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5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局长是从大乡书记的位置上调上来的,尽管对新闻和电视业务不懂,平时也没少受到副局长李立的排挤,但是他却有着多年从政的经验和灵敏的政治嗅觉,他立马从中看出了市委决心整顿这些污染企业的决心,于是,亲自授意记者写稿。本来是作为进攻武器的医疗队,在他的授意下,舆论导向最后演变成政府对企业员工的安抚举措,而且是一次实事求是、关心民生、体恤民情的亲民活动!在社会上产生了积极的轰动效应。

  这些报道还被上级新闻单位采用,京州电视台、锦安电视台、《工人日报》、《中国环境报》等国家级的媒体,也派出记者专门采访报道了此事,更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稳定了大局,无论这些企业再怎么闹,也不会有一个工人上街游.行了。
  无疑,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是正义之战的曙光。
  所有来采访市委书记的上级媒体的记者,彭长宜一律都让给了朱国庆,滑稽的是,亢州市长,在镜头面前都表现出了坚决治理污染,关心民生的拳拳之心,在他面对镜头的时候,彭长宜能够看出他的尴尬、懊恼和无奈。
  医疗小组加班加点,甚至脱离了工作队,独立完成了对开发区污染企业工人的全部体检任务。
  三天后,在市委会议室,一份医疗队整理出来的《开发区污染企业工人体检报告》摆在每一个常委们面前。报告里,检测出来的儿百多列职业病的事实,让每个常委们唏嘘不已。

  在这二百多例职业病患者的报告中,有呼吸系统的疾病,如,哮喘、气管炎、肺病等,也有中毒性肝病、肾病,视力和听力的损伤等。尤其是高志的纸业公司,还查出十多例的慢性血液病,这是一种职业性的慢性中毒病。毫无疑问,这些都和他们所处的污染环境中作业有关。
  这份报告一下子让事态变得严重起来!同时,也强有力地证明了彭长宜派出医疗队的决定是正确的。
  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对这些专业术语和数据产生疑问,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这个时候敢于挑战市委书记的权力和医疗机构的专业权威。尽管彭长宜有准备,但是,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个报告后,还是被震惊了。
  面对着这一份沉甸甸的报告,彭长宜的心情很沉重,他扫了一下众人,说道:“大家感到心情沉重了是吧?不瞒大家说,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份报告后,我也震惊了,尽管之前有心理准备,结果,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相信不用我说,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我们不治理,不消除这些污染,说轻一点是失职,说重一点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企业里工人是这样,那么,喝着污染过的水,吃着污染土地的粮食的老百姓又会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呢?有人跟我建议,索性就展开普查范围,说真的,我不敢下这个命令了,我怕,真的怕了!”
  会场鸦雀无声,这个时候,没有人敢挑战市委书记的权威。
  如果说彭长宜在处理牛关屯事件中显现出了非凡的能力,那么,从他这次解决开发区工人上街游.行所采取的一系列手段和措施中,不难看出,他控制突发事件局面的能力又提升到了一个高度。
  没有任何悬念,开发区治污工作按部就班的向前推进。
  又是一个三天后,所有上了污染榜黑名单的企业,全部关闭,转入下一步整改、迁出的工作。由于前期工作准备充足,做的扎实,这些企业在跟政府谈赔偿标准时,也没有了什么底气,只有一个选择,要么整改,要么搬出。
  整改的企业三天后要拿出详细的整改方案和具体的治污标准,亢州环保局要请锦安环保局参与论证,论证合格后,方可投入改造。
  崔慈这边也显示了不一般的战斗力,很快,纪委就将目光聚焦在开发区副主任的身上,有关他的一些违纪事实就浮出了水面,这位多年来一直追随朱国庆的副主任,没过几天,就被市纪委、市检察院成立的联合专案组拘押审查。
  如果说,刚开始这还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那么,随着彭长宜行之有效的反击和后来舆论工具的参与和医疗队的加入,最后就变成了一方的战斗了。这不仅仅是市委书记手段的强硬和权力的威信,而是一场正义和私欲的较量。二百多例职业病把对手彻底击倒了。彭长宜的战斗,首先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是为了开发区的未来,是以人民健康、保护环境的大局的名义进行的,才有了开发区后来调整产业结构方案的顺利实施。

  对方在发起这场战争之前,肯定不会想到他对手的实力和胆魄,完全低估了彭长宜。何况这场战争不是以正义的名义,完全是为了扩大自己权力的影响,是为了一己私利,甚至什么都不为,就是要给你一个下马威,就是要给你使绊子,就是想跟你斗斗,就是想让知道亢州不是贫困山区的三源。但战争的结果损兵折将不说,不仅没有起到阻击彭长宜的作用,反而成全了这个市委书记大刀阔斧地推行他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计划,换句话说,反而帮了彭长宜!

  气急败坏、垂头丧气、恼羞成怒……等等,这类词汇,此时都无法全面概括对手的心理,在开发区一家饭店豪华的雅间里,迟到朱国庆用脚踢开了房间的们,气急败坏地大骂这几个最初的组织者是饭桶、窝囊废,狗屁事都干不好!就等着挨彭长宜的宰吧!骂了几句话后,他觉得不过瘾,用手指着他们,说了一句:“后果自负,这里一切事都和我没关系。”然后,拂袖而去。
  跟张怀有亲戚关系的企业明确表示关闭,并且不会再在亢州的任何地方开这样污染严重的厂子。其它几家企业早就屈服了,纷纷表示,愿意接受任何制裁,愿意给患病的工人一定利益上的补偿,愿意积极配合市委市政府,尽快完成这次治污工作。
  又过了十多天,卫生局副局长宗锐,荣升为市卫生局局长,原来的卫生局局长调到市老龄委办公室任副主任,主任是一名副市长兼任。
  交通局局长寇京海调往开发区副主任,没过几天,又被任命为开发区丨党丨委书记兼副主任。彭长宜推荐他的理由是:建于开发区这次治污工作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可能以后还会遇到,所以,开发区的二把手,必须要工作得力,敢于碰硬的人担当。
  他的话,没有人反驳,谁都知道寇京海是出了名的“胶皮管子”,在交通局,他就因为工作强硬而出名,也因为工作强硬,硬是将满大街跑的黑出租打压了下去,成为治理城市顽疾的典型。这样的人到开发区给曹南当副手,没有比他再合适的人选了。
  至此,彭长宜在亢州立住了脚跟,成为继樊文良后,又一位深受老百姓爱戴和被广大干部们称道、敬畏的市委书记。
  彭长宜养精蓄锐,准备下一个战役就是要铲除附着在亢州身上已久的毒瘤——废品一条街,但是对这个毒瘤动手术,不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这个手术,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轻易动的。
  尽管在治污一战中,彭长宜知道自己给对手造成了重伤,但更知道,他今后没走一步,也要格外小心,因为,说不定哪步就踩到了地雷,被炸得血肉横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