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40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次有林氏集团的二少爷林殊牵头,却是将北城地下世界的四大势力都给请来了,且还请了两个很是厉害的帮手助阵,刘采这才有了底气,开始调集人手。
  “林少,凭这小子敢废掉我孙铁手十多个兄弟,我不能饶了他。”
  一个眼神阴鹜、身材高大、尤其是手臂和手掌格外粗大的汉子说道。
  正是铁手帮的帮主孙大标。
  “林少,我张天龙虽然跟这破丨警丨察没矛盾,不过他不是放话,说什么在他的辖区,不允许什么牛逼的存在么?我张天龙倒是想亲口问问他,老子凭什么不能牛逼了?”
  天龙帮的帮主张天龙,是一个长得跟弥勒佛有几分相似、满脸富态的胖子,不过眼神里面可没有什么我佛慈悲,有的都是阴狠和贪婪。
  今天林殊请他来,可是付了好几百万的。

  “林少,听说这小子是练家子,练得还是内家拳,我林虎倒是真想跟他会会,等下给我一个跟他单挑的机会。”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说道。
  他叫林虎,是猛虎帮的帮主,也是北城四大黑暗势力,武力值最高的一个,练得也是正宗的内家拳,形意虎形拳,是个武痴。
  本来是不愿意为林殊那几百万的出场费亲自出马的,但听说陆晨是个内家高手,却是来了兴致。
  “哼,陆晨啊陆晨,今天你他妈是死在这里也算是你狗日的荣幸,一个破丨警丨察居然惊动了北城全部的黑暗势力……”
  林殊恨恨想着,在此时,见一穿着军大衣、踏着解放牌胶鞋的家伙,叼着一支皱巴巴的香烟,晃悠着往幽篁酒吧门口走来。
  “来了!”
  林殊心一凛,“这傻吊,还真他妈是个愣头青,真敢来!”
  所有人都严阵以待。
  陆晨晃悠着,走到这帮人面前,好家伙,黑压压一片啊。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是应该说些什么,才有牌面,便摆了摆手,淡声道:“同志们,辛苦啦!”
  讲道理嘛,领导阅兵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
  贼--*****--有气势。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陆晨会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话。

  他们门口站着百号人,酒吧里面还藏着更多。
  冷兵器之类的不提了,便是短嘴铳子都有好几把,倒是没敢动真枪。
  毕竟这是在天朝,涉枪无小案。
  但却出大价钱,请了两个强悍武者押阵。
  这么大阵仗,一般人怕是早吓得语无伦次,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这小子倒好,竟是一点不怕,还有心情调侃他们?

  什么叫同志们辛苦了啊。
  这尼玛,感情拿自己当大领导,来视察他们的?
  这小子是真不怕死,还是个脑袋有问题的精神病患者?
  “哥几个愣着干嘛,不先请小爷我进去坐坐?”

  陆晨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好小子,真心找死,爷爷们成全你。”
  刘采冷冷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姓陆的,请吧。”
  他招呼人,让开了大门位置。
  “当仁不让。”
  陆晨眯着眼,撩了撩军大衣后摆,从容而入。

  犹记得幼年时,爷爷还在。
  教他独圣贤之书,没念到孟子那句“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爷爷们便总拍着他的小脑袋。
  说小晨啊,咱陆家男儿,做人做事,都得有所坚持,你以为你爷爷我当年跟你父亲能够无敌于天下,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我们陆家横绝当世的武学底蕴?
  是也不是。
  天下之大,武学传承还在我陆族之的门派和世家,却也不是没有,但他们都打不过我陆家男儿,那是因为什么?
  我们心有信念,作为一个武者,是要对得起自己的道,往可吞日月,往下可震河山。
  只有这样,你的拳头才会无所畏惧,也只有这样,你才能战无不胜。

  那时候的陆晨,自然不懂爷爷话深意。
  此刻再想,却如醍醐灌顶。
  “爷爷,你看到了么,孙儿现在正在坚持自己的道理,我是你陆龙象的孙子,更是陆野狐的儿子,我陆家男儿的威风,又岂能葬送在我的手。”
  陆晨心通明,绝无一点彷徨。

  所谓英雄,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么?
  陆晨走进酒吧,发现偌大一个几百平米的酒吧大厅,早被清空,里面有许多人,许多许多人。
  抬眼望去,影影绰绰,怕是不下两三百号,且都是会些把式的道大混子,手里大抵都拿着冷兵器,片刀钢管蝴蝶刀之类,在昏暗灯光辉映着,晕开了白森森的光。
  “姓陆的,死到临头,你还有什么遗言可以说?”
  林殊站在人群后方,看着陆晨,阴森森的说。
  “林殊,你他妈敢不敢再草包一点,麻烦站到老子面前跟我讲话,你他妈声音太娘炮,小爷听不见!”
  陆晨微眯着眼,淡淡说道。
  “你……”
  林殊自然不敢真站到陆晨面前,万一这小子明知必死,拉他垫背怎么办?
  “林少,你放心,有我们两个在,这小子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正在此时,林殊身边却有两个穿着武士服的年人说道。
  这两人目光锐利,太阳穴高高凸起。
  行走之间,龙行虎步,气势不俗。
  绝不是一般人,而是实打实的练家子。

  陆晨眯着眼,观察着他们,一眼看出了他们的修为。
  两人都是真正的武者。
  跟他在一个层次,俱是暗劲武者,便是劲道不如他圆融,也差不了多少。
  “这样的人物,放在哪里都是一方高手,居然被林殊这群纨绔弟子给请了来?哼,不过那又怎么样,身为武者,连这点傲气都没有,甘愿做这种纨绔子弟的走狗,这一身功夫,怕是全都练到了狗肚子里面,便是武道境界跟我一样,我也不会放在心。”
  陆晨眼里多了些轻蔑。

  并不是他自大。
  而是他对自己坚持的道理有信心。
  他有道理,这些人没有道理。
  又有什么好畏惧的?

  林殊鼓起勇气,到了陆晨身前五米,便再也不敢前,哼道:“姓陆的,有什么遗言快说,也别怪少爷我今天以多欺寡,谁叫你他妈那么不识时务,非要跟少爷我做对。”
  陆晨淡淡一笑,只摇了摇头。
  “那你去死吧。”
  林殊挥了挥手,要叫人动手。
  陆晨却是伸了个懒腰,笑道:“别急嘛,今晚还很长很长,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难得有这么多棒槌让我打,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林大少,你丫这么有钱,不介意先请我喝几瓶酒吧?”

  林殊嗤笑道:“怎么,你小子不一直挺虎的么,现在死到临头知道怕了,想喝点酒壮你那怂人胆?”
  陆晨没有说话,只是微眯着眼。
  这种嘴炮,毫不意义。
  “行,本少请你喝几瓶路酒。”
  或许是为了展现自己贵族子弟的雍容和大度。
  林殊当真挥了挥手,便有人招来一箱酒,不是洋酒,而是一箱特供茅台,足足三十瓶。
  陆晨也不废话,打开一瓶便喝,鲸吞牛饮,不过顷刻,便把一瓶纳入腹,接着便是第二瓶……
  他足足喝了三瓶,也是三斤。
  脸色彤红,眼神迷离,脚步也变得踉踉跄跄。
  “喝够了吧,那请你路!”
  林殊冷哼一声,挥了挥手,便有几十个提着冷兵器的混子,嗷嗷叫着,往陆晨冲去。
  陆晨却好似没看见,依旧在喝酒,脚步变得更加虚浮和踉跄,好像随时都会摔倒。
  “去死吧!”

  一个大混子,掣着一把西瓜刀,直接砍向陆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