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2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竹君说道:“话又说回来,其实,这些事跟陆琪这个特定的人没有关系,不管是李琪张琪,只要知道了我们的这个秘密,留不能让她再开口。
  否则照样有麻烦,难道盯着财神赃款的人只有陆建岳?后面还有你他更厉害的角色呢,只不过还没有露面罢了,眼下,陆建岳是这些人的代理人,出头露面的事情都让他干了,所以,他是我们第一个打击的对象……”
  陆鸣说道:“难道陆建岳是傻瓜,甘愿被人驱使?”
  蒋竹君说道:“这你不懂,一切都是利益驱使,并不是谁驱使谁……陆建岳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们都是一伙的,私底下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
  陆鸣说道:“先别管其他的,我就盼着陆建岳完蛋……这老东西前些天还跑到陆家镇威胁我和陆老闷,这种六亲不认的人早死早清净……”
  “你和陆老闷的公司搞得怎么样了?”蒋竹君问道。

  陆鸣笑道:“你怎么也关心起这件事了,不是我和陆老闷的公司,其实这家公司跟我没关系,严格说起来是你妈和陆老闷的公司……”
  蒋竹君不信道:“你说的好听,鬼才相信跟你没关系呢,难道你是雷锋……”
  陆鸣凑到蒋竹君的耳边说道:“我不就是为了洗钱嘛,你妈没告诉你吗?我们已经有三个亿在银行了,这些钱完全合法……”
  蒋竹君说道:“钱合法有什么用?只要你见不得人,再多的钱也没用,有本事你去告诉别人你有三个亿试试……”
  陆鸣百了蒋竹君一眼说道:“我又没病,不过,早晚有一天,你老公是W市的大老板……我眼下正在白手起家呢……”

  蒋竹君斜睨着陆鸣说道:“你能不能成为大老板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凭着你陆大将军后裔的头衔,将来肯定是W市最大的花心大萝卜……”
  陆鸣可不想扯扯个话题,跳起身来说道:“哎呀,还是听听金库里有什么动静,阿龙可别真被陆琪这个婆娘给凌迟了……”
  蒋竹君说道:“那不是正合你意吗?”
  陆鸣转身盯着蒋竹君严肃地说道:“我告诉你,我虽然算不上好人,更不是正人君子,可残害自己兄弟的事情绝对不会做,你不要再提这件事……”说完转身走进了监控室。
  就在陆鸣为了陆琪的事情焦头烂额的时候,陆家镇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陆鸣离开陆家镇赶往董家岭的这个下午,陆建华带着儿子陆邦和两名马仔来到了豪客来酒店,根据他和蒋凝香商定的计划安排,今天决定豪客来宾馆正式停业。
  这里经过重新修缮之后将成为农友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以往宾馆的工作人员一小部分辞退,大部分将重新录用成为公司的新员工。
  陆建华召集宾馆员工在会议室开俩一个简短的会议,宣布了善后事宜,然后就让陆邦在现场督促着员工转移一些用不着的酒店设备。
  晚上八点钟左右,陆邦突然给父亲打来电话,说是在酒店的地下室发现发现一个奇怪的上了锁的箱子,问问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贵重物品。
  陆老闷当时在家里刚刚吃过晚饭,还喝了几杯小酒,听儿子在电话里语无伦次、又带着点惊惧的语气,还以为地下室真有什么重要物品呢,于是匆匆喝掉杯子里的一点残酒,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正好陆媛走过来,问道:“爸,你这是要去哪儿?”
  陆老闷边往外走变说道:“阿邦说地下室发现一个奇怪的铁箱子,我过去看看……”
  陆媛嗔道:“有什么好看的,难道还会是金银珠宝?”嘴里说着话,一边就开始收拾餐桌。
  宾馆的大门没有锁,大堂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搬空了,所有的灯却亮着,陆老闷没有看见一个人,不过,他并没有多想,闷着头只顾来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亮着昏黄的灯光,走道里堆着一些还没有来得及搬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陆老闷磕磕绊绊地走了过去,嘴里一边叫道:“阿邦……阿邦……究竟是什么东西……”
  没有听见陆邦的回答,却听见前面有个男人说道:“陆总,快来看看……一个铁箱子,挺沉的,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陆老闷也没有注意说话的是什么人,只顾走了过去,只见地下室通往后院的门敞开着,一辆面包车屁股冲着门,后面的箱盖已经打开了,几米远的一扇门前站着一个男人。

  “到底是什么东西……阿邦呢……”陆老闷只是瞥了一眼那辆堵着门的面包车,他还以为这辆车是搬运杂物的呢。
  男人说道:“既阻碍这间屋子里,你来看看……”说完,就走进了屋子。
  陆老闷想都没想就走进了屋子,只见里面黑乎乎的,连灯都没有开,只是模糊看见两三个人影,正自差异,站在门边的一个男人忽然抓住他的一条胳膊用力拉了他一把,陆老闷不自觉地冲进了房间。
  “哎……你们是……”陆老闷有点吃惊地说了几个字,就觉得自己头上被一个什么东西罩住了,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
  这时他才意识到了什么,开始猛烈地挣扎,可身子好像马上就被什么东西裹住了,双手双腿几乎无法动弹。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陆老闷的虽然不能动,可嘴巴还可以说话。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脑袋上就被重重敲击了一下,整个身子慢慢委顿下去,一个男人弯下腰正好把他扛了起来,三个男人拥簇着从屋子里出来,迅速把装在麻袋中的陆老闷塞进了面包车的后面。
  “撤……”一个男人说了一个字。
  三个男人迅速钻进了车里面,面包车刚刚发动,从隔壁一个房间跑出一个人,紧跑几步从后面跳上了车,然后面包车迅速冲出了院子,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晚上十一点钟左右,陆建华的老婆蒋碧云来到楼上,推开陆媛的卧室的门抱怨道:“你爸这是跑哪儿去了,怎么还没回来……”
  陆媛正准备上床,回头说道:“妈,你就别等他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蒋碧云嘟囔道:“阿邦也没回来……难道酒店今晚就要全部搬完?”

  正说着,陆南星从陈丹菲的卧室里跑出来说道:“姨婆,我要跟你睡……妈妈又在玩电脑呢……”
  蒋碧云马上把丈夫抛到了九霄云外,笑道:“好好……姨婆这就给你洗脸……”说完,带着陆南星下楼去了。
  第二天早晨,陆媛起床刚刚吃过早饭,一辆轿车停在了家门口,只见陆邦在两个人的搀扶下从外面走了进来。
  “哎呀,阿邦,谁把你打成这样?昨晚去那里了?”陆媛只见哥哥的鼻子上还带着血迹,嘴巴肿的就像是猪八戒。

  而两个搀扶他的人却是酒店的员工,忍不住吃惊地问道,一边猜测哥哥昨天晚上肯定又酗酒闹事了。
  “爸呢?”陆邦一脸惊恐问道。
  陆媛没好气地说道:“自己惹的事情自己了结,你找爸干什么?”
  陆邦躲闪着妹妹的眼睛,焦急道:“哎呀,我问你爸在哪里?他是不是出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