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1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龙当然能听出这是老板通过监控喊出来的声音,可对于陆琪来说,无异于强天霹雳,一颗心马上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忍不住仰起头朝着上面看去,手里的枪口稍稍有点下垂。
  陆琪一瞬间的惊慌失措本来是阿龙最佳的反击机会,他应该朝着陆琪扑上去,可他好像已经习惯了执行老板的命令,同时也猜到了老板的意图。
  陆鸣话音未落,陆琪还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阿龙一脚踢在了保险门上,这一脚用尽了全力,保险门虽然厚重,可还是发出一阵卡拉拉的声音,在陆琪反应过来的那一刻咔嚓一声合上了。
  库房里顿时静悄悄的,陆琪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阿龙的脑袋,他的一颗心几乎缩成了一团,因为这个时候,陆琪很有可能凭借本能反应朝他射击。

  只听阿龙呼哧呼哧急喘,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着自己的枪口,而陆琪也酥胸起伏,眼睛看看阿龙,又看看那扇保险门。
  虽然还搞不清刚才那一声大喝是怎么回事,可已经明白自己和猎物一起捆在同一个陷阱里面了,猎人和猎物几乎没有了安全的距离。
  陆琪尽管胸中极度愤怒,手指头已经在枪机上渐渐加力,可她最终明白,这个时候打死阿龙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虽然他仍然是自己的猎物,可自己同时也成了陆鸣的猎物,悔不该被面前的财富刺激的失去了警惕性啊,只是不明白,刚才那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难道陆鸣一直躲在这个屋子的什么角落?
  陆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移开枪口,两步就跨到了保险门旁边,只是看了一眼,她就彻底死心了,不用说,这扇门只能从外面打开,自己已经被陆鸣困在里面了。
  更让她吃惊是保险门上面的那个设备,开始还没有看明白,可等她的目光随着那根管子移到墙角那个透明的塑料箱子的时候,终于看出了一点名堂,顿时脸色变得苍白。
  “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你老实说,刚才是怎么回事?不然我把你一块块割了……”陆琪咬牙切齿地说道,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弹簧刀,嗖的一声弹出了刀尖。

  阿龙没有理会陆琪手里的刀,他好像已经疲倦的站不住了,顺着墙慢慢滑下来,最后坐在了地上,对着空中说道:“老板,都怪我麻痹大意……现在好了……我不在乎跟她同归于尽……”
  陆琪脸上开始流露出惊惧的神情,扑过去把刀子架在了阿龙的脖子上,气急败坏地喘息道:“你……你说什么……陆鸣在什么地方……在敢出声,我就割断你的脖子……”
  阿龙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一根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小声道:“你先前判断的没错,他就在隔壁的901室,一直通过监控看着你的一举一动呢,我们说的每句话他都能听见……”
  陆琪慢慢直起身来,抬头看看库房的天花板,并没有发现摄像头之类的玩意,不过,她相信阿龙说的是真的,心里面顿时有种的感觉,把自己恨得要命。
  心想,如果自己不是太自负,不是太贪婪的话,这个时候父亲应该已经带着人赶到了,二叔的财富唾手可得,没想到最终竟然中了陆鸣这个王八蛋的诡计,要想脱身基本上没有可能性。
  阿龙不过是他的一个马仔,根本没有做人质的资格,就算自己杀了他,陆鸣恐怕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说不定还要感谢自己替他出掉了一个知情人呢。
  而自己很有可能被活活饿死在这个库房里,甚至都不会有人知道,眼下他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等一会儿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凭着他一直怀疑父亲害死他母亲的嫌疑,怎么会轻易放过自己呢,肯定会把仇恨发泄在自己身上。
  这个混蛋,怪不得连父亲都说他诡计多端呢,没想到竟然这么阴险,自己和阿龙在房间里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他竟然沉得住气,连一点声息都没有。
  最后利用自己贪财的心理,一个电话就把自己推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二叔怎么就调教出这么一个混蛋跟自家人作对呢,真是死不瞑目啊。
  “你们……你们是不是已经发现我……跟到了这里……”陆琪有点沮丧地一屁股坐在了一只箱子上,冲阿龙问道。

  这个时候她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和阿龙有种同病相怜的意思,做为猎人的优越感没有了,反倒觉得自己和阿龙都是陆鸣的猎物。
  阿龙点点头,说道:“在高速上就发现你了……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敢单枪匹马找上门来……要不是我太大意的话,你根本没有一点机会……”
  陆琪坐在那里喘息了一阵,忽然大声喊道:“陆鸣,你有种……你这个王八蛋……怎么不说话……有本事你就杀了姑奶奶,我要是皱皱眉头就是你生的……”
  陆琪话音刚落,只听陆鸣一声轻笑,说道:“我可生不出你这种心狠手辣的**货……要想跟我说话,就把头套取下来,都变成我的阶下囚了,还在乎那张脸吗?”

  陆琪气的从箱子上跳起身来,挥舞着手里的刀子愤怒地咒骂道:“你这混蛋……小人……你有本事自己来摘下我的头套……你这个搞阴谋诡计的二姨子,你不是男人……”
  陆琪疯狂地走咒骂了一阵之后,没有得到陆鸣的任何回应,一屁股坐在箱子上一边喘息,一边呆呆地发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见阿龙叹口气,慢慢站起身来,陆琪本能地从箱子上跳起身来,用刀指着他喝道:“别动,不然我先宰了你……”
  阿龙斜眼看看陆琪手里的刀,慢慢转身朝着库房里面走了两步,就在陆琪一阵疑惑的同时,嘴里忽然大喝一声,猛地一个转身,一只手掌朝着她握刀的手腕砍过来,另一只手竟然冲着她的胸部抓来。

  陆琪毕竟也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哪能让阿龙轻易得手,吃惊之余,握刀的手往后缩了一下,然后横着挥出去,那意思分明是想斩断袭胸的那只手,可她没想到阿龙的两只手只是用来吸引她的注意力,见她的刀子横着挥过来,双掌马上就撤离了,一条腿从一个隐秘的角度跳出去,正要踢在了陆琪的肚子上,只听她闷哼一声,顿时失去了重心。
  阿龙趁着她身子摇晃的时候,飞起另一条腿,一脚踹在一个纸箱子上,那箱子顺着地面滑过来,正好绊住了陆琪的一只脚,哪里还站得住。
  不过,她的反应很快,在身子倒下去的一瞬间,马上舍弃了手里的刀,那之后朝着腰间摸去,显然是想用枪来解决。
  阿龙怎么能给她这个机会,没等她抽出手枪,嘴里又大喝一声,整个身子飞起来几乎是朝着陆琪砸了过去,随着陆琪的一声尖叫,整个身子已经被阿龙死死压在了下面。
  陆琪尽管受过特殊训练,可毕竟是个女人,跟阿龙这种身强力壮又身经百战的男人贴身肉搏,马上就丧失了所有的优势,被压在那里动弹不得,只能双手在的脊背上乱捶乱打,无异于在替男人挠痒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