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一,不要过多干预政府的事,你是书记,书记是干嘛的?书记就是‘出主意、用干部’的,这话是毛主席说道,一点错都没有。从一定意义上讲,当好一把手,关键是在用人。用好一个人等于树立了一面旗帜,可以激励更多的干部奋发进取;用错一个人则会挫伤许多干部的积极性和事业心,你没有听从朱国庆的建议,让林岩去开发区当一把手,完全是正确的,有可能你得罪的是林岩一个人,但是如果你用了林岩,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会使一大批干部不服,这也是我做组织工作多年的的经验。要会用人,敢于用人,大胆用人,这一点你做得不错。这个我就不多说了;第二,要有容才之量,还要能容人之长,你在干部任用的问题上,知道谦让,知道顾全大局,这很好,但是关键部位一定要控制,比如开发区;第三就是要有护才之能。领导者不仅要识才、用才、容才,更要爱才、惜才、护才,在政治上关心,搞好跟踪教育和培养提高,特别是对于那些新提拔的年轻干部,更要及时跟踪,要使其尽快进入角色。这些新提拔上来的干部,有时就跟一张白纸一样,很容易打上你领导者的烙印,所以千万不能忽视对他们的跟踪、培养和再教育的工作。在工作和生活上照顾,及时为他们排忧解难,解其后顾之忧。对一时不慎工作出现失误的人才,要积极、及时地与其谈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帮助他们找症结、卸包袱。我相信,未来不出两年,基层就会出现好多个彭长宜。”

  “哈哈哈——”彭长宜朗声大笑。
  王家栋赶忙制止住了他,说道:“你小点声——”
  彭长宜意识到里屋睡着的小家伙,就赶紧收住了笑。部长不愧为多年做组织工作的,的确有一套自己的用人准则,刚才他说的话,应该是他做组织工作的经验精华和智慧结晶。
  王家栋说道:“还有一点就是,千万别记仇。小平同志就倡导过两个抛弃和两个宽阔,抛弃一切恩怨,抛弃一切成见;两个宽阔就是眼界非常宽阔,胸襟非常宽阔。领导,就要有领导者的胸怀,小肚鸡肠、疑神疑鬼的领导是走不远的。亢州的情况跟三源不一样,在三源,你靠讲义气能办的事,在亢州未必能,所以,大事讲原则,小事讲谅解,容人之短,取人之长,如果你还想往上走的,小平同志说的两个宽阔一定要牢记。”

  王家栋又说道:“另外,凡事都要严于律己,以身作则,你带头做到的事情,才能要求别人去做,反之,你就会成为一个假大空的领导。在班子里,要带头多做批评和自我批评,有意见摆在桌面上,不在背后搞小动作,我相信,这些你完全能做到,因为你的为人和性格大家有目共睹。所以说小子,你还要走后今后的每一步,还要抓住一切机遇,继续升迁,能升到什么地步就升到什么地步。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彭长宜看着部长,他这样语重心长,无疑是对自己寄托了更大的希望,我十分感激在他成长的路上,能有一位这样的智者,时刻敲打、提醒他,在心里,就更加珍惜王家栋了。他说道:“部长,这个时候,您这样敲打我,真是太及时了,不瞒您说,对于工人游.行这事,我的确一直放不下,即便我占了上风,达到了目光,但是心里有个角落始终还是耿耿于怀,尽管道理也懂,但是您这样说,我给自己找到了放下的理由了。”

  王家栋笑了,说:“这很正常,别看我这样劝你,有些事,我也是放不下了。正因为我有过你这样的心理,我吃过这样的亏,我才这样劝你。”
  彭长宜说:“您放心,我会的。”
  “一个没有宽广和宽阔胸怀的人,是走不远的。”王家栋再次强调。
  彭长宜点点头,他想到了翟炳德,尽管翟炳德比樊文良最先抢占了官场的制高点,但是樊文良却一直在稳妥向前,最后到了省里,樊文良到了省里,无形之中就阻止了翟炳德前进的步伐。

