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5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雯雯早就由团市委的副书记升任为团委书记了,那是在韩冰刚来的时候,他也担心王家栋给他摆难题,在第一次调整干部的时候,就将雯雯提为团市委的一把。本来在这次调整中,彭长宜也想把雯雯放下去,因为雯雯受王家栋的熏陶,加上性格豁达,大气,应该说很有从政的潜质,到基层锻炼锻炼,将来肯定能堪大用。但是考虑到王家目前的处境,而且雯雯似乎也没官瘾,她的全部心思都在孩子和家庭上,眼下对于雯雯来说,升迁不是第一要务,所以,他这次没有考虑雯雯的问题。

  彭长宜开开门,把宋知厚叫了进来,问道:“小后,上午还有什么安排吗?”
  宋知厚翻着随手带的笔记本,说道:“上午没有安排了,就是中午要陪锦安统战部部长吃饭。”
  彭长宜说:“跟卢书记说,让他陪吧。”
  宋知厚眨着眼,心说早上刚定好的,怎么又变了,但他是不敢质问书记的。说了一句:“好的。”
  “下午还有什么安排?”
  “下午还接着调研。”宋知厚答道。
  调研工作,本该从他刚回到亢州就应该进行的工作,但是,那个时候他跟本没有精力调研,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处理牛关屯的事件中去了。这次调研,是在全面调整完干部后进行的,主要范围还是在各个乡镇和四个区,包括开发区。
  因为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告诉彭长宜,市直单位是“线”,而乡镇却是“面”,只要乡镇不出事,稳定就不会出现问题。各种矛盾的产生,都是从乡镇引起的,那里,一切工作的核心,是党的各项政策、方针体现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各种矛盾相互交织的地方,只有乡镇工作稳定了,整个社会也就基本稳定了。所以,他才把调整干部的主要目光最先放在了乡镇级。这次,他也是重点去那些换了主要领导的乡镇去调研,这些干部上任,他去搞调研,也是对他们工作的支持。

  彭长宜说:“我一会出去有点事,如果回来的早,咱们就去,如果回来的晚就改天再去。”
  宋知厚眨着眼睛看着他,心说,上午锦安市领导来都没有影响书记的调研,是什么事让他改变了注意?但他是不敢问也不能问的,就说了一声:“好的。”
  宋知厚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看了看电话,他就想给寇京海、或者黄金他们打个电话,想叫他们一块去看部长,想了想又放下电话了,因为他不知道部长是什么情况,如果部长想跟自己说点私密话,有他们在不合适。
  彭长宜给老顾打了电话,问老顾后备箱里还有没有酒和烟。老顾说有酒,箱子里有三瓶,也有烟,一条半。彭长宜放下电话,就进了里屋卧室,从柜里搬出一箱茅台酒,这还是他从老家带回来的,又找出了两条中华烟,他知道,部长喜欢抽中华。把东西搬出后,他开开门,又把宋知厚叫了进来,说道:“小后,把这些东西放后备箱去。”
  宋知厚搬着这些东西就下了楼。
  彭长宜看了看表,尽管离下班的时间还有一会,但是他已无心在办公室呆下去了,说不定一会来人他就是想走也走不了。想到这里,抓起手机,就下了楼。

  他让老顾开车把自己送到王家栋家门口,老顾不用问就知道那酒和烟是给这户人家送的,不等书记说话,他就从车上把那酒和烟搬到门楼前,然后说:“我什么时候来接您。”
  彭长宜说:“我给你打电话。”
  老顾点点头便开车走了。
  彭长宜手里拎着两条烟,站在门楼前,按下了门铃。
  不大一会,就传来部长夫人的问话:“是雯雯吗?”
  “不是雯雯,是雯雯的叔儿。”彭长宜在外面答道。
  部长夫人笑了,说道:“长宜,这么快,请人的还没回来,被请的就先到了。”说着,就开开门。
  “哈哈,那是。”彭长宜把手里的袋子递给部长夫人,自己弯腰搬起酒,就往里走。

