那就请你下来接客吧。”
  “接客?你来亢州了?”彭长宜说着就站起来朝下看。

  但他现在这个办公室是樊文良时用的办公室,是东西向的,他这个位置只能看到大门口的一角,看不到院子的全貌。
  吴冠奇说:“对呀,我就你的府衙下。”
  “真的?我不信,你怎么舍得来看我了?”彭长宜说道。
  “我说彭大书记,我不是来看你,我是给你送蛋糕来了。你该不会不让我上去吧……老顾,顾师傅……”
  这时,里面的吴冠奇突然叫道,至此彭长宜相信他是真的来亢州了,不然他又何来的“老顾”?

  果然,走廊里就传来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吴冠奇的大嗓门就嚷嚷开了:“怎么跟地道战似的,书记的办公室怎么不在明面上,却这背角旮旯里?他这是什么意思?”
  彭长宜早就开开门,等在门口,冲着吴冠奇说道:“还真是你啊,第一次来看我就批评我,太不够意思了。”
  吴冠奇的大嗓门早就招来了宋知厚,宋知厚赶紧给他沏水,递烟。很快,市委秘书长吕华也进来了,他见市委书记和吴冠奇说话随便,就知道两个人是莫逆之交。
  彭长宜赶紧给吕华和吴冠奇做介绍,卢辉也听到了动静,推门进来了。彭长宜又给卢辉他们做着介绍。
  吴冠奇赶紧又跟卢辉握手,带着歉意说:“哎呀不好意思,怎么把大家都惊动了,打扰了打扰了。”
  彭长宜指着吴冠奇说道:“你这么高调的亮相在亢州权力机关,目的不就是想惊动整个大楼的人吗?”
  吴冠奇看着彭长宜说道:“你说我到别处可以低调,难道我到了亢州还有继续装低调吗?我不声不响,悄悄的摸进亢州,悄悄地潜入大院,然后给你打电话,说:地瓜地瓜,我是土豆,我是土豆。”说话的时候,吴冠奇就立起T恤衫的领子,缩着脑袋,嘴故意偏向了自己的领子。
  “哈哈。”彭长宜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彭长宜转身跟吕华说:“老吕,看看都谁在家,今天晚上大家跟我一块宴请我这位老同学。”
  吴冠奇一听,连忙给他作揖,说道:“彭大书记,绕了我吧,你我都对付不了,就别叫那么多人了,我可受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