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6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看着爸爸,说道:“有您这话,我就放心了。其实,这里也能做,就是我怕大家知道您住院会多事的。天天有人去医院看您,我担心您得不到休息,在北京做完后,拆了线,恢复恢复回到这个医院养着还行。”
  爸爸知道在亢州做,肯定会有人来看他的,那样就会给儿子造成不好的影响,儿子考虑的对,自己老朽了,不能帮上儿子什么忙,就不要给他造影响了,就说道:“你这样考虑很对。我恢复后,就回家,你一个人,早上还要送娜娜上学,工作又这么忙,再多我这么一号,就更忙了。”
  彭长宜说:“那能忙到哪儿去?不过这个问题以后再讨论。”
  不知道是因为爸爸得了绝症还是什么原因,彭长宜忽然很享受这个和爸爸絮絮叨叨的过程。
  老人又说:“尽管我在这看起来你忙不到哪儿去,但是你心里会惦记着我,心累,也是人累的一种。”

  彭长宜边吃边说:“累,我愿意,您知道有多少功成名就的人想累,还累不了呢,您好好地活着,健健康康地活着,我心里高兴,踏实,安全,因为我知道,有个人的心,是离我最近,贴我紧的,所以,我愿意这样,我喜欢这样,这话,您以后可是千万不要跟儿子说了。”
  爸爸笑了,低头夹起那根海参,咬了一口,又说道:“我还是想先回家一趟。”
  “干嘛?”彭长宜看着他说道。
  爸爸说:“我也准备准备。”
  彭长宜笑了:“您有有什么准备的?”
  “收拾一下家里,另外,我回去取钱。”

  “取钱干嘛?”
  爸爸看着他说:“取钱做手术用啊,你光身出来了,钱都给了沈芳和孩子,我知道你没钱。我手里有点钱,先把我的钱拿出来,不够的话,你大哥你们俩到时候再均摊。”爸爸说。
  彭长宜笑了:“爸——您可别逗我了,尽管我是光身出来的,给您看病的钱儿子还是有的。再说了,您的钱不能动,您自己留着,手里有钱,心里不慌。大哥的钱我也不用,让他们多卖点力气就是了。”
  “那也不行!”爸爸严肃地说道:“那绝对不行,这个问题,你小子必须听我的话,如果我的钱不够,剩下的钱必须你们哥俩均摊。因为,这是责任,这是他该出的,再说,他也有儿子呢,他是要做给他儿子看的,给我看病的钱,他必须出!哪怕以后你大哥困难,你再帮助他,那是另一回事,是你们兄弟之间的情谊,但是给我看病的钱,他不能少了!你看,小松两口子肯定知道我来了,两天都没给我打个电话问问,你大哥肯定告诉他们了,所以,谁该是什么责任,必须就是什么责任,你不要剥夺他这个责任,你心疼了他,把钱全部都出了,如果我就病这一次好说,假如我再有病呢?他就会依赖你,就会认为是你该做的,就会淡忘了自己的责任。到那个时候,咱家就该闹意见了。”

  彭长宜笑了,他说道:“好,我听您的,但您也用不着回家,钱我先垫上,咱们算总账不就行了?”
  爸爸想了想说:“那要看什么时候手术?如果有时间我还是回去一趟踏实。”
  彭长宜说:“这个,我还真说不好,因为咱们是找的熟人,一旦熟人来电话,那马上就得赶到医院,您还不知道吗,都说买卖难做,可是医院的买卖从来都不难做,尤其是北京的医院,全国人民都排着队往医院送钱,他们忙得都没有时间收钱。等个床位非常不易。所以,您就不要回去了,我今天已经跟大哥说了,大哥说什么时候手术就给他打电话,他到时来陪您。”
  爸爸想了想,低头喝了两口皱,把那根海参全部吃掉,说:“我在这里,分你的心。”
  “不分心,您又不用我哄着,那分什么心,您啊,就踏踏实实呆着,等消息,您要是闷得慌,就上街看电影,去公园转悠,部队里面还有个球场,您可以看他们去打球。只要北京一有消息,咱们就动身。”
  稳住了爸爸之后,彭长宜心里就着急,唯恐爸爸哪天再提回家的事,他恨不得立刻给爸爸做了手术,他咨询过,肿瘤是长得很快的坏东西,人体正常摄取的营养,都被它掠夺去了。早做,就早一分安全。
  他很想接着给梅大夫打电话,催问医院床位的事,但他耐着性子没有打,因为他知道,梅大夫会拿事当事的,自己催,好像不信任她似的。
  第二天下午,彭长宜、朱国庆和邓章记等,正在会议室听开发区曹南和寇京海的汇报,他接到了二院院长来的电话,因为涉及到父亲的病情,他没有挂断电话,而是拿着电话走出了会议室。
  院长说道:“彭书记,联系好医院了吗?”
  彭长宜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还在联系,我知道院长就是做这种手术的高手,我丝毫不怀疑你们的技术和医疗条件,我的顾虑就是那天和您说的那些,只想让老人安安静静地养病,不想让大家知道这个消息,打扰老人。”
  院长说:“我理解您的意思,我今天给您打电话,?是想告诉您一件事,您父亲,他知道自己的病情了。”
  “什么,他怎么知道的?咱们不是说好不告诉他的吗?”彭长宜吃惊地问道。
  院长说道:“咱们是这么说的,我也是这么安排的,可是……事出有因。”院长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天,大夫在写报告的时候,咱们不是出来了吗?您要回单位,后来,我派人去拿片子和报告,谁知道您的父亲没走啊,他又回来了,就坐在门口等着自己拿结果,我们的人也没有认出来,他们在屋里就说了您父亲的病,正好被您父亲听见……”
  “我父亲……怎么样?”彭长宜急忙问道。
  “您父亲的表现很镇静,这一点,被认出他的CT室主任称赞不已。他跟CT室主任探讨了半天,CT室主任非常客观地告诉了他的病情,并且告诉他这个手术不难,老人非常通情达理,非常值得受人尊敬。刚才我们这个主任把这个情况告诉我后,我就在第一时间给您打电话了。”
  彭长宜明白了,难怪父亲这么平静,甚至都不问自己的检查结果,原来他都知道了,之所以不问,可能就是怕儿子为难吧。自己还骗爸爸说是胃里长了息肉才要做手术?爸爸不但没有揭穿他,还默认了他的说法。
  彭长宜谢过院长后,放下电话后就出了门,这时,秘书宋知厚正站在会议室门口外面看着他,他说道:“小后,告诉朱市长他们一声,接下来的会让他主持,我有急事,马上出去。”
  彭长宜一边说着就一边下了楼,开车直奔海后招待所,他来到住的楼下,几步就上了楼,三层楼梯,都不知道是怎么跑上来的,来到自己房间门口,敲门,敲了半天也没人开门,他掏出钥匙,拧开后,房间里没有爸爸。
  他又跑下楼,满院子找爸爸,都没有。想着现在快到晚上开饭的时间了,爸爸一般都不出去上街吃饭,不是前面的餐厅,就是后面的食堂,他首先找到了前面餐厅,没有,又到了后面的食堂,食堂还没有到开饭的时间,这里也没有爸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