  部长夫人说道:“长宜,带这么多酒,让他少喝。”
  彭长宜回过头说道:“不让他喝,我自己喝,这些,先存在您家。”
  “呵呵。”听了他的话,部长夫人笑了。
  彭长宜搬着东西就进了屋,部长正坐在沙发上和孙子玩耍。
  就见那个小家伙正撅着小屁股,一手扶着沙发,一手正要从地上捡什么,见有人来了,就扶着沙发站了起来。
  彭长宜进来后,把东西放在地上,直起腰,说道:“哈哈,王子奇,你都能站着了?”

  部长说:“什么能站,我们都能走了,来,给你彭大大走两步。”
  哪知小家伙却一下子扎到爷爷怀里,笑着看彭长宜。
  彭长宜说:“别装不认识我。”
  彭长宜出去洗手,部长夫人正在做饭,彭长宜说:“阿姨,您别做费事的,弄碗炸酱面就行了。”
  部长夫人说:“放心,一点都不费事,长宜,雯雯是不是去超市了?”
  “她没说。您啊,给我们炸盘花生米就全有了。”
  “放心,你想吃费事的,我都弄不了。”
  他笑了,洗完手,部长夫人递给他毛巾,彭长宜又说:“部长早就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啊?”
  部长夫人说:“是他不让告诉你,怕你分心,说你这段忙。”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就是再忙,晚上还是有时间的。”
  彭长宜将毛巾递给部长夫人,就走了出来。重新回到北屋,就坐在了部长的对面,冷不丁他就看见沙发的旁边,斜放着一根拐杖,他的心就是一沉,脸上的笑就没有了,他皱着眉,说道:“您的腿,还不好?”

  王家栋下意识地揉着一条腿说道:“没有大碍。不用担心。长宜,是不是这段特别忙。”
  他又在回避这个问题!
  彭长宜这次就想刨根问底,说道:“没有大碍为什么拄拐?这根拐棍肯定是您的,不是王子奇的?”
  王家栋“哈哈”大笑,逗得小家伙也仰着头看着爷爷笑。
  王家栋说:“还有些不利落,这个拐放在身边是以备万一用的。”
  “我不信,您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问了您好几次您都不说,难道,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的吗?”彭长宜依然皱着眉头说道。
  “行了,你小子收起好奇心吧,怎么当了市委书记就这么婆婆妈妈的了。”王家栋没好气地说道。
  彭长宜不再说什么了,而是把头别到一边不言语了。
  王家栋看着彭长宜,知道他不高兴了,就说道:“你带这么多酒和烟,谁喝,谁抽啊?”
  “我。”彭长宜也没好气地答道。
  “哦,你还缺酒喝?”

  “缺。我欠酒多,酒欠我少。”彭长宜闷闷地说道。
  “哈哈,丘吉尔的话吧?”
  彭长宜笑了一下。
  “你会抽烟了?”王家栋没话找话说。
  “我不会,有人会。”彭长宜还在赌气。
  “呵呵,我戒烟了,酒也喝不了多少了。”王家栋叹了一口气。
  彭长宜说:“戒烟就戒烟呗,放在这儿,给没有戒烟的人抽。”
  王家栋笑了。

  彭长宜扭过头,看着他说:“我不知道您顾虑什么?现在跟从前不一样了,您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实情?”
  王家栋变了脸,严肃地说道:“实情,什么实情?尽管现在跟原来不一样,但毕竟还有一样的地方,再说,我能够出来保外就医,也多亏了这腿。这页永远翻过去了,你以后不许再问!永远都不许!”
  彭长宜低下头不说话了。
  王家栋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今天忙吗?”
  “忙。”
  “忙还干嘛来?”王家栋瞪着眼说。
  “这是两个概念,两码事。”彭长宜故意低着头,尅着手指头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