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一愣,问道:“你听谁说的。”

  吕华说:“中午听老姚说,不过只跟我一人说了,没有其他人。”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千万别向外扩散消息,不然到时就没法弄了。”
  吕华说:“放心,姚斌也这么说。”
  彭长宜这才说道:“已经确诊了,还好,刚刚冒出来,玉米粒大。”

  “那太好了,什么手术?”
  “正在联系医院。”
  吕华说:“不用去北京,我就是想跟您说这事,三院那个院长就是搞这个的,咱们这个地方许多癌症手术都是他做的。去北京不如在地方方便。”
  “我也知道在地方方便,但是,你想我爸爸住院做手术,就是咱们怎么保密也会走漏消息的,所以,还是去北京吧,老吕,还是那句话,千万保密。”
  吕华说:“您放心,我心里有数。”
  彭长宜说:“我得回去了,老人一个人呆着闷,陪他吃饭。”
  “我去安排吧。”吕华站起来说道。
  “不用,不用,我们就找个地方喝碗粥就行。”
  彭长宜和吕华一同走了出来。
  彭长宜回到招待所,爸爸早就等在楼下,正在楼下的一个小空场里溜达着,倒背着手,看见他来了,就向他走来。

  他把车停在爸爸身边,下车,给爸爸开开门,说道:“您怎么在这等我。”
  “你那个房间太静了,我有点闷。”老人说道。
  “哈哈,您看电视呀?”
  “总看也没意思。”
  彭长宜等爸爸上车后,给爸爸关上了车门。自己坐回座位,掉头,就往中铁宾馆而去。
  到了宾馆门口,爸爸抬头看了一眼金碧辉煌的宾馆外景,说:“儿子,就喝一碗粥,还上这个地方来呀?”
  彭长宜笑了,说道:“既然喝粥,上哪儿都一样,这里卫生好一些。”
  爸爸说:“这么一个大饭店,人家会给咱们熬一碗粥喝?”

  “会呀,丰俭随客。”
  彭长宜说着,就下来,给爸爸拉开车门,扶爸爸下了车。
  他们走进来后,服务员认识彭长宜,早就有两个人给他们开开门,其中一个女领班说道:“彭书记好,还有光临。”
  彭长宜说:“吃个便饭,给我们找个小雅间。”

  领班忙过来搀着老人的一个胳膊,领着他们来到一楼的小雅间。
  坐定后,服务员问他们喝什么茶,彭长宜让服务员上一壶铁观音。
  爸爸说:“刚喝茶出来,不要了。”
  彭长宜笑了,问道:“行,那就不要茶了,您想喝什么粥?”
  “小米大米都行。”老人说道。
  “好,我去给您点。”
  说着,就随服务员出去了。
  一会,彭长宜就回来,说道:“我给您要了小米粥和韭菜馅盒子,我要了面条,另外,您想喝两口吗?”彭长宜知道爸爸晚上有喝两口酒的习惯。
  哪知,爸爸爽快地说道:“不喝,医生让我戒酒戒烟。”
  “医生?”
  “呵呵,是啊。”爸爸看着他笑了。
  正说着,服务端上来两个菜,一凉一热,凉的是盐水鱼干,热的是肉炒芦笋,又过了一会,韭菜馅盒子也上来了,彭长宜的打卤面也端了上来。
  彭长宜说:“您先吃别的,给您要的粥时间可能会长一些,您刚才说,大夫不让您喝酒了,什么时候跟您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彭长宜没忘了这个茬。
  是的,爸爸一直跟着自己,上午做完CT后,他眼看着爸爸和他一起走出的医院,他从来都没有单独接触过医生,医生到底是什么时候跟他说的这些话呢?

  爸爸笑了,说道:“就是你走后大夫跟我说的。”
  “我走后?”彭长宜更加迷糊不解了。
  “对呀,你走了,我也没事,心想,还是我自己去那里拿结果吧,这样,就看见了大夫,大夫就跟我说了。”
  “您拿到结果了吗?”
  “没有,他们拿走了,我就回来了。反正他们会告诉你的。”爸爸说道。
  “哦——”彭长宜低头吃了一口面条,咽下后又漫不经心地问道:“大夫还跟您说什么了?”
  这时,服务员端上了一个盖盅,放在老人跟前,说道:“小米海参粥。”
  老人打量着这个精致的瓷质盖盅,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服务员笑着答道:“小米海参粥。”说着,掀开上面的盖,立刻,就见金黄色的小米粥里,横卧着一根十多厘米长的海参,一股扑鼻的浓郁的米香和海参特有的清香飘出。
  爸爸笑了,说道:“儿子啊,喝粥就是喝粥,你还整这名堂干啥啊?这一碗得个十块八块的吧?”
  服务员笑着说道:“这一碗128元。”
  “什么?”爸爸愣住了,伸出的筷子停住了。
  彭长宜冲服务员一挥手,服务员自知话多了,就赶紧溜了出去。
  爸爸说:“儿子,太贵了,你让我怎么舍得吃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给你补补身子,反正您也不经常喝,偶尔一次儿子出得起这钱。”
  “唉——太浪费了。”老人说道。
  “看您说的,怎么是浪费?只要吃到您肚子里,就不浪费。”说着,就拿起一个小羹匙,放到爸爸跟前,说道:“您尝尝,那个盒子比较朴素,就是鸡蛋和韭菜。”
  爸爸就将那盘盒子推到儿子面前,儿子说:“您知道的,我不吃韭菜。”
  爸爸说:“我喝了这碗粥,有一个盒子就够了。剩下的拿回去。”
  彭长宜见爸爸开始喝海参粥,就不再追问爸爸刚才的事了。
  父子俩吃完饭后,彭长宜和爸爸回到海后招待所的房间,彭长宜又拿出一袋牛奶,放在一个热水杯里。
  爸爸说:“吃的太饱,喝不下了。”
  “没关系,您头睡的时候再喝。”

  爸爸坐在沙发上,等着儿子跟他开口。
  彭长宜酝酿了半天才说:“爸爸,检查结果出来了,您胃里有块息肉,尽管是良性的,但也要做掉,息肉也长,它一长,您胃里的空间就小了,就盛不下吃的东西了。所以,也要做掉。”
  “行啊,做就做吧。”老人点着一根烟。
  彭长宜奇怪,爸爸反应这么平静,而且从不问检查结果。他就笑着说道:“您不是说大夫不让您抽烟了吗?”
  爸爸说:“现在抽没事,一旦做手术,就真不能抽了。”
  彭长宜没有阻止爸爸抽,就说道:“还有,如果做手术,我不想在本地做,我在联系北京的大医院。”
  爸爸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做主吧,不用考虑爸爸,我昨天梦见你妈了,我跟她说,你没有享受到儿子的照顾,我要替你享受了,这次,我得的这个病,可要儿子操心费力了,你心疼你儿子,不忍拖累他们,痛痛快快的就走了,我却做不到了——”
  彭长宜的眼圈红了,说道:“您说什么哪,怎么是拖累?再说了,你这是一个小手术,息肉每个人都有,有的人长在肠子里,有的人长到了胃里,还有的人长到了鼻子里,这太正常了。”
  爸爸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笑了,说道:“儿子,你放心,我的病,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