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466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脑海里却忍不住想到此时远在北京的赵丽莎,不知道她在做什么的,会不会还一个人落寞的坐在落地窗前,望着南方的海抽着烟的。
  突然感觉脸一热,陈倩竟然垫着脚,在我脸亲了一下。
  我皱眉看了她一眼,突然这个时候,蹬蹬蹬的面楼梯口走出来两个人,正是老婆和卢芳。
  “他怎么还没……。”卢芳话还没说完,看到我和陈倩两个人刚刚亲吻的那一幕。
  还有老婆。
  “老公……。”老婆神色愣了一下,不过脸露出笑容专做若无事情的迎面朝着我走了下来,不过她的笑容更多的却是苦涩。
  初恋和现任老婆撞到一起。

  我忍不住瞪了一眼对面满脸尴尬的卢芳,她反倒是一脸的尴尬和无辜。
  卢芳暗骂一声,真是好心办坏事,还以为这一次把夫妻俩都请过来,省的偷偷摸摸,再被误会,这倒好,自己带着他老婆,他倒是还带了其他女人过来。
  “陈处长你好。”老婆装作落落大方的和陈倩握了握手。
  “下班时间,叫我陈倩好,哦,对了,你应该知道我的,我和你老公是大学同学。”陈倩甜甜一笑,自我介绍道,还想再说的。
  我干咳了一声,她才没继续。
  老婆尴尬的一笑,小声对我说道一句:“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她有些狼狈的走开了。
  “好好说话不行吗?非要阴阳怪气的。”我瞪了一眼陈倩。
  “见不得她虚伪的样子,多好一个男人给了她,却不知道珍惜。”陈倩撇了撇嘴,一点也没有自责的感觉。
  我冷哼了一声,搞的好像大学的时候,她对我一心一意,很珍惜我一样。

  “都给你说了,当时是误会,算了,回头带你见个人知道了。”陈倩气的跺了跺脚。
  “行了,你先去,我去看看她,别出什么事了。”我说完,转身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过去,不过老婆明显只是托词,她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处依在墙壁在那里低声哭泣。
  我还没有走到的时候,倒是有个打扮时尚的青年端着酒杯,走过去,好像是去搭讪她。
  老婆摇了摇头,拒绝了他,不过对方明显不死心,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

  “她让你走,没听到吗?”我走过去冷声道。
  “你是谁?朋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那个青年感觉面子被刷,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有些不悦道。
  “老公。”老婆站起来急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胳膊,好像不想我和对方起争执。
  “操,逗我玩的,感情是夫妻俩,搞毛线,早晚戴绿帽子。”青年撇了撇嘴一阵郁闷,低骂了一声转身直接走了。
  “你说什么?”我眉头一挑。
  “怎么,小子想找事吗?也不打听听小爷是谁!”青年倒是一点也不惧,转过头捋了捋袖子嚣张道。
  “你敢再说一遍。”我冷声道。
  “老子说你了,说你个龟儿子,早晚戴绿帽子,你咬我。”那个青年明显也是喝了不少,指着鼻子是骂我道。
  我扬手想一巴掌扇过去的,突然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个年男子到了我的身边低声道:“徐哥,这里人多,交给我吧。”
  那个年男子从旁边抽起一个酒瓶子直接对着青年头顶砸过去,那家伙脑门明显不如啤酒瓶硬气,瞬间开了花,整个人一屁股摔倒在地。

  他的朋友蜂拥而来,扶起了他。
  “老公,没事吧?”老婆挽着我的胳膊,担心道,好似怕惹出了麻烦。
  “没事。”我眉头缩了缩,认出了对方是辉子的人,不过对方明显人多势众的,我怕他吃亏,真没办法,只能出手。
  我走过去低声告诉他道:“趁着人乱,你先走吧,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徐哥您放心,今天让他们碰了你一个指头,我也不用跟辉哥混了。”年男子看到对方人多势众倒也没有怯,咧嘴憨笑一声,脱掉了衣,用衣绑着手腕,拎着一个板凳。
  “干,给我废了他。”
  那个被一酒瓶开瓢的青年推开众人,也是拿着旁边的椅子气势熊熊的围了过来。

  我脸色阴沉,走到隔壁桌,拿起一个啤酒瓶。
  在这个时候,陈倩也跑了下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老婆,一把拉着的胳膊,不让我动手,低声道:“别忘记,你现在还在头条的。”
  “别打了,别打了。”
  “诸位给个面子。”
  餐厅老板也急忙赶了过来,把人拉开,好似认识那个青年,竟然故意拉偏架,回头告诉我们道:“这位先生,你们还是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皱了皱眉,没想到开这么大店的老板,竟然一点担当都没有。
  “徐哥你先走,我护着你,放心,头破了不过一个疤,辉哥会给我报仇的。”那个年男子应该是和家人一起过来吃饭的,不远处一个容貌秀丽的女人满脸担心的站在那里,怀里还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孩子。
  “带着孩子回家吧,成了家,不要这么拼命了。”我摇了摇头,自己再是不想出风头,遇到事,总不能让辉子的手下,一个人面对七八个人,那不是让他送死。
  “操,让你牛掰,小子有种别缩在后面,看自己的狗被人打,一点义气都没有,真他妈的缩头乌龟,是不是那玩意不行,伺候不好老婆,才让老婆蹲在角落里哭。”那个青年竟是带着人走了过来,伸手去拉老婆。
  “你干嘛。”老婆吓得急忙缩了缩手。
  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走过来两个面容普通的青年,好似突兀间出现,整个过程竟然没人被发现他们怎么来的。
  那两个人一出现,锁定了正对我老婆动手的青年。
  其一个人从腰后面抽出一根物什,抬手一甩,咔嚓一声,变成了两根拇指粗大的警棍,对着那个伸手去抓我老婆的青年,是一棍抽下去,只听到咔嚓一声,对方的手臂竟软哒哒的落了下来。
  “我的手臂。”那个青年惨叫一声,说不出的惊恐。

  他身边跟着的那些酒肉朋友,平常也没少打架斗殴看到这一幕,竟然一个个傻了,哪曾见过这么凶狠的人,一来二话不说直接废掉了对方的手臂。
  那两个青年并没有停手,对着那个青年身后的一群人,犹如狼进了羊群直接打了过去,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看到那些人全部倒在地,几乎不是断胳膊是断腿的,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
  连一旁的餐厅老板都吓傻了。
  “徐哥,这是特种兵随身的三节警棍,平常可以直接伸缩成矿泉水瓶那么长塞进袖子里,凝实之后大概有八公分长,一棍抽下去,像是灌了沙的铁棍一样,打在身虽然不流血,却能打断了骨头。”辉子的那个手下警惕道,护着我往后退,脸满是谨慎。
  日期:2017-06-24 0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