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948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坐到她身边,将她扶了起来,接着又从旁边端来一个瓷碗,握在手中递到她面前。
  “吃吧,我下午刚跟梅姐学的鸡蛋羹,特意熬给你喝的...梅姐说了,这种鸡蛋羹特别适合虚弱的人补身体。”
  余筝这几天在二监区受了不少苦,正应该好好补一补。
  其实这鸡蛋羹是出自梅雪琴之手,我臭不要脸的把功劳给窃取过来。
  梅雪琴的手艺肯定是没的说,那鸡蛋羹熬的,要不是我的毅力强,早就被我喝光了。

  余筝忽闪大眼睛看我,并没有接过我手里的瓷碗。
  我半开玩笑的看着她问:“怎么不吃呢,还要我喂你么?”
  让我没想到的是,余筝竟然点了点头。
  我哑然失笑,无奈的摇摇头,说:“行吧,看在你因为我受了委屈的份上。”
  拿过白瓷汤匙,我在鸡蛋羹中搅动了几下,将鸡蛋羹弄的碎了些。
  白瓷碰壁,叮当做响,在这个颇为静谧的空间里面,听起来竟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余筝的目光更加怪异,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神开始有些空洞起来。
  “来,吃吧。”
  我将汤匙送到她嘴边,她菱形的嘴巴微微张开,吞了一口鸡蛋羹进去。
  “好吃吧。”我眯着眼睛笑说。
  我正等待着余筝夸赞呢,忽然,大滴大滴的眼泪扑簌簌的从余筝的眼睛中滚动而出。
  “哎,这怎么了这是...”我连忙将碗放下,手忙脚乱的给她擦泪。
  “真那么难吃么...也不用难吃到哭吧。”
  我苦笑着说。
  余筝摇了摇头,泪眼朦胧的说:“不是的...很好吃...”
  “那你哭什么啊?”
  我看的出来,余筝那可不是感动的泪流满面,那是真的是伤心了。
  她低下了头,小声的说:“我...我只是想起了我爸爸,在我小时候,每次生病了,爸爸都会煮鸡蛋羹给我吃...”
  听到余筝的话,我也沉默了下来。
  余筝的身世之前薛凝已经告诉了我,她就是为了替她爸爸报仇才进了监狱,要不然,她现在估计已经是在纽约各大秀场时装周叱咤风云的新锐设计师了。
  我叹了口气,将碗放到一边,慢慢伸出手将余筝拥进了怀里。
  这个拥抱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安慰。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以后你再生病,或者不开心,我也会煮鸡蛋羹给你吃...”
  夜风静静的吹拂,窗外树木新生出来的嫩叶被吹动的簌簌作响,风从窗纱上透进来,打在脸上仿佛都带着草木的清香。
  余筝趴在我的怀里面,没有声息。
  我低下头,看着她那素面朝天的脸,不禁露出几分笑意。
  在外面待的时间久了,见惯了浓妆艳抹的姑娘,再回来看到这种清水芙蓉,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当然,这也要余筝这样天生丽质才有美感。
  她正当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皮肤白的仿佛能发光,即使这两天被折腾的够呛,但睡了一觉起来,就恢复了几分神采。
  不过我抱着她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这姑娘小鼻子小眼,虽然五官挺精致,但看着就像妹妹一样,实在难以想到其他。
  我就这么静静抱了她一会儿,她才从沉思中醒了过来。

  她嘴角露出一丝凄惨的笑容,说:“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去纽约学设计,如果当初我在家的话,家里面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爸爸...爸爸也不会死...”
  我叹了口气,安慰着说:“别想那么多了,这也不是你的错。”
  “怎么不是?”余筝抬起头,一脸的凄怆:“如果我在家,我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把救命的钱借给我舅舅!那是我爸爸的救命钱啊!”
  余筝几乎是喊一般的叫了出来:“我爸爸急等着这笔钱做手术,她明知道的...她明知道借给我舅舅根本就要不回来,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哎...
  我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之前我从薛凝那里听到了她家的故事,余筝她妈是个软性子的人...余筝那个极品舅舅,每天就知道从她家里面拿钱,开始余筝父亲生意好的时候还可以,后来她家生意失败,那极品舅舅依然我行我素,偏偏余筝她妈妈是个没主意的,不管家里有多少钱,只要她舅舅要,就往外拿。
  她舅舅是个烂赌鬼,不管拿了多少钱,永远都是第二天就扔到赌场里面,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改变过。
  就在余筝要回国的前夕,她爸爸突然得了急病,急需要动手术,她家里面砸锅卖铁的弄出了一笔手术费,想要给她爸爸救命,结果她妈妈又把这笔钱借给了她的舅舅...她爸爸的病情被耽误了,没多久就死了。
  余筝回国之后气的差点疯了,她带上一把刀就想跟她舅舅同归于尽,幸好她的准头差了点,这才没闹出人命。

  本来她这个情节,如果取得了她舅舅谅解的话,最多判了两三年,有可能都不会被判。可是,她舅舅非得要钱才能选择谅解,这也就导致余筝被判了整整七年,有可能青春中最美好的那几年就都要在监狱里面度过了。
  “事情都过去了。”我轻声安慰着说:“凡事要往好处想。”
  “过不去...”余筝咬着牙,那张清秀的脸看起来有些狰狞:“这事儿在我这里...永远都过不去!”
  “我现在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我爸爸的脸...”余筝眼眶里面泛起了点点晶莹,轻声说:“我好像听见我爸爸在叫我...囡囡,早点睡吧,盖好被子...”

  “从小就是我爸爸对我最好,不管他的生意有多忙,只要我有什么事情,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来看我...我每一个人生中重要的时刻,他都会陪在我的身边...可是,可是...呜呜...”眼泪从她脸颊上滚滚而落,余筝呜咽着说:“可是...可是他在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他身边...”
  “我好恨...我好恨我妈妈和舅舅!”余筝眼眸冰凉,嘶声说:“我只恨我当初那一刀没有捅准地方,没有要了他的命!”
  我蹙了蹙眉,说:“你干嘛要这么想?你为什么要用你的人生去换他的人生呢?你还有大好的前程,你的人生充满了希望,他就是一滩烂泥,他的人生早已经腐朽了,连蛆虫都不如...你为什么要跟他同归于尽?这也太不划算了吧。”
  “那我能怎么办!”余筝回过头,看着我泪流满面的吼:“那我能怎么办!我就是个弱女子,什么都不会,我还能怎么报复?”
  我紧紧的看着她的眼睛,眸子亮的如同天上的星辰。
  “是...除了设计,你什么都不会,可是有我在啊...”我微笑着说:“我可以帮你报复你舅舅,绝对让他得到他应有的下场!”
  “真...真的?”
  余筝身子颤了颤,眼睛中陡地生出了些许希望。
  “你真的会帮我报仇么...”她仿佛梦呓一般的说。
  “当然。”我脸上笑容不变,轻声说:“不过,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
  听到我的话,余筝眼神登时闪了闪,脸色忽地变得有些苍白。
  日期:2017-06-04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