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388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功和郑培杰第二次上炕就拿了出来,郑培杰不认识还很好奇,差点笑的岔了气。她是早就听说过但没见过,一直以为是骨碌棒子们扯闲篇编瞎话跑骚,没想到这不是没影得胡编乱造。
  日本人沈阳打起来,这面就传这茬日本人都是牲口,连和老娘们摞摞都不一样,每次干完了就得蜕下一层皮。吉林那面的一个秀才出身的县太爷,还专门包了一大堆送给张学良报告。
  结果没等送到张学良手里,就差点被张作相给枪毙了,省府的人说:这是特意粘上的…。
  成功就用了一次,郑培杰就在也不让他戴了,非说自己不舒服。后来索性就把话给挑明了:
  你今天不要我,我也不会赖着你,你真有本事把我肚子弄大了,我只谢谢你,照样不赖你。
  大花猪老实,成功干啥都不说话。成功发现两回她偷着掉眼泪,好一阵才问明白,大花猪以为成功嫌弃她,委屈的说道:咋能把小老幺的洗干净,小杰子都告诉我了,怕把你弄脏了…。
  郑培杰听成功说完又是大笑不止:我老姑老实你就欺负人,她那么胖怀不上了,你放心吧。
  成功这一阵更是觉得郑培杰说的没错,这一年大花猪肚子没大,浑身又粗了整整一大圈,以前的衣服都穿不进去了,还不像以前那么实称了。胖的匀乎像个肉球还挺好看,骑上也宣乎。
  郑培杰善解人意,成功觉得带回去也不会碍事,否则回到江城啥都得自己干,想想都犯愁。
  到江城天还没亮,神不知鬼不觉的,就鸟悄的把郑培杰领家去了,实在不行再转到马迭尔。

  回到家事先把该清理的清理干净,别来人措手不及就可以。郑培杰躲进张姨的房间就行,那屋按照原样没动,张姨随时回来都能住,行李都是她走前自己洗干净的,房门本来就很少开。
  只要防备着别让赵镇妹过来吃饭,霍海仁没心没肺的都不会发现倪端,这才是黑屋藏娇!
  听到成功要带自己回江成,郑培杰比听到带她来鹤城还高兴,一下午在被窝里就没停和成功絮叨:你不用不好意思,也没啥对不起谁的。你来不来鹤城,我把于铁琳给你弄过来,你是帮于铁铮,总比看着他媳妇跟通缉犯在一块强吧?!我不能因为和你在一起,就害死窝窝头。但我总可以看着窝窝头不对你起坏心眼,即便我按不住他,我也能让你怎么防备不被他害了,我把话撂在这:于铁铮和窝窝头一样,不会为自己老婆和你拼命,只要让他知道你对他真好…。

  “你真是个活妖精!”成功骑在郑培杰的身上,还是带着惶恐:“大花猪可别再怀上了。”
  日期:2017-06-03 00:52:20
  在软卧车厢里,看着微微打鼾的郑培杰,成功心里就筹划回到江城,怎么安置好白玉香。
  为白玉香多做一点事,成功自然是求之不得。可孩子吃奶的事有劲使不上,想起来就头疼。

