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进行到了中午12点多,机关食堂早就给领导们准备了午饭。这个会,彭长宜收到了他的预期效果,会上研究决定,成立以朱国庆为组长、崔慈为副组长的治理整顿小组,成立以姚斌为组长、曹南为副组长的招商领导小组,至此,开发区污染企业关停迁转工作正式开始。
  散会后,彭长宜和大家一块走出会议室,准备去后院机关食堂用餐。这时,宋知厚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和笔记本,看了他一眼,彭长宜觉得他似乎有话要说,就停住脚步,问道:“小后,有事?”
  宋知厚看了看左右,说道:“马文博在我屋等您。”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不理他。”然后就下了楼,向后院走去。
  宋知厚端着书记的水杯和笔记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马文博赶快站了起来,说道:“散会了?”
  宋知厚答道:“散会了。”

  “你跟彭书记说了吗?”马文博看着他问道。
  “彭书记他们去后院吃饭去了,要不你也先回去吃饭,下午再来。”宋知厚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马文博想了想说道:“我等他吧。”
  宋知厚说:“你别等了,他一上午就没得时闲,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吃饭回来怎么也得让他休息会呀?”
  马文博想了想,摇摇头,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出去。

  望着他的背影,宋知厚也摇摇头。这才锁上门,也向机关食堂走去。
  这场没有任何征兆和准备的遭遇战,以彭长宜的胜利告终。丘吉尔说过:“世界上最刺激的事莫过于被打了一枪,子丨弹丨却歪了。”
  中午,吃完饭后,彭长宜坐在转椅上,刚把腿翘到办公桌上,卢辉就进来了。彭长宜赶忙将腿放下,坐好。
  卢辉说:“累了就歇会吧?你这一天也真够呛了。”
  彭长宜笑了,就从桌子后面走过来,跟卢辉坐在沙发上。

  卢辉说:“我就一句话,说完就走,如果下午不开会的话,我们就下去了,下午还能考核一个地方。”
  彭长宜说:“好的,这块工作老兄多费心,有什么多替我想着点,工作中的事儿,也请你及时提醒。”
  卢辉听了这话很受用,尤其是经历了上午的围堵事件后,他就知道以彭长宜的性格,会这样对他说这话的,他的心里平衡了许多,就说:“这块工作既然你把他交给我,就请你放宽心,我会做好的。”
  彭长宜递给卢辉一支烟,说道:“我很看重这次考核工作,也想把我们这支队伍全面梳理一下,还是那个原则,能者上,庸者下,所以,这块工作任务很重,我为什么没有弄两个组,而是全交给老兄,就是想到你做过多年的组织工作,有经验,交给你我放心。”
  这时,宋知厚进来,他递给彭长宜一盒药。彭长宜奇怪地问道:“什么?”
  “金嗓子,我听您说话声音有点哑,就出去买的。”
  彭长宜笑了接了过来,打开,含了一片,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很冰爽,他忽然就想到了芦根水,想到了陈静……就把头靠在沙发上……
  卢辉见他有些疲惫,就说道:“小宋啊,给彭书记沏杯水,然后把门锁上,让彭书记到里屋稍微休息一下吧,我也不坐了,你抓紧眯一小会。”
  彭长宜笑笑,说道:“没事,不累。”
  送走卢辉,彭长宜的脑子忽然就想起了列宁说的话:友谊建立在同志中,巩固在真挚上,发展在批评里,断送在奉承中。他不知道跟卢辉是否还能继续他们早年间的友谊?
  彭长宜走进里屋,他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下,回想着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感觉有点像丘吉尔说的那句名言:谎言环游全球的时候,真相还没穿好裤子。
  是啊,今天这事的确有点始料未及,连一点准备都没有,甚至,他和曹南还有姚斌都没有想好怎么开始的时候,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决心是那些人帮助他下的,反而是他们推着这项工作在向前迈进。
  这多少有些让人啼笑是非,但却是真实地发生了,他不知道那个隐形人该如何部署下一个回合,反正在这第一个回合中,他没有捞到便宜,尽管,彭长宜今天的举止言行不够从容淡定,但是凌厉的气势,也给了对方一个下马威。彭长宜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
  公丨安丨局局长马文博又来了,他没敢敲市委书记办公室的门,而是坐在宋知厚的屋子里。
  这个从市局刑侦科调来的公丨安丨局局长,显然,在上午开发区工人围堵市委大门的时候,突然失踪,而且还联系不上,无论如何,都让他解释不清。这倒好,居然给了政委和副局长一个表现的机会,他懊恼不已。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那么,这个公丨安丨局局长在危急时刻,他到底去了哪儿?
  今天早上,马文博刚到单位,就接到朱国庆的电话,朱国庆说给他约好了那位推拿按摩的老先生,要他上班就过去,不然拿不到号。
  马文博肩膀扭伤了,用尽了所有办法都没治好,前两天,他去朱国庆办公室请示资金,他不敢用右手端杯,而是用左手,朱国庆才知道他的扭伤,就给他介绍了一位经络推拿的老先生,但是这位老先生经常被人接走,马文博去了两趟都吃了闭门羹。
  今天朱国庆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老先生回来,让他上班就过来,等马文博赶到老先生家的时候,老先生家早就排满了等候治疗的人。马文博一身便装打扮,没有人认出他是公丨安丨局局长,不大一会,朱国庆也来了,马文博就迎了出去。
  马文博看见朱国庆后说道:“您怎么也来了?”
  朱国庆看了看这个写着“中医推拿”的牌子说道:“我腰可能是扭了,动动就疼,我是今天给他徒弟打电话,才知道他在家。”
  “这是他家吗?”

  “不是。这是他租的别人的院子,只要他在家,就总是这么多人。”朱国庆说道。
  朱国庆便进去,跟老先生打了招呼,老先生耳聋,冲他摆摆手。
  马文博和朱国庆就站在院子一角边等边聊。
  轮到他们了,马文博坐在椅子上,刚脱下一只袖子,他的电话就响了,他接完电话后,刚要把手机装进兜里,朱国庆就说:“给我吧,我给你关了,老人是气功点穴,咱们都关机,不然影响他发功。”
  就这样,朱国庆给自己关了机,也给马文博关了机。

  他们俩连等再加上治疗,整整一个半小时,这期间,马文博的电话一直在市长的兜里放着,他也不好意思跟市长要,好像就他想着工作似的,不过他感到市长今天的确和蔼可亲。
  等朱国庆做好后,马文博从兜里掏出四十块钱,付了钱后,他们走出屋子,来到院子后,朱国庆才掏出手机,给了马文博,他自己打开了手机,与此同时,马文博也打开了手机,于是,他们从各自的电话里,就知道了开发区工人围堵市委的事。
  朱国庆严肃地对他说:“快走,大楼出事了。”
  马文博的汗就下来了。
  他绝对没有想到,就在这一个半小时中,亢州市委、市政府大院就发生了这么一幕。当市委书记被围困时,他这个公丨安丨局局长却突然失踪了,尽管有朱国庆可以为他作证,但是有人愿意听他的解释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