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469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笔钱在哪里?依什么形式存在的,如果在银行里,高翔不可能查不到的。”我皱了皱眉,突然意识到间的不对劲。
  “呵呵,如果在海银行系统里放着,肯定躲不过高翔的耳目,钱不在海,而是放到了北京。”卢芳苦笑道。
  “放到北京的银行里?”我皱了皱眉,又是北京,怎么这么多事情都牵连到了北京,而那个人好像也是在北京。
  “一部分在北京,一部分早换成了实物房产,我其实给你说的三千万也没有错,有三千万依基金的形式储存在北京的花旗银行,另外大概九千万都买了房产和股票,他临死之前签的有协议,如果他死了,证明不是我杀的,那这些东西一成归我,剩下九成归我的孩子。”
  “呵呵,原本以为最起码孩子能长大,过个两三年才出事的,到时候他可以把产权全部过户给孩子,当然这些我无所谓,毕竟也是我的孩子。谁知道他突然死了,现在孩子还没出生,这些东西作为监护人,有我代劳了。”卢芳平静的说道,看得出来,他对秦主任是有感情的,不过感情并不深。
  “即便你死了,财产也是孩子的,你作为监护人,是没资格动用这笔钱的吧。”我皱眉皱眉,毕竟是大学生,基本的法律常识还是知道的。
  “跳楼那天,给我写了委托书了。”卢芳叹息了一声。

  “那可是凭良心办事了。”我嗯了一声,如果卢芳打掉孩子,独吞财产,那秦主任死了死了。
  不过看卢芳的样子,还是很怜惜肚子里的孩子的。
  “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再是爱财,也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呵呵,何况有了钱,大不了包个小帅哥是,也不是一定要打掉孩子找个人结婚是真的幸福。”刚说两句,卢芳又变会了原态。
  “恕我直言,这个钱你不能拿,有命拿恐怕没命花啊。”我沉声道。
  “不拿,那么多钱不拿傻啊。”卢芳惊愕道。
  “这些钱可是赃款,先不说高翔等人会根据这些钱查到你,是国家,当你花这笔钱的事情,会完全的放任你不管吗?”我冷哼一声道。
  “感情你这么说,我空有这么多钱,只能看着或是献给高翔或是国家吗?”卢芳颓然坐在座位,脸露出不甘心。
  估计谁坐拥亿的身家,却不能花,都会不甘心的。
  “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你自己考虑一下。”我正色道,其实在知道秦主任遗留下来的这笔钱的时候,我有了想法。
  “我知道你肯定有方法,放心,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卢芳眼前一亮,是高兴道。
  我眉头一皱看了她一眼。
  “好,好,你说,我好好听着。”卢芳急忙闭嘴,示意我说。

  “你也知道我搞的学托邦的公益项目,这笔钱你捐给我们学托邦项目,我做主,到时候给你开一个窗口让你可以在这个项目赚点钱,当然能赚多少,看你本事了。”我看卢芳欲言又止,等我说完,我示意她可以说了。
  有了这一个亿,学托邦的项目也能大规模的拓展和线下并购,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才不愿意趟这趟浑水。
  “徐老师,你们学托邦是教育产业,我能帮什么忙?何况那可是一个亿啊,哪怕你想想办法我们对半分,我也愿意。”卢芳咬了咬牙道。
  “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你这个钱必须交给国家,我能给你开个窗口,也是因为这个项目是我负责的,你也不要看不这个项目,它虽然还小,你想过了吗?等国家机器开始推广,教育改革箭在弦,已势在必行,到时候不说平台累积的千万乃至数千万的流量,是线下到时候拔地而起的各个教育点,如果你想借助这么多流量做些生意,还怕不赚钱?”我沉声道。
  “我在面卖药行不行?”卢芳皱眉道。
  “你除了卖药,不能卖点其他的。”我翻了一个白眼,亏她想的到,竟然在一个教育项目卖药。
  “其实卖药也没什么不好,我可以借助这些流量,做个平价药房,到时候你们线下的店我租赁一个平方,当仓库,摆放这些药品或是野外急救的药品,互惠互利。“卢芳说道。
  我高看了一眼卢芳,倒是挺有商业头脑的,这个方法还是蛮不错的。
  “不过这个也是亏啊,那可是亿,我要卖多少年,才能赚的回来。”卢芳还是一阵心疼的捂着胸口,苦着脸很是郁闷。

  “不是你的钱,你亏什么,想开点吧。”我皱了皱眉道。
  “如果你知道这些钱原本是你的,却转瞬间没了,能不心疼吗?”卢芳瞪了我一眼,满脸的郁闷。
  “或许吧,这个事情你思考一下,如果想通了告诉我。”我点了点头,没有逼她太狠。
  “徐老师,假设我做药店生意,能不能拉着你老婆一起做?不然我心里不踏实。”卢芳想了半天,突然小声给我说道。
  “不行。”我想也不想拒绝,瞪了她一眼,还嫌惹的事不够多,揪着我老婆不放了。
  “那要不我和黄丽丽一起合作,有你看着,你也不用担心什么。”卢芳小声道。
  “不要和我认识的人合作。”我当即拒绝道。
  “那要么我单独干,不过你必须给我当情/人,错了,我必须当你的情/人。”卢芳咬了咬牙坚定道。
  “你脑子想什么的?”我皱了皱眉。
  “我有什么办法,我单独一个女人,没有依靠,过去还有秦主任,现在我孤儿寡母的做这么大的事情哪能放得下心,肯定要找个主心骨的,反正我知道,如果和你身边的人合作,你肯定不会不管我的。”卢芳一脸无奈道。
  “自己干,只要你负责任,不投机取巧,能帮的我肯定会帮,至于其他的事情,别想了。”我认真道。
  “徐老师你说北京的房产,我能不能留下来一套,你向领导申请一下?怎么着,我如果主动交国家,是不是有一些补偿。”卢芳最后无奈道。

  “你犯的那些罪,国家不追究你,已经是求神拜佛了。”我哼了一声。
  “国家都已经处罚过了,缓刑一年,只要我这一年认真做好事,两年的刑期还是可以免除的,我已经向律师咨询过了。”卢芳苦笑着道。
  我嗯了一声,看来卢芳找我过来,也是知道这个钱十有八九她是守不住了,所以干脆能捞点好处捞一些,至于她非要赖老婆或是黄丽丽,乃至是想给我做情/人。
  无外乎是这个女人缺乏安全感,又太过于警惕,和谁合作,都想尽可能的得到一些别人的隐私做把柄,亦或是能够和对方多点非利益的关系做纽带,是怕对方之后会一脚踢开她。
  其实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卢芳楚楚可怜的一手抚摸着肚子,脸竟是露出一缕母爱的光环,或许这个时候,她已经在为孩子打算,而不是全是自己了。
  最后卢芳暂时接受了我的提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