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32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有人都起立。
  见一须发皆白的老者,拄着拐杖,在夏家的家主夏少商的搀扶下,慢慢走近大厅。
  老者已是耄耋之年、垂垂老矣,脸布满了老年斑,好像是过了期的橘皮。
  显然身体已经不怎么好了。
  但还是尽量没有佝偻,目光虽然懒散,偶然之间,却还有睿智之色。
  显然还没有到老糊涂的地步。

  老者便是夏家老太爷。
  便是夏少商已经担任夏家的家主十多年,在夏家人的心,却还是将老太爷看成夏家真正的掌舵者。
  老者环视一周,摆了摆手,说大家伙都坐下来吧。
  “爷爷!”
  夏诗清带着陆晨迎了去,老者有些宠溺的看着夏诗清:“你这丫头,忙工作归忙工作,也不说多回家陪陪我这老头子,小时候真是白疼你了。”

  “爷爷,诗清知错啦。”
  夏诗清挽着老者胳膊,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老者倒是没有继续责备,又是看着陆晨,说道:“年轻人,你是陆晨吧?”
  “陆晨见过老爷子。”
  陆晨跟老者行了一礼。
  “倒是长得一表人才,不愧是野狐先生的儿子。”
  老者浅浅一笑,拉过陆晨的手,“陆晨,你可得好好努力,陆族把你赶出来了,没有关系,以后我们夏家是的后盾,我也相信,野狐先生的儿子,不会任何人差。”
  他又环视一周,接着说道:“大家伙儿都听好了,我夏家立族的根本,便是仁义礼智信这五个字,打今儿起,陆晨是我们夏家的大姑爷,谁要再敢对他冷言冷语,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他目光灼灼,隐有猛虎之势。
  夏家人纷纷噤若寒蝉,都说老太爷您放心我们哪敢啊之类的话。
  “父亲……”
  夏少商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硬着头皮说道:“这事儿……是不是应该再商量一下?”
  夏龙图看着夏少商,淡声道:“少商,十多年前我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了你,家族大小事务,我也一概不管了,任由你做主。但这件事,却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我夏家能屹立东南数百年不倒,靠的是信守承诺,这是我们立族的根本,谁都不能坏掉这个底线。”
  “这……”
  夏少商身体一僵,是想再说些什么,却还是忍了下来,拱拱手说道:“孩儿知道。”
  他说完,却是眼神冰冷的瞪了陆晨一眼,显然是不会此善罢甘休的。
  老太爷拉着陆晨的手,笑道:“孩子,马开宴了,你跟我坐在一桌吧。”
  他说完,便拉着陆晨和夏诗清,一起坐到了正东方的饭桌位置,夏家其他人看着,虽然心里极为不爽,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诸位,今天是我夏族老太爷八十寿诞,我夏族能有过去几十年的辉煌,全靠老太爷励精图治,雄才大略,让我们先恭祝老太爷福如东海、寿与天齐!”
  开宴之前,司仪先台讲话,接着大家便开始鼓掌。

  掌声雷动。
  司仪摆摆手,示意大家先安静,接着说道:“开宴之前呢,大家先分别给老太爷祝寿行礼吧。”
  “父亲大人,知道您喜欢把玩一些了年岁的小物件,这是孩儿专门托人为您寻来的鼻烟壶,是正宗的越窑,胎质细薄,有色晶莹,欺霜赛雪,希望您喜欢。”
  第一个送寿礼的自然是家主夏少商。

  “你倒是有心了。”
  老太爷接过,点了点头。
  接着便轮到二房和三房等夏家的第二代。
  送的都是古玩字画之类的精巧物件,看着不怎么稀,却都是价值不菲的,且都有化底蕴。
  然后才轮到夏家的第三代,送的东西稍微随意一些了,都是些讨吉利的物件,轮到了夏晚荣,他拿出一幅卷好的字帖,走到夏龙图面前,鞠了一躬:“爷爷,孙儿先祝您寿南山、洪福齐天。”
  “知道您老最喜欢的是字帖,孙儿我便硬着头皮献丑,自己临摹了一幅草书,送给爷爷您。”

  夏龙图倒是来了兴趣,“晚荣,你倒是用心了,打开让爷爷看看。”
  夏晚荣点了点头,摊开了字帖,展览在众人面前:“孙儿这字,怕是入不得您老法眼。”
  他嘴这么说,眉宇间却是极为骄傲的,显然是对自己的书法极为自信。
  夏龙图接过字帖,观摩一番,目光顿时一凝:“晚荣,你这字帖是临摹张旭张伯高的《古诗四帖》吧,这草书,狂放秀逸,如走龙蛇,已经有了张伯高七分风韵,实在是难得,年纪轻轻,有大家风范,不错,不错,爷爷很喜欢你的礼物。”
  这还是今天老太爷第一次对收到的礼物说出称赞的话,顿时把所有人都给了下去。
  “爷爷谬赞。”
  夏晚荣又是谦虚了一下。
  但眉宇间那股自信却还是呼之欲出。
  他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张旭张伯高,被誉为草圣,其书法震古烁今,和李白之诗、裴斐之剑并称盛唐三绝。
  张旭的狂草,自成一脉,极难模仿。
  夏晚荣年纪轻轻,能得张旭七分神韵,已经堪称一代名家。
  其他夏家三代子弟见夏晚荣竟能如此讨老太爷欢心,都是有些嫉妒。
  对于苏家三代子弟来说,越能讨老太爷欢心,在家族里地位越高,更能受到长辈的重视。
  这可是牵扯到他们切身利益的。
  正在此时,夏晚荣却是看着夏诗清,浅笑道:“诗清妹妹,爷爷可是最疼你的,咱夏家三代这么多人,你打小最会讨爷爷欢心,不知道你今天又给爷爷准备了什么礼物?想必一拿出来,把堂哥我下去了吧。”
  他完全是用调侃的口吻。

  但哪怕是陆晨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出来,他话语里面,分明是藏着刀锋。
  “果然有人的地方有江湖,看来这夏家嫡系和旁系之间,也是斗得极为厉害的。”
  陆晨暗暗想着。
  有些替夏诗清担心。
  他可是知道的,因为两人来之前出了些变故,夏诗清可是忘了给老太爷准备礼物的。
  这么一来,她怎么下得了台?
  不得被扣一个不孝顺的大帽子。
  果然,夏诗清闻言,脸色一白,她站了起来,极为内疚的说道:“爷爷,对不起啦……本来准备今天回家之前去给您买礼物的,结果遇到了一些事情……我竟然给忘记了……”
  她说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诗清,不会吧……爷爷生日礼物这么重要的事,你都能够忘了?你要知道,爷爷可是最疼你的。”
  夏晚荣很是诧异和痛心的说。
  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这么一来,夏诗清在老太爷心地位,绝对会直线下滑的。
  “诗清妹妹,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
  夏玲珑也责备道。

  “诗清,你这也太胡闹了!”
  夏少商也冷哼一声,显然极为生气。
  这种场合,夏诗清下不了台,他又如何下得了台?
  一时间,夏诗清成了众矢之的,被摆在了悬崖边。
  这时,却有一个温和声音响起:“诸位,别忙着指责诗清嘛,她话都只说了一半。她是没有准备礼物,那是因为我替她准备了啊,毕竟今天是我这大姑爷第一次来夏家,拜见老太爷,诗清是体谅我给我面子,主动把送礼物这么重要的事情让给我。”
  说话的正是陆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