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8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咸盐吗?有别的香料也来点……”沉默了好一阵的饕餮终于说出了这几个字,说完之后便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还有葱姜蒜……”归不归哈哈大笑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把那口大锅端来,还有山泉清水和存着的香料。家里有什么都拿过来。龙肉这样的稀罕物只是烤着吃怎么行?”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撤掉了阵法。小任叁这才敢蹦蹦跳跳的到了饕餮的身边。瞪着它的小眼睛说道:“好吃吗……”
  这时候饕餮已经想开了,反正也是吃龙肉,吃一口和吃一条都是死罪。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先吃个痛快的呢?当下小任叁拿出来自己看家的好酒,和饕餮一起分食龙肉。这饕餮的胃口可怕,一天一夜的功夫,竟然将这整整一条龙的肉和内脏都吃进到了肚子里。

  看着饕餮打个饱嗝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自己的洞府,随后使用妖法离开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本来这只龙种是老人家我最头疼的,不能杀、不能留、不能放的。现在仗着它的好胃口,我老人家也不用头疼了。”
  “别急,老家伙你头疼的时候马上就要到了。”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桌子上放着的小睚眦拿到了手心当中。这时候小睚眦身边的龙液已经消失了一半,看来不用多久就到了这个小家伙真正睁眼的时候。
  看着这个小家伙,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到时候再说,老人家我不信有走不出来的路。到时候我们把它养大,看看谁还敢上门来抢。”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他的脸上便有些微微的变色,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不是说他不能从下面出来的吗?”

  百无求没有听明白归不过说的是什么,正要开口相问的时候。东府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油腻腻的声音:“劳驾,里面有人吗?我席应真席爸爸让我过来的。不是我说,归不归你在里面吗?说句话……”
  听到了这几句话之后,归不归明显认出来门口这人是追。难得的冷笑了一声,随后老家伙对着洞府外面的那个人说道:“不是已经到了门口吗?怎么客气做什么?想进来就进来,进不来的话那就只能怪你自己没有那么本事了。哪里来的就回到哪里去,记得和席应真爸爸说,是你自己没有本来进来,和老人家我没有关系。”
  门口那人说道:“怎么说也是老熟人了,再说老家伙你真舍得为了一个张松,就去麻烦大术士吗?你想一下那个时候什么后果。我一个嘴巴是逃不了的,老家伙也最少也要陪一个吧?我受累打听一下,你最近没得罪那位大术士吧?要是得罪他的话。加一起可不止一个嘴巴了……”
  想起来刚才席应真一股火还没有撒出来,归不归的腮帮子便隐隐做疼。如果那位大术士回过味来,真的好像门口那人说的一样。可不是一个嘴巴能了结的事情了。
  就在老家伙犹豫是不是把外面那个人放进来的时候,洞口的位置突然人影闪过,随后就见一个二十来岁。精瘦好像麻杆一样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男人边走边说道:“本来还想给老家伙你个面子,请我进来说话的。既然你不给面子,那我就只好自己进来了。这么看我干什么?换了一副皮囊就不认识张松了吗?”
  之前归不归听外面的声音,也认为就是困在自己坟墓当中张松的魂魄。虽说他被困在里面出不来,不过老家伙可不相信楼主和席应真都知道张松被困在位置,还会放任这个油奸似鬼的张松被困在里面。而且刚才这个人提到了席应真的名字,应该就是那位老术士事后回去,想办法将张松救了出来。
  现在又听到张松声称自己已经换了皮囊,当下归不归便才到出了什么事情。老家伙上下打量了张松一番之后,这才再次说道:“这皮囊不错,是夺舍来的吧?不过不管怎么样,好歹也是从坟地里面逃出来了。这样,老人家我给你庆贺庆贺。傻小子,进去挑一段龙骨头,给张松炖汤补一下。”
  “拉倒吧。我身上还有应真先生的口信,你先把东西给我了,我们再喝汤吃肉也不迟。”已经变成了瘦子的张松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不是我说,老人家你心里明白,快点把应真先生托你们保管的锦盒拿出来。我已经迷路在这山上耽误了十多天。在耽误不起了。快点把锦盒给我,要拿去向应真先生交令的。龙骨头你给我留着,回来再喝。你正好多炖会……”
  张松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猛的想起来件事情。当下他恨恨的瞪了面前的瘦高个一眼,说道:“等一下,老人家我明白过来了。是你告诉席应真爸爸有关王氏家族收藏锦盒的吧?锦盒里面是什么。你比我老人家还要清楚。我就说,好端端的,那位术士爷爷怎么突然间就知道睚眦的事情了。原来这是你在搞鬼。”
  “什么搞鬼?说的那么难听……”张松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没有点甜头,我们家大术士席应真爸爸会想尽办法把我放出来吗?老家伙你以为来一趟来回串门吗?为了破掉禁制,应真先生把司马徽都叫了去。他们俩一起动手再把我捞出来的,好了,别说废话了,锦盒给我,我们家应真先生还等着养猴玩呢。”
  “张松,也是你出的主意。让我们去带锦盒回来。然后把扣押龙种的屎盆子扣在我们的头上,是吧?老人家我还在想。术士爷爷应该没有这样的心眼。”归不归一边上下打量张松,一边继续说道:“要是我老人家猜的没错,席应真爸爸派你过来取锦盒。不过你故意在外面拖延时间,等到术士爷爷等不及了,自己来取过锦盒之后,你再来一遍,到时候这里的任何事情都和你没有关系了。老人家我猜的怎么样?对了几成?”

  “归不归你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啊,是我通知的应真先生,王氏家族祖辈收藏锦盒的事情。这个我承认,不过后面的你可都是在瞎猜。”张松气鼓鼓的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不是我说,什么叫做我出的主意,把屎盆子扣在你们头上的?天地良心,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要是龙种知道睚眦在应真先生这里的话,后面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最好能在他接手锦盒之前就把事情了结。这里面提到你们了吗?没有吧…….虽然之后我提到要是老家伙你在,会给应真先生出什么阴损的招数。别的我可没有多说。都是应真先生自己猜到的,你不要血口喷人啊。”

  “这还不算是你扣屎盆子吗?张松你就缺德吧。”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放缓了音调,随后继续盯着张松说道:“那么你到这里是什么意思?席应真爸爸刚走你就到了。来看我们笑话的吗?”
  “应真先生到了?我怎么不知道?”张松满脸惊讶的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我确实是应真先生拍过来的。还给了我专门破阵法的法印。不过这刚刚换了新皮囊,还使用不了术法。一步一步走着来的,晚了三个月应真先生就着急了?老家伙你可要给我作证。张松我来了,不过是不是晚了几个月,总之是来过了。”
  日期:2017-06-2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