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8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冷冷的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忌惮他是席应真派过来的。这个时候已经准备和张松动手了,不过这口气出不来,还是要拉上一个垫背的。当下老家伙一转头。冲着吴勉说道:“这家伙一直在算计我们,你不打断一刀劈了他吗?”
  “难得能遇到一个和你斗心眼的,这么好玩的人当然要留着了。”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张松继续说道:“你知道席应真来过这里的,单单为了证明你来过,也不用麻烦专门跑一趟。说吧。你到这路到底想要做什么?”
  “还是吴勉好说话,不像和归不归那样,说话太累。”当下。张松嬉皮笑脸的冲着吴勉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我真是被应真先生指派,前来拿取锦盒的。不过还有一件小事,我半年之前也去了一趟王氏家族。本来听说他们穷的已经快揭不开锅了,不过等我去的时候,他们家正在起楼盖房子。看着怎么都像一个大财主,我混进他们祠堂里,听他们那位老族长说,当年跟着锦盒一起埋在地下的,还有一根哨子。当初有个姓石的单单买了锦盒,却没提哨子。现在他们族人都能等着石大人再回去,再用几箱黄金把哨子买回去。”

  说话的时候,张松在怀里面摸出来一根哨子放在嘴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心里替那位石大人打抱不平,虽然夺舍了身体,还是多少练出来一个术法。当碗便潜进了祠堂,将拿哨子取了出来。你看,就是这个哨子了。我吹个响给你们挺硬,”
  说话的时候,张松突然对着嘴里的哨子吹了一声。哨子的声音并不尖历,听上去还有一点闷顿。哨子的声音刚刚结束,突然听到了归不归的怀里发出来一摸一样的笛子声,随后一个小小的影子窜了出来,落在了张松的怀里。一个血红的小脑袋和张松打了个对眼……
  张松将哨子拿出来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发现不对头了。等他在想要阻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那个血红色的小怪物和张松对眼之后,竟然直接扎进了这个麻杆一样男人的怀里。
  “张松!从头到尾都是你算好的,是吗?”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脸色已经涨红,吴勉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老家伙这样恼怒过。这个时候的归不归眼睛盯着张松怀里面赤红色的小怪物,正是本来在他怀里。马上便要吸收龙液的小睚眦。
  张松出现之后,归不归已经夹着万分小心。直接将马上就要出世的小睚眦放在了自己的怀里,结果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张松会来这么一出。用一根笛子就把自己忙活这么多天的小睚眦拐走了。
  睚眦有认母的天性,出世之后第一眼看见谁,便会把谁当作自己的亲娘。从此之后便跟随这个第一眼看到的人,身边有了睚眦这样的打手,就算是席应真老术士看到也会头疼的,

  “出什么事了?这是什么怪物?你们别光看着。想办法把它弄走。这个小怪物在舔我……”张松‘一脸惊恐’的样子,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你什么时候开始养小鬼了?我知道了,你打算用我作饵。来喂养这只小鬼是吗?归不归!下辈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喊了几句之后,张松‘惊慌失措’的转头便向着洞府外面跑了出去。这时候,就连百无求都反应了过来,二愣子转头看着气得浑身发抖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这王八蛋是故意的吧?你就这么看着他跑了?不出去把睚眦追回来?”
  “晚了……”归不归满脸纠结的看着洞口的位置,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睚眦已经认主,现在老人家我出去宰了张松,就是和睚眦有了杀母之仇。再过几年就是无穷无尽的烦恼……算了吧,这次怎么算都是赔本的,忙乎了一大顿,结果为了个王八蛋做了嫁衣。”
  “老家伙。你的反应过头了,”这个时候,站在后面的吴勉慢悠悠的继续说道:“从张松进来到现在。你最少有六次机会赶他出去,四次机会让他拿不出来哨子。你不想让他吹响哨子,他便绝对吹响不了。看着是张松占了便宜。不过背黑锅的也是他。现在只有一个问题——老家伙你图的是什么?…….”

  “玩呗……”听到吴勉说破,归不归瞬间又变回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睚眦是个烫手的火盆,虽然它生性有仇必报,不过也要喂它养它。它吃的还挑剔,没有三五百年成不了气候。再说了,老人家我打不过的对手睚眦一样不是对手,我老人家打得过的对手还要它做什么用?”
  “那你为什么不还给席应真,做个人情也好。”吴勉心里虽然猜到了归不归的用意,不过还是等到这个老家伙自己说出来的好。
  “那就要看这个人情怎么来做了,席应真那个爸爸从我们这里得到睚眦,是应当应分的,说好我们替他去拿的锦盒,里面的东西本来就是他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至于为了锦盒,我们是怎么和饕餮争斗的。和他老人家无关,那是我们的事情。给了饕餮就要得罪席应真爸爸,我们真的留下来的话得罪两头。说实话,刚才老人家我本来打算送给还在海上钓鱼的徐福。张松来了正好,这把火直接烧他身上,那在合适不过了”

  “老家伙。你这脑袋瓜怎么长的?有一天你会不会把老子卖了,老子还要给你数铜子?”这时候,好不容易听明白的百无求睁大了眼睛,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越跟老家伙在一起久了就越怀疑,老子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老家伙,生老子的时候。你算日子了吗?”
  “大侄子,听你叔叔一句。你是老不死的亲生这是没错的,这个还是你叔叔我做的大媒。”这时候,小任叁笑嘻嘻的凑了过来,笑嘻嘻的冲着百无求继续说道:“你小子听说过当爹的太精明,当儿子的脑袋瓜八成不灵光吗?你爹那个老不死的把你的精神头都占了,不是我们人参乱说,大侄子,你爹年轻的时候和你现在一摸一样。简直一个模子扣下来一样。”
  “老子以后就长老家伙这个褶子样吗?”百无求看了一眼笑呵呵的归不归之后,找了面铜镜照了照自己的样子。最后唉声叹气的认了自己以后便会变成老家伙这样子的结果。
  “这么多天就算白忙了?老家伙,这个不是你的做派。”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刑事出三分力,必要十分回报。这件事这样就算完了,我不信……”
  “老人家我也不信”归不归哈哈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他伸出来了手掌。就见老家伙的掌心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哨子,正是刚刚张松吹响之后。便把小睚眦拐子的哨子。刚才两个人几乎没有接触,这个哨子怎么会突然到了归不归的手上。

  “这个叫做霄吼,传说是用凤凰的喙骨炼制出来的,可以号令天下妖兽。老人家我用睚眦换了这个哨子,睚眦对张松有用些,哨子对老人家我有用。大家各取所需而已。”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用力摔了摔张松留在哨子里面的口水。随后又用自己的衣角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最后当着吴勉的面。向百无求要了一根好像鬃毛一样的头发,将哨子拴了起来当作项链带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日期:2017-06-25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