  “对了,小子。”王家栋忽然说道:“那个狄贵和,是怎么回事?”
  彭长宜抬头看着他,眨着眼,故意不解地看着他,说道:“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王家栋注视了他半天,最后才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说道:“没什么,我也只是随便问问。”
  彭长宜的脸上表情有些凝重,半天,他才带着情绪说:“我从老家回来时,去给他拜年了。其余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嗯。”王家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下意识地捶着自己的腿。
  彭长宜见王家栋没有接着往下问,就赶紧转了话题,说道:“您真的戒烟了?”
  “是啊,戒了。”他的情绪有些低落。
  彭长宜看出来了,就说道:“为什么戒了?”
  “呵呵,你说为什么?我以后没有工资,抽不起了。”王家栋又恢复了刚才的神态,棱着眼看着彭长宜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如果是为了这个原因,您大可不必担心,只要不是梅大夫的命令,您就不要戒了,我供您烟抽,供您酒喝,哎呀,我终于有表现的机会了。”
  说着,就赶紧起身,拿过那两条烟,打开其中的一条,从里面抽出一盒,又抽出一支烟,笑呵呵地递给王家栋,说道:“请您老赏个面子吧。”
  王家栋笑了,说道:“我的确不想抽了,梅大夫倒是没说让我戒烟,但是我自从双规后,就没再抽过,人家也不让你抽。这烟先留着,留着我想抽的时候再抽。”
  “那不行,您必须抽!”不知为什么,彭长宜似乎在跟谁赌气一样,执意给部长举着烟。
  这时,雯雯端着菜上来了,就说道:“彭叔儿,我爸不抽烟了。”
  “不行,我来他必须抽!”
  王家栋笑了,说道:“我现在看孩子,我要是抽烟,影响我孙子的智力。”
  “他爸爸就是被烟熏出来的,怎么没见影响他丝毫的智力?”

  王家栋开心地笑了,接过烟,放在嘴上,彭长宜赶紧过来给他点上,他吸了一口,深深地呼出,然后说道:“小子,咱俩可是说好,这烟,可是你让我开戒的,到时我要是买不起了,你小子要负责。”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只管您开戒的事,以后的事,指不定怎么着呢?”
  “哈哈哈。”王家栋朗声大笑,看得出,他非常开心。
  雯雯很快将饭桌摆好,端上四个菜。
  王家栋抽完这支烟,就拿起拐杖,借助拐杖的力量站了起来,彭长宜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的腿看,最后,扭过头去不看了。
  雯雯端进来一盆水,王家栋就夹着拐棍去洗手。
  等王家栋坐下后,彭长宜还在发呆。王家栋知道他看自己这样不舒服,就说道:“小子,中午能喝点酒吗?”

  彭长宜没有看王家栋,眼睛盯着墙说道:“不喝酒干嘛来了?”
  雯雯笑了,就赶忙要去拿酒。
  彭长宜说:“雯雯,我来,喝我带的酒吧。”说着,就弯腰把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瓶,打开后,给王家栋倒了一杯,自己倒了一杯。
  他端起酒杯,说道:“部长,敬您。”
  王家栋说:“小子,该我敬你,你回来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给你接过风呢,今天就算补上了。”说着,喝干了。
  彭长宜干了后,给他倒满,说道:“我还记着您说的话呢,说,我只要回亢州,你就在酒店等着我,哎,那天我还想起您说的话呢,嘿嘿,不好受了一大会儿呢——”彭长宜说着,给部长夹了一筷子菜。
  部长笑了,说道:“呵呵,吸取我的教训吧。”说着,又端起了酒杯。
  彭长宜说:“我敬您,无论如何,无论您以什么方式,只要您在我身边,我心里都是踏实的。”
  那天中午,彭长宜和部长喝了将近两瓶酒。在彭长宜打第二瓶时,让部长拦下了,部长说:“你小子真不地道,给我拿的酒还不够你喝的呢,不行,别喝了。”
  彭长宜知道他怕自己耽误事,就说道:“我下午没事,都安排到明天了,您不会这么抠门不管够我酒吧,何况还是我自带的酒水。”
  部长听他说下午没事,也就不拦他开酒了,如果不是雯雯干预,恐怕两瓶酒,早被他们消灭了。
  部长回来,彭长宜很高兴,部长见到彭长宜,也是从心里往外高兴,尽管在目前是保外就医的服刑人员,但是他培养了彭长宜,这让他比别人多了一份别样的自豪感。所以,他们俩人喝酒,的确舒服、痛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