  成功按照和温慧池的约定,把白玉香从老站接到并送回了家,白玉香不需要成功出面向她的父母解释,自己处理的很妥当。对白景泰来说:反正是嫁个寡妇闺女,只要闺女过得好,自己能借上光,跟谁那是他自己高兴的事。白玉香怕白景泰不知深浅再惹事,和温慧池商量好,只说温慧池是鹤城市政厅的一个处长,没敢透露温慧池是警务厅厅长。
  2根还不算是正式见面礼的耀眼大黄鱼,更让白景泰喜笑颜开,五官都挤到了一起。
  给白玉香买好房子在江城分手,整整一年的时间,成功只单独见过她一次,还是在她怀孕8个多月大腹便便时。成功交给了她1,000块大洋的存单:收好,以备不时之需。
  一直还很是牵挂未婚夫,白玉香不知道未婚夫是否还活着。请求成功向黄书记求情,能让她和未婚夫破例再见一面。成功看着肚皮高隆满脸泪水的白玉香,不忍拒绝答应了。
  白玉香也知道这个请求是多余,但她完全能够理解,让成功给肚子的孩子起个名字。
  成功顺着给三丫孩子取名的思路,女孩就叫“竹”,寓意是“亮节”;男孩就叫“智”,寓意是“生存”。不知道温慧池家辈分排序,和中间字能不能组到一起,心里也没底。
  白玉香倒是不在乎:“能组到一起是皆大欢喜,组不成就单起中间的字,我乐意!”
  两个月前成功特意返回江城,是温慧池赶到江城给闺女过满月,只有白玉香的家人,温慧池觉得有点委屈白玉香。孤身到了江城,跟前没个人指使,干什么也都觉得麻烦。
  中午在饭店给孩子过完满月,在饭店温慧池去卫生间的当口,成功以白玉香未婚夫已被派往苏联受训为由,搪塞了过去。以命令的口吻要求白玉香:服从命令,彻底忘记!
  看着委屈连哽咽都不敢的白玉香,成功羞愧的无地自容:对一个无辜的女人的照顾,自己连汉奸温慧池都不如。这还不单纯是在物质上,就是温慧池的那份体贴中夹带着的对妇孺的爱,人道角度的爱。作为制造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成功都觉得自己欠缺很多。
  白玉香坚持自己下厨做晚饭,让保姆看着孩子,温慧池和成功痛痛快快的喝了顿酒。护士出身的白玉香,糊弄温慧池说孩子是早产非常轻松。温慧池第一次见到白玉香时,遇到的经血,不光是**里有,纸篓里的沾有血迹并略有斑驳的卫生纸也让他记忆深刻。
  温慧池刚抱了个儿子,白玉香又给他生了个闺女,儿女双全乐得手舞足蹈合不上嘴。
  白玉香为闺女起的名:温桂竹,温慧池连连拍手称好。“桂竹”和“贵族”是谐音!
  成功是故意在躲避白玉香,每次见面白玉香的泪水,都像是在洗涤他的心脏一般;见面即便彼此暂时都没有再有性事的企图,但亲昵还是避免不了。成功想让白玉香能彻底忘记他们之间的孽缘,无论对她的休眠还是精神,都有益无害,她需要温慧池的保护!
  带着郑培杰回到家中,把郑培杰的鞋和所有东西,都拿到了张效凤的房间,又领着她把各屋交待清楚。郑培杰没等成功安排自己就到厨房生起了炉子,成功又看着她又生起壁炉的炉火,便把屋里的灯都关上了。郑培杰喝着成功煮的咖啡,坐在了沙发扶手上。
  在鹤城的银鹤大旅社,便有的伤感,此时更加强烈起来:怎么就生在了大草甸子上。
  按照成功的交待,去厨房没开灯把咖啡杯刷了,刚放在酒柜案面长方型的木托盘里,就被成功从后面抱起,进到了张效凤的房间:“你把被铺好进被窝,我搂你一会就得出去一趟,回来把早饭捎回来,但弄不好得9点才能吃上。我回来就得来人,你关好门。”
  郑培杰的激灵,成功有过领教,刚才对环境的适应,更让成功暗自高兴,带她回来还真就对了。脱掉睡衣坐到了张效凤的床上,把郑培杰搂在怀里,想着怎么给孩子去找奶。
  成功在这个房子里住了26年,还是第一次上了这个房间的床。想不明白哪去找奶,倒环视起这个刀把型的屋子。郑培杰猫一样的伏在他的怀里,只将手伸进了他的裤裆里。
  这是他们在温林早已养成的习惯,也是郑培杰体贴入微的默契,只要成功不想说话,她就在一旁悄无声息。恰到好处的轻轻揉按着,舒服但不至于难以遏制,尽量不搅乱他。

  今天和以往大不相同,让郑培杰感觉到了一切都很陌生。从于铁铮师嫂那学会了回家要换掉外衣外裤,在成功那看到了懒人都不嫌麻烦的来回折腾,但在这个房间做起来,和在小老幺家后院完全是让郑培杰不一样的感觉,她甚至羡慕这个屋里原来的保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