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7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故到底有多大,三个小时过去之后,赵贵名还没有得到真实的情况,更不知道是不是将人掩埋在其中,在市里等待着下面的人汇报。接到了林挺的电话有些意外,等诸多林挺已经得知塌方事故之后,他想要否决觉得也不好,林挺在是里的消息来源和等地广,瞒不住的,也就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要怎么办。
  林挺见赵贵名这种态度,当下也就不顾生命,说,“老赵,你对事故情况还不清楚了?有没有想过,要是将人掩埋在塌方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那是人命!你自己看着办吧。”赵贵名比林挺要大好几岁,平时林挺也不会这样对他,但此时也就不客气了。在体制里,林挺的位子要比赵贵名高不少,呵斥虽说不妥,但关键时刻也没有什么。

  林挺说要带人亲自赶赴现场去看,赵贵名知道自己再在市里呆着是不行了,也要来车跟在林挺的车后走。到塌方现场后,才知道情况不妙,塌方的那片山虽不算宽,但却陡。南方镇市这边的山和昌水县那边不同,昌水县的山以山石为主,但南方镇市这边山表面多是土质,显得松软。
  现场里很乱,施工方正在组织人对塌方下来的松土进行清除,看那种样子,估计是有人给掩埋在里面了。施工方的人手不多,才二三十人,施工的器械虽说有,不多,此时也施展不开进展缓慢。
  首先,林挺将施工方的责任人找过来问情况,才知道塌方是在三个多小时之前,已经跟老板进行报知情况了,老板让他们先将掩埋的三个人尽力地营救,看能不能挖出来。至于出现事故而导致人员死亡,老板会给一定的赔偿。
  林挺、赵贵名、田振辉等人也都得知了这些情况,赵贵名脸上的汗也就冒出来了。各段施工标段,各县也都有安全督查人员的,虽说市里、省里也有相应的督查组,但具体工作和第一责任人却落实到各级政府的主要领导来担。出这样的事,对赵贵名说来,责任自然不小。
  当下,立即让何磊在市里组织相应的力量,做好营救工作的后勤保障,田振辉将政法系统的人调过来参与积极地营救。同时,与市里工程指挥部进行联系,将一些施工器械尽快地调过来。
  工程施工是分段进行的,虽说各段之间间距或许不远,但要从另一段将器械拖过来,却是要绕不短的路。好在林挺来之前就做了相应的准备的,有公丨安丨、消防人员先进行突击施救,在与市武警中队进行联系,请他们尽快派人过来援助。
  杨秀峰接到林挺通报的情况,只是拜托林挺指挥就人,一定要将人抢救出来,另外对施救过程中,也要注意安全。才塌方的地段,有可能进行二次塌方。
  肖建海在省里终于得知发生在南方镇市的施工事故,得知林挺等人亲临现场指挥就人,倒是不怎么急。和赵弘坤会知这一情况后,两人就讨论要怎么样消除事故带来的负面影响。如今给掩埋的三个人情况还不明白,也不好就给省里进行汇报,肖建海觉得还是先回市里,等情况明朗了再给省里汇报,总能够找到更有利些的角度。

  等杨秀峰回到市里,天已经黑下来,赶到塌方现场后,那边的工作也做得差不多。掩埋的三个人经过市里的全力营救,三个人也都给挖出来,其中一个轻伤、一个重伤,另一个死亡。死亡的那人说因为塌方时先就给石块砸伤,土塌下来后也就没有自救的可能,掩埋得严实窒息而死。
  营救工作结束后,回到市里,自然是一边将是里的情况跟省里进行汇报,另一边遵照省里的指示,开会进行反思。在这一事件中,虽说有两个人因抢救及时,得以施救成功,但之前拖延了三个小,而施工队里的南方镇市的安全督查小组却没有到位,这个责任就不小。南方镇市得知塌方事故之后,没有及时汇报更没有积极地进行组织营救,以至于延误了三个小时。
  那个窒息致死的工人,虽说砸伤在先,但要是及时施救,会不会将他救出来?
  赵贵名对这事故次要负担不小的责任,肖建海、石卫在这个问题上,面对着林挺拍桌子质问,也不好辩解袒护。
  塌方事件在省里没有多少波澜,而死者家属也不多闹,施工方和实力也都对相应的责任承担起来。但波澜不惊之中,杨秀峰却发飙了,对事故中牵涉到的人都进行追责。要以此为鉴,在南方市的所有施工工程进行安全检查,和对督查安全人员的工作签下责任状书。事故里的那组安全督查人员无法推脱责任外,南方镇市里的相关领导也都担了责任。对市里负责工程施工的张正新副市长也进行了点名批评。

  而发生事故之后,赵贵名得到汇报,却没有及时地进行营救、也不及时汇报,使得塌方事故营救中出现一人死亡。虽说死亡不一定因营救不及时而造成,但也不能排除这方面的因素,在市委常委会上,杨秀峰直接点了赵贵名的名,要他进行深刻反思。肖建海等人虽有对他袒护的想法,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无法回避赵贵名应担负的责任。
  肖建海以为杨秀峰是找到机会对市委阵营进行打压,但杨秀峰不本意却是要全市里形成一种共识:那就是安全生产。只要安全生产出了问题,不论你是谁,都要进行追责。再者,南方镇市给赵贵名的呢个人经营成另一种圈子的趋向,借这样的机会加以破坏也是必要的,毕竟,南方镇市的建设也就处在第二阶段,时间上看,此时,对南方镇市的干部进行思想整顿也到时机了。
  省里对南方市这次整顿还是给予了较好的评价,在一些会议上就对赵贵名进行不点名地批评,这信息传回南方市里来,也就让人看到赵贵名已经走到仕途的尽头。本来赵贵名在南方市里就比较危险的生存状态,之后投进肖建海的阵营才安心些,但这一次,肖建海也无法帮他什么。
  赵贵名一时还不会就丢下职务,但那趋势也是人人都能够看到的,使得在全市都有着不小的震动,这样的震动让肖建海郁闷不已,好不容易在市里建立起来的一点优势,却在这次的波折中就消散,也使得更多的干部看到南方市里睡才是最有底气最有潜质的领导。

  杨秀峰倒是没有乘机对市委那边怎么样,但在南方镇市里却亲自蹲点,让南方镇市的干部都进行安全生产的学习与反思活动,借机整合南方镇市的干部们的思想。肖建海、赵弘坤和石卫等人虽说看得到这一点,但却说不出硬气的话,无法找到反击之招。
  这件事的波澜还没有平息,省里却在不知觉中就来了人,往昌水县而去。经过市里时,倒是打来招呼,市里才知道昌水县的钒矿已经有了定论。至于省里和市里对昌水县钒矿的开采过程中所产生的价值中,占多少比分,如今也没有给出结论,市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发言权的,上面能给多少也就拿多少了。
  日期:2018-05-24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