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7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这样的事情,肖建海也还要和李宇夏、石卫、赵贵名等人沟通一番,其他人倒是没有太强的反应,只是李宇夏心里接连地感叹起来。之前,他也是有心要往杨秀峰阵营里靠的,但杨秀峰却没有要接受的意思,是的肖建海对他表示接受后,也就匆忙地做了选择。
  李宇夏和田佳文不能够相比,田佳文在省里一直都有自己的基础,也一直处在那种墙头草的位子上,有他自己的根基。李宇夏虽说也有根基的,只是,之前是陈丹辉的代言人,如今,陈丹辉下面的人都散伙分开了,也使得李宇夏在市里也就将根基掏空,唯有站在其他领导身边后,之前的一些人才有可能使唤得动。
  如今,见杨秀峰即将成为市长,市政府那边的强劲已经让人看到了,自然也能够看到杨秀峰走到这一步有着省长蒋国吉的影子。省里要是没有领导的支持,他也不可能有这样大的成就。
  李宇夏对杨秀峰的理解,比起石卫、赵贵名等人又有不同,知道他在工作上的态度,也知道他在一些利益上是怎么样看待的。正因为对利益上有所区别,让李宇夏对围绕在肖建海身边的人都不怎么看好,也就对他自己的前景感叹不已。
  杨秀峰自己得知省里的意图后,没有直接给蒋国吉打电话去,这样的事挂在嘴边上没有必要的,还不如将市里这边的工作进展、将昌水县那边对钒矿的保护工作进行汇报,让领导更高兴些。只是,与田成东、周诚等人说到这事却要表示感谢。田成东在电话里笑呵呵地说,要感谢今后到省里来好好地喝一场酒,不要总是三杯,太没有意思了。杨秀峰笑着说,田哥的话自然是要听的。之后,田成东却让杨秀峰这段时间也要多加小心,防止有人在背后做手脚。说后,又表示到时省纪委的人肯定会到场的,组织部那边也会有人下来。

  杨秀峰笑着表示,由省里各位哥哥这样上心,谁还敢胡来,当真就不怕死?杨秀峰自然知道自己有些太耀眼了,会让人在心里有怎么样的感想,会有怎么样的动作。不过,补选也就一个程序,省里的意图肯定会落实到位的。
  腾云不知道从什么途径得到了消息,给杨秀峰打电话来,没有直接说补选的事,而是说另外一件事,杨秀峰也是能够听到的,表示大家聚一聚,也无所谓的。
  随后,对代市长补选的工作也就正式地进入程序,具体的工作有市人大那边在做。洪峰、蒋继成等人也都表示了他们会全程关注的,杨秀峰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而下面县里,所有表明自己态度的县里领导,也都找了机会在电话里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当然,也都是用工作汇报作为借口,汇报中夹几句心里话,也就让领导明确了。在这一关键时刻,大家都知道补选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却还是要表达自己的姿态。

  虽说离补选的日子越来越近,杨秀峰倒是淡定得很,还是照旧进行自己的工作。
  这一天,杨秀峰忽然接到徐燕萍的电话,他正在车里,周叶坐在前排,倒是不怎么方便说些调戏她的话。徐燕萍说,“前两天就知道你要补选为市长了,恭喜啊。”“谢谢,恭喜总得有点实际行动对吧。”杨秀峰说,压着声音,司机和周叶也都不会去听领导的电话。
  “想要什么?只要你回柳市来,看我们姐妹不把你榨干……”徐燕萍在杨秀峰面前,也说会了说那些话,倒是陈静一直都不肯说。
  “南方市这边忙,真要到柳市去近期难挤出时间啊。”要是回柳市去,杨秀峰也有借口的,家在柳市里,如今对老婆廖佩娟倒是没有多少怨气了,回柳市去至少要回家住着,就算出来约会也难以隐秘。“要不哪天到省里吧。”到省里只要先约好,倒是不难找机会的。和徐燕萍之间是从省城里开始的,倒是愿意在省城里倾力胡闹。

  “好啊,奉陪就是。”徐燕萍说着笑腻腻地,不知道在电话另一端做什么。
  杨秀峰还不知道省里对徐燕萍提名的事,徐燕萍自己已经得知,但这种事却没有丝毫把握,也不想就给杨秀峰说。
  时间很快,南方市里的这一个月,说不上有多平静,但经济建设工作的进展还是保持着那种速度。人们都在关注着杨秀峰,只是他每天一如平常地处理着工作,不知道是他在心里有着绝对的自信,还是当真对补选不放在心上?
  不管怎么看,这一天还是如期到来。补选工作按照程序一项项地进行着,省里、市里的领导也都在关注着选举的进行,杨秀峰自然也要到场的。
  到第二天,补选工作也就在人早就预料到的结果中结束,杨秀峰的就职演说,也不能激起多少人们的心绪来。
  没有什么波澜地补选通过之后,杨秀峰的工作没有什么改变,进一个月来,完全将自己的精力投放在全市的经济建设工作中。但是里的一些人,却因为杨秀峰已经是市长后,在认识态度上有了些悄然的改变,杨秀峰虽能够感觉得到,却也不因为这样的变化而让自己工作的目标有什么影响。
  肖建海之前就在暗地里防备着,担心杨秀峰正位之后,会在是里没有多少顾忌而对市委进行反击。在他看来,之前在高等级公路招标工作上,市委那边是占了绝对优势,将其中的利益都搂进了怀里。如今,杨秀峰已经没有了补选的压力,有一些反弹也是必然的,和那个接受的。
  但杨秀峰却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赵弘坤一直在盯着,而石卫、赵贵名等人也一直都在密切地注意着。只有李宇夏心里平淡些,却又多了些悲凉之意,对自己的前景越发地消沉了,也渐渐地与肖建海等人有些无意中的疏离。
  市委那边的情况,杨秀峰也不是不知道,他觉得在南方市里最为重要的就是能够有这样一个安稳的建设环境,只要市委那边不主动挑事,不影响到建设的大局,总是能够容忍的。
  补选后将近一个月,肖建海也就安稳得多了,只是,在昌水县的钒矿问题上,省里还没有传来准确的信息,让肖建海的注意力又有所调整。昌水县的钒矿资源丰厚,在任期间要是不进行开采,就如同一个数额巨大的存折拿在手里,却不知道密码,无法将里面的钱取出来花用。
  这天,肖建海觉得再往省里跑一趟,却见见领导,临走前跟月雯招呼,想将她带到省里去转一转,那不的房子已经订好,要怎么样装修也进行了设计,要她过去做最后定论。月雯却说自己这几天不舒服,不能够坐车。肖建海多少有些失望,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真的就遇上了那种日子。
  上次从省城回来后,肖建海也去过帮朋友好些次,月雯虽说没有之前那种热情的表现,但也没有拒绝过他,还是如同之前那般,让他在她身上求索着。当然,带月雯到省城去,不单是要看房子,也还会让月雯去见领导的。
  月雯心里肯定也知道这样的事,肖建海拿不准是月雯心里有想法,还是真的身体问题。但想了想,还是不亲自到半坡亭去验证她是不是不舒服,有些事情逼急了未必就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