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46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晨哪有心情听这种马屁。
  “张天龙,林虎,这里的烂摊子,自己收拾。我一点要求——”
  他看着这俩人:“我今天没来过这里,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一概不知。”
  他说完后,转身便走。
  当真是来也如风、去也如风,怎一个犀利了得。

  “哥,这位陆爷他真是人么,而不是妖怪?”
  一个公子哥嘀咕道。
  “妈了个逼,世有陆爷这么牛叉的妖怪?”
  另一个公子哥心有余悸道。
  “哥几个,这位陆爷,真神人也。咱哥几个以后都他妈收敛点,尤其是被触了这位神人的霉头。你们他妈活腻歪了,老子林殊还想再祸害这世界几年……”
  林殊说着,一阵后怕,那是真怕。
  他们这群公子哥,今天可都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
  现在想来,全都汗流浃背。
  全都看着陆晨逐渐远去的背影,行着注目礼,高山仰止。
  “哥,大家都是人,这位陆爷怎么那么拉轰,那么犀利?老子要是个女的,指不定爱他了。”
  公子哥,有个gay里gay气,一副小受模样的家伙说道。
  林殊等人听了,忍不住炸起一圈鸡皮疙瘩。
  起拳头把这家伙给爆锤一顿。
  “草,你丫本身是个兔儿爷!”
  不过实事求是的讲,跟他们起来,陆晨确实才算是个真正的爷们儿。
  想到这里,这群公子哥竟是忍不住自卑起来。
  是啊,大家都是人,扎滴差距能这么大?
  陆晨回到家,已是晚十点。
  偷偷潜回自己房间,洗了个澡,清除了身的血腥味,又换了身干净衣服。

  躺在床,却辗转反侧,如何也睡不着。
  他今晚算是大杀四方,彻底将北城那些藏在暗处的恶势力给铲除干净,又将林殊这帮公子哥给彻底震慑。
  心里却一点高兴的情绪都没有。
  反而很憋闷。
  人与人是平等的。
  法律是公正的。
  丨警丨察应该抓坏人。
  这些应该都是很简单的道理。

  为什么实施起来,那么的难?
  到底是他有问题,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
  陆晨找不到答案。
  这让他觉得无烦躁,心里有股邪火,却根本找不到任何渠道去发泄。
  罢了,罢了,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虽然他今晚已经喝了许多酒,但现在仍是想喝酒。
  因为酒真的是个好东西。
  当你喝醉了,不会有那么多烦恼。
  那时候,整个世界都跟你没有关系。
  你是你,只为你自己存在。
  他并没有在家里藏酒的习惯,不过他记得,楼下客厅有个酒柜,似乎藏了不少酒?
  虽然这些酒不是他的——而是唐萌萌这小丫头的。

  这小丫头家里条件应该是三个女租客最好的,又是个小酒鬼,可是在酒柜里藏了不少好酒。
  至于她这么个小富婆,为什么会租自己的房子,陆晨却是不知道的。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陆晨又不是什么好宝宝,也没兴趣知道,更不会去问她。
  偷别人的酒喝,当然很不道德。

  但偷唐萌萌这小娘皮的酒,那另当别论了。
  这小娘皮,害的陆晨几乎没了媳妇儿,拿她两瓶酒,也算是收点利息。
  想到这里,陆晨便开始行动,穿着睡衣,踮着脚尖,鬼鬼祟祟的下楼,没有开灯,凭着记忆去偷酒。
  摸索到酒柜位置,打开了酒柜,接着屋外路灯微弱光线,陆晨忍不住咋舌。
  好家伙!
  典藏的三十年份茅台,康帝酒庄八十年份红酒,还有什么国窖五粮液、人头马XO……白酒洋酒红酒,几乎都是顶尖牌子。

  陆晨是好酒之人,自然也懂得品酒,粗略估算,这酒柜里面的酒,怕不是有百万下。
  “妈拉个巴子,果然资本家是万恶之源。听说唐萌萌他爹是个煤老板,顶天有钱,这尼玛得压榨了多少工农阶级的血汗?得勒,小爷今儿豁出去了,吃一吃资本家的糖衣炮弹。”
  当然,作为一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陆晨是断然不会被万恶的资本主义腐蚀滴,糖衣可以吃,炮弹当然扔回去咯。
  所以他已经盘算好了,等下酒喝了,给她灌点小爷的童子尿,再给这小娘皮原封不动放回去,叫你丫臭不要脸勾引我!
  想到这里,陆晨忍不住贱笑。
  而正在此时,啪地一声,客厅的灯被打开。
  一个姑娘看着贼娃子一样的陆晨,眨巴着眼睛,很是疑惑。
  唐萌萌!
  偷别人东西也罢了。
  还被人抓了个现行……
  这一刻,陆晨寂寞如雪。
  “十三郎,你在干嘛?”
  唐萌萌问。
  此刻陆晨怀里正揣着两瓶酒,脸贱笑都还没有来得及收敛,酒柜的门也没关。

  “绝对没办法掩盖过去。”
  陆晨想。
  得勒,只能越塔强杀一波。
  “快看,有飞碟!”
  他指了指窗外、
  出其不意吸引唐萌萌的注意,然后一个闪现到她面前,再给她一个Q技能,将她拍晕,接着拖回房间,先-奸-后-杀……呸,是将她拍晕,然后把她扔进她的房间,第二天她若问起来,死不认账。
  这小娘皮能奈他何?
  陆晨想法挺机智。
  但他低估了唐萌萌的反应。

  她压根没当,而是扯着嗓子:“哦哦哦,本小姐知道了,你个陆十三郎,臭不要脸的,居然偷本小姐的酒喝!”
  她说的声音不算小。
  陆晨听到了赵有容和苏嫣然的房间都有响动,不过顷刻,俩小姐姐穿着睡衣打开房门,问唐萌萌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尼玛尴尬了,大写的。

  好在陆晨脸皮厚。
  他将偷得两瓶酒放在茶几,坐在沙发翘起了二郎腿,没好气道:“唐萌萌,你这小女娃子怎么无端污人清白,读书人的事情,哪能叫偷?这叫窃,窃酒能算偷么?”
  赵有容和苏嫣然对视一眼,都觉无语。
  唐萌萌罢了,毕竟还有三个月才成年,虽然胸部发育的不像话,但本质还是个孩子。
  而陆晨这家伙嘛,虽然已经二十三岁,但许多时候,也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期:2017-11-14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