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重新认识一个真实的武松,兼批金圣叹。》
第10节

作者: 柳忘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这也不想解释,这两口子的心理。反正与武松关系不大,我的重点还是分析武松。我只是提醒朋友们,有时候,琢磨一个人的心理,是挺好玩的事。

  【只见武松引了一个土兵,拿着条匾担,迳来房里收拾了行李,】像小潘判断的一样,武松走了以后带一个土兵回来,搬家。再次出门的时候。武大又喊武松:【武大赶出来叫道:“二哥,做甚么便搬了去?”】
  自从武大回家,看见老婆哭红眼睛以后,这是武大第三次试图与武松沟通。前两次,武松都没搭理他。这一次,也是第三次,实在忍不住了,武松终于怼了哥哥一句:
  【武松道:“哥哥不要问。说起来装你的幌子。你只由我自去便了。】
  武松这句话当中,比较难理解的词,就是“幌子”这个词。
  幌子,是个什么东西呢?在古代,各种经营场所,比方说卖酒的,卖茶的,卖布的等等,都会在店子的门楣处,插一支像锦旗一样东西,(现在也有)上面写着,酒啊,茶啊,等等。就是一个招牌。
  延伸到俗语当中,意思是打着一种招牌,却干另一种事。具体说,就是暗中有所图,却用一种借口掩饰自己的行为。这种行为,叫“打幌子”。
  日期:2017-11-05 15:45:45
  举个例子,一个人,要去打麻将,老婆不让去,他对老婆说领导找我有事。到了麻将桌,朋友问,你怎么来了?你老婆同意了吗?他回答,我骗老婆,打着领导的幌子就来了。这个幌子,就是借口的意思。用领导有事,做借口。实际暗中是要打麻将。
  武松为什么说他哥哥是“装幌子”呢?因为武松知道了,哥哥暗中有所图!
  哥哥假装不在意的回家,实际上就是为了捉自己弟弟的奸!
  武松是非常聪明的人,他一眼就看穿了哥哥的意图!所以武松很生气,前两次武大喊他,他都没搭理他!我猜武松一定在想:作为亲哥哥,怎么会把自己的弟弟想得如此不堪?怎么会用这种阴暗的手段对付自己?所以他根本不想搭理他的哥哥。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用装幌子,来怼他哥哥。
  “打幌子”这个词,现在很少有人说了。
  现在人经常说的一个,类似词语,是“装逼”。
  【武松道:“哥哥不要问。说起来装你的幌子。你只由我自去便了。】
  如果把上面这段话,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这样:
  哥哥你就别问了,说起来啊,你就是在和我装逼。(言下之意就是,你少他妈装,你心里那点龌龊念头,我早知道!)
  日期:2017-11-06 09:06:40
  在武松与哥哥,及武松与潘金莲,三人之间的关系上,“装幌子”这个词是极其重要的一个词。尤其这个词是从武松嘴巴里说出来的,是武松怼他哥哥的一句话。
  武松怼他哥哥“装幌子”,首先解释清楚了,武大为什么在午后十三点回家,这个不正常的行为。

  同时,这个“装幌子”也是武松兄弟俩,情感关系的一部分写照。
  最重要的是,通过武松怼他哥哥“装幌子”,无意当中,还暗示了,武松对潘金莲尴尬情感。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没有武松对潘金莲的尴尬情感,他哥哥有必要“装幌子”吗?
  那么对于三人关系来讲,这么重要的一个词汇,这么重要的一个情节,金圣叹是作何评论呢?
  金本:〖武松道:“哥哥,不要问;说起来,装你的幌子。你只由我自去便了。”武大那里敢再开口,【夹批: 活武大。O两句照耀,故妙。】〗
  对于金圣叹这样的评论,我是很吃惊,也很意外的。他只是说把武大写活了,而对于“装幌子”这个重要的词,未置一字!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我原来以为,金圣叹一定会把这个词删掉,一定会篡改这段情节!因为他说兄弟俩,感情像父子一样,好得不得了!
  请问,有这样的儿子怼他父亲装逼吗?有这样父亲意图对自己儿子捉奸吗?就算弟弟这样怼他哥哥,也能说正常吗?哥哥来捉奸也算正常吗?这个“装幌子”三个字,就是在打脸啊!打得啪啪响!
  后来我略一琢磨,就明白了。金圣叹是苏州人,而这个“装幌子”是北方人的俗语。金圣叹老先生可能这辈子,也没听见别人说过这个词,他没弄懂这个词的含义!
  很巧,我在生活中多次听过这个词。最早以前,我以为这个“幌”字,是“撒谎”的谎。后来我才知道是“幌子”
  日期:2017-11-06 16:55:39
  从武松嘴巴里怼出这句“装幌子”是极其重要的情节。

  武松的这句话,是武松、武大、潘金莲三个人关系发展的重要节点。也是他们三个人故事发展的点睛之笔。
  而金圣叹对这句话,居然是无知无觉。
  小时候写作文,老师经常会对我们的作文当中,不合适的词汇和文法,做出批改。
  当我读金本七十回《水浒传》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金圣叹把施耐庵当成了自己的学生,肆无忌惮的更改里面的文字!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的同乡、他的前辈施耐庵先生,在这个地方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让他掉下去了!
  大文豪的文字可以随便的更改吗?真是笑话!
  所以鲁迅批评金圣叹:......而且经他一批,原作的诚实之处,往往化为笑谈,布局行文,也都被硬拖到八股的作法上。......总在寻求伏线,挑剔破绽的泥塘。自称得到古本,乱改《西厢》字句的案子且不说罢,单是截去《水浒》的后小半,......也就昏庸的可以!
  日期:2017-11-07 12:21:26

  【武大道:“他搬了去,须吃别人笑话。”那妇人道:“混沌魍魉!他来调戏我,到不吃别人笑!......武大那里敢再开口】
  上面的这段关于武大两口子吵架这一段文字,我原想偷个懒,不予评论了。因为我以为与武松关系不大。后来一想,这段文字对于情节的发展,以及武大的性格有很深的关系。还是说说吧。
  本来武大听了老婆诬陷弟弟的话以后,以训斥的口气说老婆:【“我的兄弟不是这等人!从来老实!休要高做声。乞邻舍家笑话。】
  那么武松前脚刚走,潘金莲又强调:【混沌魍魉!他来调戏我,】这时候,武大怎么不敢说话了呢?怎么不敢坚持原则了呢?一般读者都把这段情节,简单的认为是武大怕老婆!

  事实不是如此。潘金莲见武松走了以后,最重要的证人不在了,本来心虚的胆气,又能鼓了起来。为了能回到生活的正常轨道,所以死撑着谎言,来维护自己的自尊和面子。这一点大多人都能理解。
  那么武大是因为怕老婆不敢说话吗?不是。因为武松走了以后,武大最担心的婚姻危机,消失了!武大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他没有必要,继续维护自己弟弟的尊严。也没有必要,去追究事情的真相。
  如果继续追究事情的真相,维护弟弟的尊严,与老婆发生口舌之争,导致老婆颜面无存,反而容易把老婆推出家庭,导致新的婚姻危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