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8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二,10多天了,这刘洋还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们要找,还真不是一容易的事儿。”老九也猜出了我心里的想法,把顾虑说了出来。
  “九哥,那我们也不能不找呀!”我话里有些埋怨,当初我们把刘洋丢在了海里,这哥们从水底潜上来的时候,看到一片茫茫的大海,不知道心里是一种什么感觉,如果换做是我,肯定把老九恨死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得找到他。
  “嫩妈老二,这刘洋丢了也不是一天半天了,我们有了他的消息,肯定不能坐视不管,关键嫩妈现在老鬼怎么办,老鬼这才丢了几个小时,我们现在先把老鬼找到,然后再去找刘洋,你觉的怎么样?”老九也知道因为自己的失误把刘洋丢掉了,只能想办法找到刘洋才能弥补这种过失,但是现在找刘洋确实是一件不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老鬼的丢失让这件任务变的更加困难,我们只能先找到老鬼,毕竟老鬼只消失了几个小时,哪怕他被人抓到了之后阉割成人妖,备皮也要接近一个小时,所以找到老鬼好像才是最先应该做的。

  可是,老鬼到底在哪里呢?
  这样一来,事情似乎又要从头重新的捋一捋了。
  我们刚来到陆地上的时候,老鬼选择把我们几个人支开,然后他告诉我们他对这个地方非常的熟悉,他要去买机舱的配件,等一下,他要去买机舱配件,这狗日的该不会是真的去买机舱配件了吧?
  我把我心中的疑问告诉了老九,老九低头想了一会,老鬼连续在两个地方和失足妇女大战了30多秒,按照他的岁数和他的吹牛逼程度,这哥们应该不会再有第三次了,但是他的时间还非常的充足,他搞完第二次的时候我们应该还在买茄子,如果他没有精力去搞第三次,他会去哪里?他当时告诉我们说他要去买配件,但是当我们见面的时候如果他手里没有配件,我们尤其是老九肯定会嘲笑他,所以只有一个可能,这狗日的去买机舱配件了。

  可是买机舱配件为什么没有准时在我们相约的地方出现呢?
  “嫩妈老二,不用想了,老鬼肯定在卖配件的地方!”老九拍了一下大腿,朝我大叫道。
  因为猛然知道了刘洋的消息,再加上这哥们是因为我们才失踪的,所以我们实在是太过兴奋了,这么一来我们暂时就把老鬼放到了脑后,导致了我们现在事态的进一步恶化,所以我们开始商议先把刘洋放到一边,毕竟他年轻帅气,讨饭应该也很容易,老鬼就不一样了,要身材没身材,要容颜没容颜,这种老头在菲律宾估计一天能死20多万,为了防止老鬼发生什么意外,我们只能选择先去找他。

  向导告诉我们,此地基本上没有卖船舶配件的地方,只有在镇子的最边上有一家五金库,卖一些日常的简易的五金用品,给刘二海结完鸡钱,我们让向导继续带我们去寻找五金库。
  “哎呀呀,这鸡真贵,比鸡都贵。”大厨看到我扔给刘二海30美金,心疼的梅毒都要挂了。
  “刘叔,这你就不懂了,这是市场经济,要知道这里的鸡可是比鸡多的,多了也就便宜了。”我给大厨解释道。
  “嫩妈你俩别瞎扯了。”老九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差。
  “你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是来找什么的吗?”刘二海接过我给他的美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九哥,我们是不是该告诉他?”我扭头询问道。

  “嫩妈老二,赶快告诉他,说不定这小子还能帮我们找到刘洋呢,我说我怎么嫩妈老感觉有个什么事儿没做,就是这个事儿,赶紧告诉他。”老九听完我说的话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原来他早就想把这件事儿告诉刘二海了。
  我微微一笑,喝了一口水,把手机掏出来快速的翻到刘洋的照片,然后招呼刘二海过来观看。
  “天呐,这是,这是我的爷爷?”刘二海激动的张着大嘴,差点把桌子上的那只鸡吞了。
  “我去,你先别激动,这是上两个月拍的照片。”我拍了拍刘二海的肩膀,这哥们的智商怎么这么低呢,是不是因为有菲律宾血液的原因。
  “那他是谁?”刘二海拿着我的手机跑到墙上的那张老照片跟前,头跟着思维上下摆动着。

  “他,他是你同爷爷异奶奶的兄弟。”我沉重的对他说道。
  “我的兄弟?”刘二海似乎没有听懂我的解释,他用近乎痴呆的表情看着我。
  “天呐!是他!他竟然在照片上!”刘二海还没有完全从激动中逃离出来,卡洛衣也发现了墙上的照片,尖叫出声来。
  “我擦,你别激动,你别激动,这分明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好不好?”我被两个菲律宾人搞的彻底无语了,他妈的简直是侮辱智商呀!
  “那他是谁?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们怎么长的这么像?”卡洛衣对刘洋用情实在是太深了,问了三个只用一个答案就能回答的问题。
  “他是他的爷爷。”我用手指了一下墙,又指了一下手机。
  “他是他的孙子。”我又反方向指了一遍。
  “我是他的孙子。”刘二海指了指墙壁对卡洛衣说道。
  “这个就不用解释了,不用解释了。”我尴尬的笑了笑,搞的和论辈分大会一样。
  “我还是没有明白,这是我的爷爷,也是他的爷爷?”刘二海的智商已经是负的了。

  “是的,你们拥有同一个爷爷。”我点了点头。
  “他难道是我爸爸的私生子?”刘二海嘴又张大了一点。
  “可是我的爸爸根本没有去过中国呀!”刘二海摇了摇头,算是给自己的父亲保住了清誉。
  “嫩妈老二,这逼样的菲律宾猴子怎么什么都不懂呢,你直接告诉他刘洋的爹是他大爷,他大爷的,死猴子。”老九已经气的胡茬子都要掉了,这种我们还不会走路就听的“爸爸的哥哥叫伯伯”的歌曲,是不是没有菲律宾版本。
  “我去,哥们,你的思维怎么不会转弯呢,他的父亲是你父亲的哥哥,也就是说他的父亲是你的伯父,你的爷爷从中国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儿子了,然后你的爷爷在菲律宾又生了你的爸爸。”我的英语水平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致,说道最后,我自己都分不清刘洋和刘海到底谁是爹谁是儿子了。

  “你们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是我的弟弟?我的弟弟来菲律宾找我了?”刘二海终于反应了过来,由于实在太过惊讶,他的嘴又张大了一倍
  “他妈的你终于明白了!”我握住刘二海的手,激动的已经是热泪盈眶。
  “为什么我的弟弟没有来,你们来了?”刘二海可能是以前被华夏人骗过,又问了一个专业性比较强的问题。
  日期:2017-10-02 1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