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2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说道:“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可眼下有什么办法?只有冒险把车开走了……”
  蒋竹君最后劝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你瞻前顾后、婆婆妈妈的……我看你这辈子都是被写网络小说害了……”

  陆鸣惊讶道:“这跟写网络小说有什么关系?”
  蒋竹君说道:“你当初为什么坐牢?不就是因为写网络小说吗?现在又犯老毛病,总是像写小说那样喜欢留个伏笔……你现在留下陆琪和阿龙在这里,也许等你回来的时候迎接你的就是丨警丨察……”
  陆鸣摆摆手说道:“你不用说了,我绝对不会害死阿龙的……如果真是那样,也只能说我命不好,人一辈子总要留下几个伏笔,不然还有什么意思呢?”
  蒋竹君狠狠地瞪了陆鸣一眼,看看四周无人,说道:“我的车在外面,你去车上等着……我尽量把这辆车扔的远一点……”

  说完,走到汽车跟前,从口袋里掏出个什么东西,站在那里摆弄了一阵,然后打开车门迅速钻了进去,等陆鸣走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那辆车正好从他身边冲了出去。
  陆鸣回到陆家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还没有到陆老闷家,就已经听见一些人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不用打听就知道肯定和陆老闷被绑架有关。
  “哎呀,阿鸣,你可回来了……绑匪来电话了,要五千万块钱呢,三天之内如果不准备好钱就撕票……”
  陆鸣刚进门,陆媛就冲上来一把拉着他的胳膊大声说道,那模样仿佛盼来了大救星一样。
  “五千万?三天之内?”陆鸣吃了一惊。
  说实话,这个赎金的数目不仅在W市,即使全国也没有几个绑匪开的出来,再说和陆老闷的身份也太不协调了。
  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陆家镇的一个土财主,绑匪竟然开口就要五千万,就算把陆老闷那身肉论斤卖也卖不出这个价钱啊。

  陆老闷虽然号称有一个亿的资产,可这些资产包括房屋土地和其他不动产,手里的现金充其量也不会超过一千万,就算变卖全部资产也不一定卖得出五千万,何况还要三天之内拿出这么一大笔巨款。
  难道绑匪是冲着财神的遗产来的?会不会是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陆老闷的女婿,所以就用这种方式来试探,如果自己短时间之内拿出五千万赎回陆老闷的话,这笔钱的来源怎么说的问清楚?
  绑匪既然是以索要赎金为目的绑架陆老闷的话,不可能一点不知道他的家底,明知道他拿不出这么多赎金可仍然狮子大开口,这本身就值得怀疑。
  不过,假如绑匪确实跟陆建岳没有关系,这笔巨额赎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陆老闷没有这么多钱,可他们兄弟几个凑凑不应该成问题,索要五千万也不能算太离谱,毕竟,绑匪敲诈的不仅仅是陆老闷,而是他的整个家族。

  但这里面也有一个一团,既然绑匪敲诈陆家兄弟,为什么不去绑架陆建岳?不管怎么说,陆建岳在家族中的老大,掌管着家族的大部分资产,绑架他岂不是更容易拿到钱?
  为什么要跑到陆家镇绑架一个在家族中最没有全力的陆老闷呢,何况,陆老闷和陆建岳兄弟不和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眼下为了陆家镇的项目都快闹翻了,难道绑匪竟然会不知道这层关系?
  “哎呀,阿鸣,你在想什么?说句话啊……”陆媛见陆鸣皱着眉头只顾发呆,急忙摇摇他的胳膊焦急地说道。
  陆鸣瞥了一眼房间里的人,惊讶地发现陆丽竟然也坐在一张沙发上,他还以为是为陆老闷被绑架而专门赶来的呢。
  不过,最让他奇怪的是站在一边的陈丹菲的神情,只见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那眼神和陆媛几乎一样,好像对自己充满了期盼。

  忽然想起刚才陆媛给自己打电话时说的话,她当时好像说是陈丹菲让自己赶紧回去,这婆娘以前总是看不起自己,这会儿怎么会突然如此重视自己了难道她还指望自己拿出钱来赎回陆老闷?
  妈的,不对,陆老闷又不是她爹,她怎么会这么操心。
  “阿媛,这件事通知你大伯三伯了吗?”陆鸣问道。
  陆媛点点头说道:“小丽刚才给他们打电话了……”
  陆鸣扭头盯着陆丽问道:“他们怎么说?有什么建议?”

  陆丽躲闪着陆鸣的目光说道:“大伯让我们保持镇定,他说四叔吉人天相,不会有什么事的……再说,绑匪是为了钱,只要把钱给他们,肯定会放人……
  我父亲说如果四叔这边凑不够钱的话,他可以先拿出一千万来……大伯也愿意出钱……对了,他们明天就来陆家镇……”
  陆鸣听了陆丽的话一阵诧异,心想,陆建岳和陆建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情深义重了,竟然愿意拿出几千万来赎回陆老闷,这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里面肯定有鬼,起码没安好心。
  这时,几名丨警丨察从外面走了进来,陆媛小声说道:“年龄大一点的那个是三分局的局长廖燕北,他今天一直待在陆家镇……”
  陆鸣好像从徐晓帆那里听说过廖燕北的名字,母亲被害的案子就是三分局负责侦破的,结果直到今天都没有一个结果,心里面难免有气。
  “廖局长,有线索了吗?”陆鸣问道。
  廖燕北瞥了陆鸣一眼,问道:“你是谁?”随即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似乎认出这个年轻人是谁了。
  陆媛说道:“他是我未婚夫……”

  陆鸣摆摆手阻止了陆媛,说道:“我叫陆鸣,廖局长几遍不认识我,也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吧,我母亲就是在豪客来宾馆遇害的……”
  廖燕北严肃第点点头,说道:“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并且找到了一个目击者,不过,基本上可以确定,绑匪已经带着人质离开了陆家镇,我已经通知市局刑警队在全市范围之内进行排查……”
  陆鸣说道:“绑匪已经提出巨额赎金要求,你觉得我们现在有必要准备赎金吗?”
  廖燕北迟疑了一会儿,谨慎地说道:“绑匪索要的赎金可以说是我市有史以来从没有出现过的数目。
  一方面你们是不是能在短时间之内准备好这笔赎金,另一方面,就算进行交换,我们也要确保这笔赎金的安全。
  所以,我已经请示了市局的领导,眼下还不到答应绑匪的时机,我要你们配合警方,接到绑匪催要赎金的时候,就以数额巨大,无法短时间筹集到这笔钱为由尽量拖延时间,如果能通过电话追踪到绑匪的位置,就给我们破案提供了契机。”
  就在这时,陆媛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急促地响起来,屋子里的人顿时鸦雀无声。

  “陌生号码。”陆媛看了一下手机来电显示说道。
  廖燕北说道:“前面那个电话打的是你家里的座机,难道绑匪换成你的手机联系了?可惜来不及监控了,你用免提键接,看看是不是绑匪,其他人不许出声……”
  陆媛点点头,战战兢兢地按下了免提键,还没等她开口,只听一个男人气急败坏地大声道:“你们居然敢报警,难道要逼着我们撕票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