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钱,我做了上门女婿……》
第248节

作者: 青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静直接给我发来一段语音,语气感觉还不太好:“你懂什么,他不是什么好人,我整他也是为民除害。”
  我被曾静这话给搞的没脾气了,竟然说我不是好人,还为民除害,妈的,到底谁是人民的敌人?
  “为什么这样说,他不就偷看了你一次嘛,那也是因为你漂亮。”我强忍着怒火,给曾静回复。
  曾静更加气愤:“如果真是这样,我也不会跟她计较,你不知道,那天他竟然偷看我在办公室……”
  这段话曾静说到一半就没说了,随后竟然直接把消息撤回,好像想掩饰什么,然后她又重新发来一句:“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你相信我就是了。”

  我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曾静这话的意思,我能偷看她办公室什么,显然她已经发现那天在门口的人是我了。
  顿时,我的心都紧绷了起来,和曾静搞那事的男人还不知道是谁,但显然来历不一般,现在曾静知道我那天看到了那一幕,说不定会怎么整我。
  这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问她:“他偷看你办公室什么?”
  这条消息发出去之后,曾静一直没给我回,我心想难道我问的太详细,她开始怀疑我了?
  就在这时,曾静才给我回了一句:“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看到曾静如此回复,我心里更加着急,虽然我几乎已经确定,她已经知道那天在办公室门口的人是我,但我还是想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可我又怕在追问下去,曾静会怀疑我,没想到曾静很快又给我回了一条消息:“你别多想,那天我在办公室想你了,所以就打算自己解决,没想到她竟然被他偷看了。”
  看到曾静这么回复,我差点笑出来,还装的挺像,不过我也清楚她的意图,无非是想跟我转移话题。
  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在深究下去,一旦问的太详细,她可能会怀疑我,随后我们又聊了点别的话题,曾静又问我周六到底能不能回来,就剩下两天了。

  我想了想,回了一句:“我保证能回来,你放心吧,回来后,我第一时间去找你。”
  “你去哪找我?”曾静故意问了我一句。
  我心想反正到时候我不可能去找她,也就随便了,所以我直接回她:“地点你来定,我一定准时赴约。”
  “那就好,时间地点我先不告诉你,等你回来了我会给你一个惊喜。”曾静特别神秘的给我发来消息。
  我有点奇怪,能是什么地方,还给我惊喜?我没细想,曾静这种女孩,估计浪漫点,可能会整点花里胡哨的东西吧,反正我也不会赴约,因此也不用在意。
  我没在细想这事,比起曾静,还有一个更加难缠的对手,那就是李德凯,今天晚上我搞了他弟弟,让他吃了哑巴亏,相信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说实话,区区李德凯,我根本不怕,就算没有洪叔的帮忙,以我的本事,硬碰硬想搞他,可能有点困难,但暗地里搞他,简直太容易了。
  李德凯干的是正经生意,平时也都很享福,养尊处优使得他手底下的马仔也都很差劲,不像黄毛他们这些人,他们以前跟着刘金彪混,干的都是出生入死的活,不说别的,拼命的本事,都不是李德凯那些马仔能比的。
  因此就算真干起来,黄毛他们这些人能一个打他们三个,而对于我来说,我也不怕这个手下败将,在欢乐岛上,我就见识过,李德凯就是个怂人,稍微厉害点,他立马就没脾气了。
  我担心的还是李德凯背后的人,听吴七的语气,他在南宗好像有什么靠山,真搞起来,连洪叔可能都不是对手。
  南宗粗劣的分为底层,中层和高层,但高层中也有个先后高低,洪叔的地位如何我不太清楚,可能没有李德凯背后的势力大,这也是李德凯明知道我是洪叔的手下,还敢这么明目张胆整我的缘故。
  也因为如此,我现在还不敢轻易对李德凯动手,一旦激怒他背后的靠山,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事情果然如我所料,第二天一早,我刚到公司,李德凯就带着一伙马仔将围了起来,这些马仔穿着小混混的衣服,有的手里拿着片刀,有的拿着钢管,都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我开始被这架势吓了一跳,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时,李德凯一脸愤怒的看着我,大声吼了一句:“陈功,昨天晚上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听李德凯这话,我就知道,彭局长已经告诉他真相了,看李德凯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估计气的不行,这也说得过去,李德胜可是他亲弟弟,就这么死了,他还不能去报仇。
  最关键的是,人死了以后,还挂着一个买卖丨毒丨品,袭击丨警丨察的罪名,他肯定特别已经气炸了,否则也不可能大白天的,就直接来找我报仇。
  说实话,如果平时,我也不怕他们,可现在这里是公司,我才来这边,没什么照应,一旦真干起来,估计没有人会帮我。
  于是我否认了李德凯这话:“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昨天晚上什么事?”

  “你他妈要是个男人的话,就给我承认。”李德凯已经气的不行了,说话之间,就想冲上来打我。
  我也没闲着,趁着李德凯发飙的时候,就接通了黄毛那边的电话,确认电话已经打通后,我的心这才有了底,随后我笑了笑:“我不知道你要我承认什么事。”
  “行,你继续装,今天我不干死你,我不姓李。”李德凯吼了一声,直接抬起一脚向我冲来。
  李德凯就是个空架子,我搞他简直轻而易举,所以他这一脚飞过来,我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本来我想还手,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在公司里闹起来,对我的形象也不好。
  而李德凯踹空了一脚,更加气愤,直接接过马仔的一根钢管就想抡我,我看在忍下去,今天李德凯可能会一直缠着我不放,加上之前他算计我,一时间,我心里憋的那股气忽然就爆发出来。
  就在李德凯的钢管还没抡过来的那一刻,我直接冲上去抓住钢管,然后直接一脚踹在李德凯的肚子上,李德凯当时就被我踹倒了,我没给他还手的机会,直接朝着他脑袋又踢了两脚。
  事实上我这几招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可能来的有点突然,李德凯的那些马仔都愣了一下。
  不过这些马仔毕竟不一般,很快就向我冲来,我有点担心打不过,但在愤怒之下,已经不知道啥叫害怕,直接朝着他们冲了上去。

  开始可能因为我冲的猛,那些马仔没反应过来,被我干倒了两个,但很快他们就稳住了,其中几棒子都抡在我背上。
  由于此刻我精神紧绷,倒也没觉得有多疼,反正见人就抡,能打就打,到最后我都觉得手有点疼了。
  就在我和李德凯这些马仔打的正火热的时候,这时忽然冲进来十多名穿着劲装的马仔将我们围了起来。
  顿时,李德凯那些马仔好像都怕了一样,纷纷停了下来,我心里也一直打鼓,心想这些人又是干什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