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7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爸爸又说:“我问你,你离婚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不再去找?我认为你不找,就是跟沈芳缘分没有断,你还在等着她,你是市委书记,难道真能没有追求者?”

  彭长宜一听,就愣住了,随后说道:“爸爸,您看我这一天,有哪根肠子是闲着的?顾不过来啊!”为了断了爸爸这个念想,彭长宜忽然说道:不过,有个姑娘我倒是很喜欢,就是年纪太小,我怕……所以说现在只是交往,还没有谈及实质性问题。”
  爸爸看着她,问道:“多小?”
  “今年23岁。”
  “哦,那是太小了,你们会有代沟的,还别说让她照顾你,恐怕你要照顾她了。”爸爸说道。
  “呵呵,那我倒不怕,我也是有年龄上的顾虑,先交往着,兴许,人家还看不上您的儿子呢?”
  “你的婚事,我不再拿主意了,开始的时候,你听了我的,娶了沈芳,后来却这个样子了,所以啊,我不出主意了——”爸爸喝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粥。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放心,我早晚都会给您找回个儿媳妇。”
  又过了三天,彭长宜终于在焦躁不安中等来了梅大夫的电话,梅大夫让他明天带着父亲赶到北京肿瘤医院,去找一个石主任,并且把电话告诉了彭长宜。
  彭长宜连声说“谢谢。”
  梅大夫交代清这一切后问道:“长宜,老人知道自己的病情了吗?”
  彭长宜说道:“嗨,开始我就没告诉他,谁知道没瞒住,他听见了大夫们的对话,才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不过还好,因为大夫告诉他,发现的早,治疗起来就容易,这些道理他自己也明白,我看还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唯一的负担就是怕给我添麻烦。”
  “哦,那就是好,看来你父亲是个开明的老人啊。”

  “你明天带老人先过来,有事再给我打电话。”
  “好的,谢谢梅阿姨。”
  “呵呵,长宜,客气了。”梅大夫说完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当下就给锦安市委戴秘书长打了电话,先请假一天,陪父亲去北京看病,戴秘书长说:“长宜,你最好跟邵书记亲自通个电话,老人有病你肯定以后还会歇,为以后请假打下基础。”
  彭长宜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就又给市委书记邵愚打了电话。邵愚让他安排好工作,多尽孝心。其实,他跟锦安请假,只是让上级领导知道他干嘛去了,工作上的事,领导不会管的。

  他又跟朱国庆和卢辉打了招呼,他只是说去北京,没有告诉他们去北京干吗,当然,无论是朱国庆还是卢辉,都不会追问市委书记去北京有何贵干的。
  由于梅大夫托了关系,当天,就办理了住院手续,医院再次为父亲做了一些相关的检查后,进一步确诊为肿瘤,并且很快安排了手术。
  手术非常顺利,是石主任亲自做的。
  这期间,彭长宜全体陪在医院三天时间其余时间一直都是老家大哥陪护,但是几乎每天下班,彭长宜都要往北京跑,以便让大哥休息休息,第二天在赶回来上班。父亲病情稳定后,彭长宜才不天天跑了,但是电话是天天要天天给大夫打的。
  术后,父亲恢复的非常好,两周后就出院了。出院后,彭长宜便悄悄将父亲接回了亢州,住进了熟人相对很少的中铁医院,继续接受常规治疗。这期间,侄子经常去医院照顾爷爷,这样也缓解了彭长宜的压力。
  父亲住院期间,由于保密工作做得的很严密,亢州知道的人不多,班子成员里只有朱国庆和几位领导知道,还有彭长宜周围几个紧密的朋友知道,由于预防措施得力,去医院看望的人不多。
  沈芳带着女儿也到医院看望了老人,那天,正好赶上李春雪在。
  李春雪对沈芳当然不会热情到哪儿去,表现的很冷淡,她没有跟沈芳打招呼,她只招呼娜娜,根本就没有搭理沈芳,甚至都没拿正眼看沈芳,呆了没几分钟就走了,走的时候特地跟公爹和爷爷打招呼,甚至跟娜娜都摆手再见,唯独没有跟沈芳说话,这让沈芳的心里很是气愤和不公,她在回来的路上跟娜娜说:
  “娜娜,你是我沈芳的女儿,以后你给我记住,永远都不要搭理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
  娜娜说:“你说的是春雪嫂子吗?”
  “不是她是谁。”沈芳气愤地说道。
  “为什么不要我搭理春雪嫂子?”
  沈芳说道:“你看,她谁都跟说话,就是不跟妈妈说话,连爷爷和大伯都跟没拿妈妈当外人,她一个外来的媳妇,反而倒不搭理我,良心都让狗叼了去了。当年,如果不是妈妈撮合他们,给你爸爸做工作,就凭李春雪,她才嫁不到彭家呢?哼,真是小人得志、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
  娜娜说:“可是,她为什么不搭理妈妈?”
  “你说呢,还不是我跟你爸爸离婚了,如果我跟你爸爸不离婚,她敢吗?说不定又天天泡在咱们家呢……”
  至此,沈芳才真正感到了后悔,感到妈妈曾经说她蠢是对的……
  父亲在亢州中铁医院安安静静地住了三周时间,就回老家静养去了。父亲走后,彭长宜才喘了一口气,这段,的确把他忙乎坏了。
  这天,彭长宜正在听取人大主任邓章记、开发区曹南和寇京海关于招商引资的汇报,听完汇报后,彭长宜紧皱着眉头,因为,这项工作,进展的不是很理想。

  汇报结束后,彭长宜刚回到办公室,他的电话就响了,是吴冠奇。
  “彭的书记,又在日理万机哪?”吴冠奇调侃着说道。
  “唉,理也是瞎理,理不出什么成绩。”彭长宜沮丧地说道。
  “是不是为了没有蛋糕吃在发愁?”

  “是呗,开发区污染企业治理整顿后,迁出的迁出,关停的关停,污是达标了,下游也不再高我们了,但是,开发区的经济增长却受到了影响,招商工作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我希望引进的企业目前没有一家达成协议的,倒是骚干零碎的来了不少,对这些企业,我不感冒。”
  日期:2017-06-0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