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7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3 21:28:57
  (正文)
  3.3 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
  3.3.1 “瞭望塔”计划
  1942年6月30日上午,美国西海岸阿拉米达海军航空站发生了一起严重飞行事故。一架庞大的四引擎西科斯基XPBS-1型水上飞机在降落时不慎被一根圆木顶翻,导致飞行员重伤、副驾驶当场死亡。由于飞机降落时很多人未系安全带,乘客几乎人人带伤,美国太平洋舰队作战处长林德麦考密克上校是伤势较重的一个。他的两节脊椎骨裂,头部鲜血汩汩直冒。当时坐在上校对面、正和他玩纸牌的那个老头儿却受伤轻微,只有一些清肿和破皮,是所有人中伤势最轻的一个。

  当汹涌的海水开始灌入翻倒的机舱时,舱内的人不顾伤痛打开舱门,爬出来站到了机翼下部。救生艇飞快驶了过来,救生员和医护人员爬上机翼,带领或搀扶乘客、机组人员陆续登上小艇。所有人都浑身湿透,冻得发抖。当救生艇慢慢驶离飞机时,那个披着一条毯子的老头儿依然站在艇尾回头注视着抢救现场,显然飞机里仍有重伤者。
  “你给我坐下!”一名年轻的水兵对他大吼道,老头儿乖乖地坐了下去。
  那名水兵忽然发现,那人的袖口有他从未见过的很多条金边。他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于是红着脸向太平洋舰队司令官道了歉:“对不起,将军。”
  尼米兹显然并未生气,他和蔼地告诉年轻人:“水兵,你忠于职守,做得很好。”

  副官普雷斯顿默塞尔海军中校非常担心司令官的伤势。由于出事时两人均背对驾驶员而坐,受伤轻微。上将指着副官怀里紧紧抱着的东西说:“中校,我没什么,上帝保佑,那只公文包没有丢掉。”—公文包里装着的正是美国太平洋舰队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上帝在关键时刻再次眷顾了正义一方—所有人中只有尼米兹伤势最轻。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将军重伤或身亡,后果不堪设想。据美国高层后来透露,当时可能接替尼米兹出任太平洋舰队司令官的候选人只有大西洋舰队司令官罗伊尔英格索尔上将和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罗伯特戈姆利中将。前者对太平洋缺乏足够的了解,后者的缺点在随后的战事中我们就能发现。事实上如果没有尼米兹最后的坚持,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的结局将大大不同。

  6月初,凯瑟琳女士已经从华盛顿移居西海岸加利福尼亚的伯克利市,这里距尼米兹上将经常回国与金上将会晤的旧金山不远。几天前,旧金山海军第十二军区司令官约翰格林斯莱德中将曾打电话询问她,30日早晨是否愿意到阿拉米达附近的机场去。凯瑟琳立即领会了中将的意图,叫她去海军机场肯定不会是研究西海岸防御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丈夫回来了,于是她立即回答岛:“非常愿意去。”

  在此已经等候许久的凯瑟琳得到的却是飞机出事的消息。非但如此,他还看到了被抬在担架上的麦考密克上校,那一头鲜血着实让她心惊肉跳。好在丈夫很快出现了,连帽子都未带,所幸除了浑身湿透外并无大碍。已分别半年的夫妇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对擦伤进行了简单治疗之后,尼米兹夫妇根据第十二海军军区的安排住进了著名的旧金山圣弗朗西斯酒店的套房。关键时刻飞回国内的尼米兹上将肯定不是专程回来看夫人的,他此行的目的是与海军作战部长金上将就盟军下一步的作战进行统筹安排。洗完热水澡的尼米兹很快就得到了一个令人愉悦的消息。华盛顿的激烈争论仍在持续,金正就下一步的作战方向与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博弈,至少要到7月3日才能前来会晤。这就意味着他不但有充足的时间养伤,而且和夫人有了难得的几天休闲时间。

  中途岛战役的辉煌胜利让盟军太平洋战场的低迷士气为之一震。在美国国内,民众要求趁机向日本人发起反攻的舆论扶摇直上。虽然日军在太平洋上疯狂的进攻势头暂时得到遏制,但就全球战局而言,盟军依然面临十分困难的局面。马歇尔上将冷静地认为,中途岛战役的胜利仅仅算是“最勉强的成功”。根据盟军先前确立的“先欧后亚”总体战略,他不赞成在太平洋上发动大规模攻势。
  欧洲和大西洋的局势在持续恶化。“我们在太平洋的作战进展顺利”,6月6日,在向老朋友丘吉尔通报了中途岛战役的胜利消息后罗斯福担忧地说,“我必须承认,我非常关切地注视着俄国战线。”苏联红军在哈尔科夫遭到惨败,德军人正快速向克里米亚和高加索进军。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先后飞往伦敦和华盛顿,争取英国和美国“在8月或9月在欧洲登陆”。对此丘吉尔“不作保证”,他担心1942年匆忙越过英吉利海峡发动强攻以减轻俄国的压力将是一次“牺牲性的登陆”。实际上英国人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遭隆美尔重创的英国第八集团军正大踏步向托布鲁克撤退,奉调前往印度的军队不得不调头回去应付苏伊士运河出现的危机。

  6月17日,大英帝国内阁首相丘吉尔再次飞赴华盛顿,寻求美国人支持他的开辟第二战线的替代战略,那就是将登陆地点由西欧改为北非。6月20日,两位领导人作出了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决定:集中力量,不借一切代价研制原子丨弹丨。丘吉尔认为,同盟国“经不起在这个重要领域被敌人超越的致命风险”。目前只有美国拥有制造这种丨炸丨弹的雄厚工业和财力。第二天,当两人回到华盛顿时又有噩耗传来,攻克了托布鲁克的隆美尔兵峰直指阿拉曼,英国人已经撤到了亚历山大门口。7月2日坏消息接踵而至,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陷落。如果在俄国的德军突破高加索与非洲的隆美尔会师,那么出现甚至更为不祥的与日军在中东会师也不过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罗斯福当即表示,进一步加大援助力度,帮助英国人死守埃及,他甚至答应在危机时刻向那里派遣一个美国装甲师。危机不仅仅在陆地上存在,邓尼茨的潜艇在大西洋上兴风作浪,盟军仅6月份就损失了62.7万吨商船,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维持大西洋的生命线也成为当务之急。马歇尔想,这真是“严酷的时刻”。7月4日当丘吉尔离开时,越过英吉利海峡进攻欧洲大陆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但有一点非常明显,只要丘吉尔大老远跑来了,不管是援助中东、加强盟军在大西洋的护航力量以及后来确定在秋季登陆北非的“火炬”行动,都将对盟军在太平洋投入更多军事力量造成严重影响。如此,太平洋战场再次被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