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6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爸爸也笑了,说道:“唉,当官的在这方面犯错误的多了去了。你早点安定下来,保险。”
  “没什么保险不保险的,我坐着车出去,所有的交警都认得我的车号,我走着出去,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谁,电视天天演我,您说,我走到哪儿,就暴露在哪儿,我有不了任何隐私,无数只眼睛看着我呢,我什么错误都不敢犯。”
  听儿子这么一说,爸爸又觉得儿子有些可怜,说道:“所有你还是考虑一下跟小芳的事情。”
  “我跟她有什么事情?我们两清了。除去孩子,没有任何事情了。”彭长宜有些生气,说道:“我的事,您别操心,也别瞎掺和,许多事您根本不了解,所以也别给我添乱了。”
  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我怎么会想给你添乱呢?”
  彭长宜说:“您劝我跟她复婚,就是添乱!您不知道我这耳根现在有多清净,回来晚了,不用担心她唠叨,半夜接个电话也没事,即便是女的打来也没事,不用回答她的盘问,我感觉我现在这样很好,我就是一辈子都不娶了,把娜娜拉扯大,也没有什么不好?”
  父亲听他这话,就没再往下说什么。
  彭长宜晚上没有单独开放间,考虑到父亲喝了酒,就陪父亲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第二天一早,他先开着车去送娜娜上学,回来后领着父亲来到海后内部食堂吃早点,他塞给爸爸几百块钱,告诉爸爸如果中午自己回不来,让爸爸来食堂吃,食堂干净,去前面的餐厅吃也行。爸爸不要他的钱,彭长宜硬塞给他。
  吃完饭后,爸爸没有立刻回到楼上,说是在院子里溜达溜达,彭长宜嘱咐他千万不要走远,尤其是嘱咐他,别去找沈芳。
  彭长宜刚到单位,三院院长就拿着医院一个文件袋走了进来。彭长宜一见,就知道是爸爸的体检结果出来了。
  彭长宜赶紧起身,给院长让座,并且给院长倒了一杯水。说道:“您怎么来了,我还是想过去一趟呢。”

  院长说道:“你那么忙,今天又是周一,全市有那么多的工作都等着你,我时间比你的宽裕。”说着,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端起茶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水。
  彭长宜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院长沉了沉说道:“有疑问。”
  彭长宜的心就是一紧,说道:“您尽管说。”
  院长说:“胃上有阴影,当时没有告诉你,考虑到老人在身边,所以,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彭长宜问道:“你们怀疑是什么东西?”
  “各占百分之五十。”院长说道。
  彭长宜进一步说:“按照你们的经验判断,应该是什么?”
  “按照我们的经验判断,应该是,癌,但到底是不是,还需要进一步检查。”院长说道。
  彭长宜的心就是一沉,既然院长这么说,可以百分百地断定是癌了,因为向来医生对一个结果的判断是十分慎重的,他说道:“您刚才说,再做进一步的检查,还怎么检查?”
  “做下核磁检查。明天别吃早饭,还来医院。”院长说道。
  彭长宜站了起来,他在屋里转了两圈后说道:“我知道,可是,怎么跟他说呢?”
  院长说:“这样,你就说,做B超的时候,有一点模糊,要继续检查,如果检查结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你就说有囊肿,这样就给手术找到了说辞。”
  彭长宜又走了两圈,说道:“院长,有没有看错的时候,也就是说……”彭长宜意识到了自己这话的毛病,就不往下说了。
  院长笑了,说道:“每一个患者的亲属跟你的反应都一样。没关系,我们不是还要做进一步检查吗?一切都要等明天再说。”
  “对不起,我有点蒙了。”彭长宜拍着脑袋说道。
  “呵呵,没关系,我理解,那彭书记我回去了,明天我在医院等你们。”
  “好的,谢谢院长啦。”彭长宜跟院长握手。
  送走院长后,彭长宜有些不知所措,理智地想,父亲的病应该说已经被大夫们定性了,进一步检查,只是进一步确诊。
  彭长宜坐回椅子上,忽然就特别伤心,自从母亲走后,尽管他不经常回家,但是因为有父亲在,每次过年过节回家还是很有动力的,可如今,如果父亲真的得了不治之症,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想到这里,双眼一阵发酸,他赶紧走进里屋,反锁上门,坐在床头的写字台前,竟然唏嘘着哭开了……
  流了半天的眼泪后,他才慢慢地止住了哭泣,起身,来到洗手间,洗了洗脸和眼睛,眼睛红红的……
  这时,就听见有人进了办公室,还拧了一下他里屋的门把手,见拧不开后来人就走了。
  彭长宜没有立刻出去,他洗完脸,躺在床上,静静地把自己关在宿舍足足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知道,光难受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明天去三院继续检查,不管有没有结果,他都要带父亲去北京检查。
  想到这里,他给海后自己的房间打了个电话,响了几声后,爸爸接了电话,他的心里就踏实了一下,忽然不知该说什么了。
  “谁呀——”爸爸问道。
  彭长宜笑了,他若无其事地说道:“爸,是我,长宜,我不放心您,您要是出去,想着带钥匙,如果忘了带钥匙,就到服务台给我打电话,我好去给您开门,另外,他们给您买的那些牛奶,您一定要喝,当水喝。不然也都浪费了。”
  “哦,我知道。”爸爸应道。

  “一会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在给您打。”
  “长宜,你别惦记我,我又没老糊涂,你有事就忙,我在看电视呢,中午你不回来我就去前面的餐厅去吃,昨天晚上那个爆炒鸡胗挺好吃,我还想吃。”
  “哈哈,终于有您得胃的菜了,好,我要是回去,就跟您一块去吃,要是不回去,您就自己吃。”
  “知道了,挂了。”爸爸说完就挂了。

  彭长宜握着电话,半天才回过神,他再次洗了脸,对着镜子看了看,这才走了出去。
  出来后,他才看见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是姚斌。
  原来,姚斌看见院长来了,又看见他出去了,就想上来问问,结果彭长宜不在屋,他推了推里屋宿舍的门,才知道被反锁上了,姚斌就感到了不对,他就坐在沙发上等,直到彭长宜从里面出来。
  姚斌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了真相,因为彭长宜的眼圈湿润而红肿,无疑,他是流过泪的。
  姚斌低着头,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故意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看三院的院长来了,是不是老爷子的体检结果出来了?”
  彭长宜听他这么问,就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说道:“是啊,出来了。”

  “不太好。”
  姚斌听到这里,拿出的烟就一直夹在手上,没有去点着,就大胆地问了一句:“确诊了吗?”
  “基本确诊了,就是他们说的保守,还要进一步检查。”
  “什么部位?”
  “胃上。”
  “哦,那没事,即便就是癌也没事,高铁燕家的老牛,就是胃癌,瞒着他,切掉了多半个胃,好几年了,什么事都没有。胃癌的治疗相对容易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