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30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少商眼里俱是冷意:“陆晨,跟我夏家数百年的世家底蕴起来,你只是一只坐井观天的癞蛤蟆。可悲的是,你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一味纠缠下去,你也不可能娶我天凤一样的女儿,反而会给自己遭来灾祸。”
  他指着陆晨:“识相的话,你交出婚书,不然的话——”
  他冷哼一声,眼里威胁意味再明显不过。
  “不好意思,夏先生,我并不是一个习惯被人威胁的人。”
  陆晨摇了摇头,“再说了,当年定下婚书的,是我父亲和夏家的老太爷,你还没有跟我说这种话的资格。”
  “不见黄河不死心?”
  夏少商冷笑,“行,今天恰恰是老太爷的八十大寿,你可以留下来,等下我会叫老太爷亲自跟你谈。”
  陆晨出了书房,刚走不远,却是见到了夏诗清。
  “你怎么过来了,脚不疼了?”
  陆晨有些担心的问她。
  “喂,我爸爸怎么跟你说的?”
  夏诗清直接问道。
  陆晨答道:“你爸一见我说我少年俊彦、采风流,喜欢的不得了。只是他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夏诗清疑惑,“我爸爸不同意么?”
  “那怎么可能。”
  陆晨叹了口气,“你爸爸跟我讲,说小陆啊,你实在是太优秀了,我家那丫头,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长得又不好看,人又不温柔,做不得贤妻怕也做不得良母,我怕你嫌弃她……”

  “你……”
  夏诗清气得,狠狠剜了陆晨两眼。
  “老婆,你别生气啊。虽然我觉得你爸爸说的十分有道理……”
  夏诗清握紧了拳头。

  “但是——”
  陆晨话音一转:“圣贤云,糟糠之妻不可弃。我是再优秀,也不会嫌弃你的!”
  “姓陆的,你还靠不靠谱了!说实话!”
  夏诗清眼里都快冒火了。
  陆晨这满嘴跑火车的,她怎可能信。

  自己爸爸是什么秉性,她这做女儿的还不了解?
  他爸爸是绝不可能看得陆晨的。
  “好吧……”
  陆晨叹了口气:“诗清,你爸爸挺过分的,他说我是癞蛤蟆,是井底蛙,压根配不你,配不你们夏家……逼我把婚书交出来,还威胁我……吓得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的。”
  “那你怎么说的?”
  夏诗清连忙问道。

  陆晨说道:“你爸爸有权有势的,我也惹不起啊,把婚书给他了,他还给了我一张支票,我那个去,足足一个亿。老婆,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没成想你长得不扎样、居然还挺值钱……”
  “额……”
  夏诗清表情变得极为古怪。
  陆晨居然真拿跟她的婚书换了一张支票?
  按理说,能这么摆脱这狗犊子的纠缠,她应该很开心很开心才对,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这样了,却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心里却反而空荡荡的,说不出的难受。
  便是想尽力掩饰了,眼神也抑制不住的有些失落。
  “那我送你出去吧,以后好自为之吧。”
  夏诗清冷冷道。
  看着陆晨,态度变得极为冷淡。
  “出去?出哪里去啊。”

  陆晨撇撇嘴,走到夏诗清面前:“老婆,等下我还得参加夏老太爷的寿宴呢。不过老婆,俺好歹是夏家的大姑爷,老太爷八十大寿,不送礼物说不过去吧……该送什么才好,我也没钱啊。”
  他很是为难和纠结的样子。
  “姓陆的,你都把婚书卖了,还想当我们夏家的姑爷?”
  夏诗清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陆晨:“立刻滚,本小姐再也不想看到你。”

  她眼眸竟是有些微微泛红,里面水雾氤氲。
  陆晨却是不走,只满脸促狭的看着她。
  夏诗清蓦地觉得有些不对。
  “你……你在骗我?”
  她指着陆晨,丹凤眸喷火,挺翘胸部气得发抖。
  “老婆,你怎么那么傻啊。”
  陆晨嘿嘿一笑,从怀掏出婚书,“你是谁?你可是我陆晨的亲亲老婆,别说一个亿,马云把他那阿里爸爸还是阿里舅舅的让给我,我也不可能跟他换啊。”
  他看着夏诗清,眼神清澈认真:“老婆,在我心,你是无价之宝,小爷这条老命还金贵着呐。”
  夏诗清这一刻的表情无精彩。
  知道是计了。
  气愤之余,却是觉得很麻。
  肉麻的那种麻。

  什么你是无价之宝啊。
  我的命还金贵啊。
  琼瑶都没他酸。
  夏诗清却也不知道为什么,没觉得恶心,反而觉得……开心?
  她深呼吸,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死陆晨,闭你的臭嘴,你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
  她无嗔怒的看着陆晨,“那你真要参加我爷爷的寿宴?”
  陆晨点了点头,正色道:“老婆,你爸爸不同意把你嫁给我,我也说服不了他。那只能从老太爷这边下功夫了……话说老太爷喜欢什么啊,你可得给我出出主意……”

  “我爷爷……最喜欢的是书法……”
  夏诗清下意识的说,蓦地惊觉,连忙改口:“鬼才给你出主意,本小姐可没想过要嫁给你!”
  她咬牙切齿道。
  这小子,看起来浓眉大眼的,其实焉儿坏的很。
  居然还敢套路她。
  那能给他好脸色?
  陆晨刚走出夏少商书房不久,便有一气度雍容的贵妇人走进了书房。
  “少商,跟那个年轻人谈的怎么样?”
  她问道。
  “不怎么样。”
  夏少商冷哼一声,“这小子,油盐不进,胡搅蛮缠,死抓着当年那份婚书不放,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他拍了拍桌子:“他是什么货色?是个破落户,一个穷光蛋,难道仅凭当年这份婚书,我夏少商得把我天凤一样的女儿嫁给他?他既然如此冥顽不宁,别怪我心狠手辣,海城虽大,怕也容不下他。”
  美妇人听了,有些担忧的说道:“少商,凭我们夏家的手腕,对付一个毫无根基的年轻人,倒不在话下。但老太爷那关,怕是过不了吧。最近二房和三房那边,可是死死盯着我们嫡系这一房,这种关头,可不能落人把柄,惹老太爷生气。”

  “那你说该怎么办?”
  夏少商看着这个他小了足足两轮,其实自己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女人。
  “对付这种小家伙,得让他失去自信,自己知难而退。”
  她妩媚一笑:“交给我去办吧。诗清一直不怎么喜欢我这个后妈,这个年轻人如此跋扈,想必诗清也不会喜欢。相信帮她解决了这个麻烦,她对我的态度会有所改观的。”
  “那辛苦你了。”
  夏少商点了点头。
  下午五点,夏家老太爷的寿宴便开始。

  距离现在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夏诗清便带着陆晨,先去了夏府举办晚宴的大厅。
  大厅里面已经有许多人了,陆晨抬眼望去,估计一番,怕不下两百人。
  都是夏家的人,嫡系旁系,再加一些表亲。
  毕竟是老太爷的寿宴,一个大家族,有这么多人并不怪。
  夏诗清刚一进入,立马成了焦点。

  毕竟她是夏家第三代最夺目的一个,甚至没有之一。
  又是长房嫡长女,很难不成为焦点。
  “看,诗清来了!”
  “咦,她身边那个男的是谁?怎么没听人说过,咱夏家大小姐交了男朋友?”

  “看样子倒是挺帅的,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爷?”
  人群纷纷议论。
  又有年纪稍大的人说道:“我知道他是谁,他叫陆晨,是陆野狐的儿子,当年那份婚事,相信年纪稍大的人都记得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