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29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怕只是不切实际的奢望。
  李老对自己态度的转变,陆晨全看在眼里,却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他没有势力眼,却不能要求别人也带势力眼看他。
  人之常情。
  当然他也并不觉得自己任何人差。
  出生没了爹妈,六岁便没了任何亲人。
  出生在陆族这样的华夏第一武道世家,又是第一世子,六岁之后,却再无人教他任何武学,甚至不许他踏入陆族藏经阁一步。
  而他凭着六岁之前爷爷对他的教导,自己不断摸索,现在二十三岁,能步入暗劲巅峰,只差半步便能步入化劲领悟,成小宗师之境。
  这份实力,起许多陆族拥有无数资源和强者教导的子弟,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不足。
  下却绰绰有余。
  一个六岁的孩子,哪怕是由陆龙象这样的天下第一人教导,又能记住多少东西?
  他能成长到今天这一步,靠的是努力,豁出性命的努力。
  他是陆龙象的孙子,是陆野狐的儿子。
  他体内流淌着无荣耀的血液,又怎能碌碌无为,做一个庸人?
  内心深处,一直藏着一个野望——重返陆族!
  不是要证明自己有多厉害,而是要证明,小爷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一会功夫,李老将陆晨引到了夏诗清父亲、也是夏家现任家主的书房,便先告退了。
  陆晨推门而入。
  这间书房装饰极为古典大气。
  四周墙壁挂满名家字画的法帖,四周摆着明青花瓷立式大花瓶,连家具,都是号称寸金难买寸金丝的金丝楠木和价值更在金丝楠木之的黄梨。
  摆放极为雅致。
  所以没有什么暴发户气势,而只会让人觉得大气和雍容。
  所谓东方式贵族,钟鸣鼎食之家,大抵如此了吧。
  一个年人坐在书桌前。

  年人身材高大,气度卓然,是简简单单坐着,却给人渊渟岳峙之感。
  显然是久居高位之人,握生杀大权柄。
  “你是陆晨吧。”
  年人抬眼,淡淡瞥了陆晨一眼,冷声道:“鄙人夏少商,是夏诗清的父亲。不好意思,我这书房只有一个凳子,你不介意站着吧。”
  他态度极为傲慢。
  丝毫礼数也没有。
  这绝不是什么待客之道。
  陆晨可不觉得堂堂夏家的家主,会是如此不知礼数的人。
  他本身出身世家,又怎会不知世家作风?
  仁义礼智信,华夏基本古礼,虽然在普通人家早失传,但在世家层面,却是一直恪守。
  越大的世家,便会越在乎这些。

  也是说——
  此人是故意为之。
  用傲慢和无礼,来表达对自己的不屑和轻蔑。
  陆晨坐了下来,略一沉吟,知道夏少商为什么这么做。

  夏诗清是此人的独女。
  此人是夏家的家主。
  夏诗清长得倾国倾城,是海城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那夏少商又怎会愿意将夏诗清嫁给自己一个破落户?
  最是无情帝王家。
  世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夏少商看来,夏诗清的婚事,应该是能够给整个夏家带来利益,能够进一步巩固他的家主地位。
  现在这一切,都不是自己这个破落户能够带给他和夏家的。
  “没关系,要坐又不是非得坐凳子。”
  陆晨笑了笑,没有丝毫一般年轻人受辱后的气愤模样,而是拿起此人书桌,如《资治通鉴》、《史记》、《论语》之类的大部头,随手一摞,便是一个凳子,接着一屁股坐下。
  “你……”
  夏少商显然没想到陆晨会来这出,他冷冷看着,冷笑道:“年轻人,你这一坐不打紧,可把什么孔圣人、太史公、六一居士这样的先贤都给坐到了屁股下,你担得起么?”
  “夏先生这话值得商榷。”
  陆晨淡淡一笑:“先贤著书,是要传道受业,教我们知礼节。小子虽然年轻,却从没听过客人来了不给凳子的道理,那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夏先生的书,读到了狗肚子里面去。第二,这些个圣贤书,怕都是假的。”
  “夏先生您一看是知书达理、博览圣贤学问的人,又怎可能把圣贤书读到了狗肚子里去?那这些书肯定是假的啊,真圣贤小子不敢唐突,假圣贤倒是敢一屁股坐下来的。”
  “好小子,生的一张伶牙俐齿、油嘴滑舌。”
  夏少商冷哼一声,“来人,给陆先生座。”
  他拍拍手,立马便有人送来了凳子。

  陆晨当人不让,一屁股坐下。
  夏少商又是摆摆手,“茶。”
  也不过顷刻,便有人端来一副造价不菲的陶瓷茶具,下人极为娴熟的煮茶,接着推了一盏到陆晨面前,陆晨接过,浅浅泯了一口。
  入口润滑清新,喝着倒是挺舒服。
  “知道是什么茶么?”
  夏少商问道。
  “不知道。”陆晨老实摇了摇头。
  他对茶道没有太大研究,更不可能单单喝一口能品出来是什么茶。

  夏少商淡淡说道:“真正的武夷山大红袍,生长在悬崖峭壁之,由训练过的猴儿采摘,每年产量不超过四十斤,每一块茶砖一出来,都被炒到数百万的高价,你手这一小杯,价值万。”
  “而你手的茶杯,卓的茶具,乃是钧窑月白瓷器,宋朝宫廷传下来的物件,不是单纯金钱能够买到的。”
  夏少商扫视一周:“这书房的家具,不是金丝楠木是黄梨木,便是最不起眼的花瓶,都是正宗的明朝景德镇青花瓷,至于藏书……我这里藏着的孤本,甚至海城国立图书馆都还多些,他们每次举办什么展览会,都还要找我借书。”
  他最后目光定格在陆晨身:“小陆,你懂我的意思么?”

  陆晨淡声道:“夏先生的意思是说,你们夏家很富有,而我是个穷光蛋,所以并没有娶诗清的资格?”
  “不错,还算有些自知之明。”
  夏少商笑了笑,接着说道:“放弃跟我女儿的婚事,这个便是你的。”
  他打开书桌的抽屉,拿出支票簿,写好一个数字,推到了陆晨面前。
  陆晨瞅了瞅,数字一的后面八个零,足足一个亿。
  对他这个月工资三千三的小片警来说,天数字的天数字。
  陆晨却并没有接过。
  “怎么,嫌少?”

  夏少商冷冷一笑:“年轻人,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胃口可不能太大。”
  “夏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些什么。”
  陆晨温润一笑:“事实,这价值数百万的黄梨木椅子,我觉得太硬,坐着实在是不怎么舒服。这宋朝的钧窑月白瓷茶具,我也不觉得它一般茶具好在哪里。至于这茶叶嘛,倒是挺好喝的,不过不怎么合我的口味。相于茶,我更喜欢酒,尤其是烈酒。”
  他淡淡看着夏少商:“夏先生觉得这些能代表什么?我觉得什么都不能代表。”
  “你……”
  夏少商拍了拍桌子,“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是看在你父亲当年对我夏家的恩惠,才愿意坐下来跟你谈。否则的话,凭你一个破落户,被陆族赶出家门的弃子,连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夏先生,大家都是俩肩膀扛一脑袋,您也不我多长了什么物件,我怎么没有跟你说话的资格?”
  陆晨跟他对视:“另外,别提我父亲的名字,夏先生,不是我瞧不起你,你真的不配。”
  “真是可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