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重新认识一个真实的武松,兼批金圣叹。》
第3节

作者: 柳忘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什么?

  不信,咱们看看金大才子是怎么解读《西厢记》的:
  【扑剌剌、宿鸟飞腾,颤巍巍、花梢弄影,乱纷纷、落红满径。碧澄澄、苍苔露冷,明皎皎、花筛月影。】凡下“宿鸟、花梢、落红、苍苔、花影”无数字,却是妙手空空。......因鸟飞故花动,花动故落红。.....盖因双文去,故鸟飞而花动,而落红也,而偏不明写双文去也。......一片苍苔,但见花影。盖因不见双文,故见花影也。而偏不明写不见双文也。一二三句,是双文去,四五句是双文去矣。看他必用如此笔,真使吃烟火人何处着想。

  施耐庵描写武松出门,与《西厢记》的双文离开,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妙手空空!
  我在看金圣叹解读《西厢记》的时候,真真的想说一句:这才是大才子!
  然而看他解读《水浒传》的时候,真真想说一句:阴险的蠢货!
  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在解读。
  日期:2017-11-04 15:22:47
  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道具:“丝鞋”。
  【那妇人道:“恁地,叔叔向火。”武松:“好。”便脱了油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条杌子,自近火边坐地。】从故事情节能看得出,这“暖鞋”就是“丝鞋”。也就是说,这双暖鞋,是由丝绸之类高档面料做成的,应该是很精致的,很漂亮的一双鞋。
  作者描写到武松进屋换袜子、换鞋。这个过程符合常理吗?
  因为从这个过程来看,武松的生活也太讲究了吧?这个过程,如果是描写贾宝玉,没问题。但是,描写武松就有问题。一,武松是个混江湖的汉子,会有这样小资的生活方式吗?二,武松与哥哥的身份就是穷人,在武松没当都头之前,一直是穷人。怎么会有这样讲究的生活方式?直到今天,许多农村人,包括一部分城里人,回家都不会换袜子、换鞋。
  那么更有趣的问题就出现了:武松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究?甚至,更可以延伸一个问题:那双高档的丝鞋,是武松自己买的吗?如果武松以前没这么讲究,这双高档丝鞋一定不是他自己买的。那么,武松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双高档的丝鞋?
  我的猜测,这双丝鞋,一定是潘金莲专门给武松做的。
  “油膀靴”,与丝鞋同时出现。进屋,脱了油靴换上暖鞋。也就是说,这双油膀靴,是武松平时穿的。
  日期:2017-11-04 15:31:39

  我们再仔细品味这句话。
  【武松只不则声。寻思了半晌,再脱了丝鞋,依旧穿上油膀靴,着了上盖,带上毡笠儿,一头系缠袋,一面出门。】
  【再】字,表示,以前就脱过丝鞋。这次与以往的脱,有何不同?以往是生活中平常动作,脱丝鞋,穿油膀靴,出门去工作。而这一次的脱丝鞋,与以往的脱是完全不同的含义,所以,作者用一个“再”字。这一次的脱丝鞋,有着深深的情感在里面。
  【依旧】二字表示,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状态。以前的武松,是从来没有穿过丝鞋的。这一次,是武松彻底告别了丝鞋,回归到以往穿油膀靴的状态。告别丝鞋,代表着武松对嫂嫂情意的拒绝。
  下面的两个动作,【带上毡笠儿,】这个过程,就会联想到,【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双手去接。】时候的情景。嫂嫂的笑脸相迎的场景出现在武松的脑海里。
  【系缠袋】这个过程,就会联想到,【解了腰里缠袋,脱了身上鹦哥绿纻丝衲袄,入房里搭了。】时候的情景。这里面似乎没有潘金莲。但是,朋友们要仔细体会武松的这个动作。武松解缠袋,脱衲袄,挂衲袄,这些动作,都是潘金莲眼睛里的动作。也就是说,在武松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潘金莲在身后,深情的注视着武松。武松在系缠袋时候,联想到的是嫂嫂,深情的目光。
  所以,【带上毡笠儿,一头系缠袋】表示武松对嫂嫂情意的不舍。
  整个一句话,就是表示,武松既要拒绝嫂嫂的情意,又恋恋不舍,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情。
  日期:2017-11-04 16:00:08
  说完了道具的意义,咱们再看武松与潘金莲相处过程。
  【那妇人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关了,却搬些按酒果品菜蔬,入武松房里来,摆在卓子上。】

  显然,潘金莲想要制造一个二人世界,而且这个二人世界,是不能让人发现的,是见不得人的二人世界。那么武松对潘金莲的这个行为,有什么反应?没有任何反应!武松既然没有反应,就是相当于默认!也就是说,武松认可了潘金莲的行为。
  然后武松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武松问道:“哥哥那里去未归?”】跟着哥哥生活了一辈子的武松,不知道他哥哥现在去干什么了?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全世界人都知道,武大去卖馒头去了。你武松怎么会不知道?武松并没有打算找哥哥做什么事。
  这句话完全是顺口说出来的,就是下意识的语言。潘金莲,关门、拴门、端酒入屋、制造出来的二人世界的氛围,让武松下意识的想起了哥哥。因为只有哥哥,才是他们二人世界里面,最大、最压抑的阴影。
  【妇人道:“你哥哥每日自出去做买卖。我和叔叔自饮三杯。”】潘金莲上半句的回答是:“你哥哥每日自出去做买卖。”这个答案对武松来说有意义吗?没有!

  潘的这种回答,是有自己的小心眼的!潘强调“每日自出去做买卖”,这句话的含义是:我们每天都有时间单独相处。所以,潘的回答,对于二人来说,不是没有意义的废话。是在暗示武松。同时建议:“我和叔叔自饮三杯。”
  潘的这个建议合适吗?
  不合适!叔嫂之间搞的太亲昵了,容易让人误解。单独在一起喝酒的行为,无疑,是最容易产生误解的行为。
  显然武松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武松提出了反对意见:【武松道:“一发等哥哥家来吃。”】
  那么潘说什么:【妇人道:“那里等的他来。”说犹未了,早筛了一注子酒来。】
  潘的话,用今天的语言就是:等他干什么,哪有功夫等他!
  随后就开始倒酒。
  看见了吧,潘金莲毫无理由的,反驳了武松的正当要求。
  但是,武松是怎么表现的呢?
  【武松道:“嫂嫂坐地,等武二去烫酒正当。”】“正当”!作者用这词多刺眼?本身就不是正当事,怎么武二烫酒才正当?我认为作者在这个地方,用“正当”这个词,就是讽刺武松。
  武松提出等哥哥回来一起喝酒,这才是正当的建议!可是这个建议,被潘轻巧的,毫无理由的就给否决了。而武松呢?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或者为难。很自然的接受了嫂嫂的安排。

  日期:2017-11-04 17:04:31
  【妇人道:“叔叔,你自便。”】潘的这话有点欣慰感觉,潘能感觉到武松对她的付出,有了回应。
  【那妇人也掇条杌子,近火边坐了。】潘也拽了条凳子,挨着火盆边坐下了。个动作看起来很普通。其实我们仔细琢磨,就会发现,这不是普通的描述潘的动作。我们知道这是武松的卧室,卧室中间放着火盆,武松回来以后,就坐在火盆边烤火。那么现在潘也拽条凳子坐下,她坐在什么位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