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重新认识一个真实的武松,兼批金圣叹。》
第2节

作者: 柳忘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意思是:仟仟的细腰,束缚着慵懒的姿态。这里的慵懒,不是燕懒,也不是莺懒,是心态懒,所以身姿懒。是内心的悲哀,好似燕懒莺慵!
  【擅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意思是:这里的“擅”应该是“檀”,意思是:红艳的嘴唇啊,让人像蜂蝶一样迷乱。
  【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意思是:人像花一样,但是比花更懂人的心思。美貌像玉一样,但是,比玉香多了。

  诗很平淡,但是,这首诗词出现的背景很惊人!
  因为作者很准确的告诉了读者。【武松看那妇人时,但见:】瞧见了吧?“但见”二字,很精准的告诉读者,这是武松眼里的情景。
  这首诗词,是描写武松看美人。并且“勾引得蜂狂蝶乱”!
  说到这儿的时候,可能有朋友会问,你想说什么?你想表达什么?

  我想表达的东西,金圣叹清楚的很!所以,他阴险的把水浒中所有的诗词,全部删掉。
  日期:2017-11-04 12:25:14
  上面这首诗词明明白白的告诉了读者,武松初次见到潘金莲,是被潘金莲的美貌打动了。
  但是金圣叹却把这个重要的信息删掉。
  让我惊讶的是,不仅仅是金圣叹把这个信息删掉,而是许许多多读者,不知不觉的,也把这个重要的信息,从眼前跳过去,视而不见。
  这个重要的信息是武松情感的基础,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个信息,当然就会误以为,武松与潘金莲相处期间,就像一个木头一样。其实,像个木头一样的武松,是外在的表现。武松的内心绝不是这样。
  在上面的文字中,〖那妇人道:“奴家听得间壁王干娘说,‘有个打虎的好汉迎到县前来,’〗这是金本中的句子。
  荣与堂本根本就没有“间壁王干娘”这五个字。荣本是【奴家也听得说道,有个打虎的好汉,迎到县前来。】金圣叹为何要添上那五个字呢?意欲何为?分明预伏了脏物,误导读者思维。这是——居心叵测罪。
  日期:2017-11-04 13:07:35
  在书中确实有许多诗词,没什么艺术价值。金圣叹大概就是以这样的借口,把这些诗词全部删掉!但是,我们从金圣叹更改水浒文字的内容中,能看出一个问题:金圣叹自己更改的一些文字,更低俗。比如在后面潘金莲与西门庆初次见面时候的场景:〖这妇人见不相怪,便叉手深深地道个万福,〖夹批:一个似送。〗说道:“奴家一时失手。官人疼了?”〖夹批: 一个轻怜。〗那人一头把把手整顿头巾,一面把腰曲著地还礼,道:“不妨事。娘子闪了手?”〖夹批: 一个痛惜。〗〗完全像似**与嫖客的对话。

  金大才子甚至把,《金瓶梅》中的内容,也给引申进来,暗示潘金莲的故事走向,暗示潘金莲的**。可见,金大才子的手法有多么低俗!多么卑鄙!

  所以我断定,金圣叹删掉这些诗词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这些诗词低俗。也不是鲁先生说的那样,影响了阅读。
  正是因为有那些,表达人物内心真实情感的诗词,碍了金大才子的眼。与金大才子的审美标准和道德标准,格格不入。所以他才大斧子一挥,故意采用无差别的手段,全部砍掉。其心可诛!其行可厌!
  金圣叹采用的这种无差别手段,让人误以为,这些诗词都是作者的判词!这是不对的印象!作者的判词,与表现书中人物内心思想的诗词,是有差别的。作者已经通过文字,交代的很清楚。
  金大才子把水浒文字中的关键字眼,关键诗词,都删掉,然后增加自己的栽赃文字。把水浒故事的内容与走向,彻底更改了!具体到武松、潘金莲以及武大这三个人物来说,他们的形象与原著,完全不同。
  金版水浒中的武松与潘金莲的形象,更简单化,更庸俗化,更容易让人理解。这两个人物,一个是高大全的英雄,一个是**的出轨女人。这种简单化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导致我们在读,最接近作者思想的,荣与堂版水浒的时候,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把原著中许多重要的字词,视而不见。可见,金圣叹的流毒威力如此之大!
  内心情感极其复杂的武松,离人们越来越远,几乎无人能懂了。其实,人们陷在英雄的迷梦中,已经很久了,也不想弄懂了。
  日期:2017-11-04 14:40:19
  在后来发生的一系列故事情景,在作者的描述下,几乎所有的读者都能给出判断:潘金莲试图勾引小叔子武松。
  那么作为潘金莲的老公武大。难道比所有的读者都傻吗?他看不出来自己的老婆想出轨吗?
  【武大买了些酒肉果品归来,放在厨下,走下楼来,叫道:“大嫂,你下来安排。”】从这句话开始,一直到,武松踏雪回家,叔嫂二人发生激烈的冲突之前。期间所有武松与潘金莲相处的情形,我们读者都看得清楚。这些其实也都被武大看在眼里,因为作者完全是,从武大的视角来描述的这段文字。也就是说,我们读者得到的武松与潘金莲相处的信息,其中80%武大都得到了!
  对于潘金莲的热情似火,潘金莲的感情泛滥,潘金莲的目中无人,(不对,是潘金莲的目中无老公)种种行为,武大是什么态度呢?
  我们先看一看,武松与潘金莲单独相处时候,作者是怎么描述的。

  日期:2017-11-04 15:09:04
  【其日武松正在雪里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那妇人推起帘子,陪着笑脸迎接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谢嫂嫂忧念。”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双手去接。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上。】
  描写毡笠,第一景。
  【解了腰里缠袋,脱了身上鹦哥绿纻丝衲袄,入房里搭了。】

  描写缠袋,第二景。
  【那妇人道:“恁地,叔叔向火。”武松:“好。”便脱了油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条杌子,自近火边坐地。】
  描写油膀靴、暖鞋,即丝鞋。第三景。
  作者描写武松回家后,出现在身上的这些小物品是没有意义的吗?不是的。这些小物品在后面,仍然出现了。也就是说,这段情景是有前后呼应的。
  这些小物品在后面是怎么出现的呢?
  【武松只不则声。寻思了半晌,再脱了丝鞋,依旧穿上油膀靴,着了上盖,带上毡笠儿,一头系缠袋,一面出门。】
  这是武松与嫂嫂闹翻之后。出门时候的描写。仅仅是武松出门走了而已,就一句话可以表达的事情,作者为什么写的这么详细呢?作者罗列了一大堆生活中的小物品,并且用缓慢的语调,细致的描写武松的动作,难道是没有意义的吗?
  那么金圣叹是怎么点评这段文字的呢?
  〖再脱了丝鞋,依旧穿上油膀鞋,著了上盖,带上毡笠儿,【夹批: 前脱时从上而下,今着时从下而上。】一头系缠袋,一面出门。【夹批:活画,画亦画不出。】〗
  金圣叹只是告诉读者,武松穿戴的顺序。然后说,像图画一样。在我看来,这样的点评完全是废话。我认为金大才子一定能体会其中的意义。他故意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