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27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晨你这个混蛋……唔。”
  她叫不出来了。
  因为陆晨手指开始缓缓发力,有节奏地按摩。
  夏诗清顿觉酥麻无,陆晨这家伙的手,好似有魔力,带起了阵阵灼热,夏诗清只觉得整个人都快飞了天,如一个浑不受力的粉色气球,在云端浮浮沉沉。
  连身体都开始灼热起来,莫名躁动。
  “唔……”
  她忍不住。
  一出声,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声音……
  她连忙捂住嘴巴。
  发现这家伙无促狭的看着她。
  心里羞愤无,脸颊更红。

  不过这家伙还真有些门道,她的腿,竟是真的不疼了。
  接着,这家伙的手法又变了,不酸麻了,反而变得痒无。
  “唔……好痒呀,喂,我……我受不了啦!”
  夏诗清身体扭曲着,完全没法忍。
  “别动,马好。”
  “唔……人家真的忍不住了,你快停下……”
  陆晨继续。
  夏诗清憋,俏脸通红。
  身体炸起了一圈又一圈的鸡皮疙瘩,接着是身体绷紧,一声嘤咛,随即又瘫软了下去。
  好在……陆晨终于按摩完了。
  夏诗清躺在车,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她紧紧闭着眼睛,不愿睁开。
  “咳咳……”陆晨只得咳嗽一声。
  夏诗清装不下去了,只得睁开眼睛,脸颊绯红,带着余韵,眼眸里晕开了两汪烟水,分外动人。
  夏诗清咬牙切齿看着他,两人对视一会,她却又先自低下了头。
  “刚才那种感觉……真的好怪呢。”
  她脸颊又开始泛红,恰似西山红云儿舞。

  夏家是大族,钟鸣鼎食之家,世代经商,生意遍布全国,又有不少人在从政,虽然没办法跟那些红顶世家,但也算是海城准一线的大家族。
  夏家祖宅位于海城最知名的富人区,是一栋独立庄园,占地不下百亩,前后皆有花园,千门万户,极土木之盛。
  陆晨开着夏诗清的车,进了夏家,沿路观察着,忍不住咋舌。
  他是知道夏家有钱,却没想到这么有钱,光是这栋祖宅,估计得小三十个亿。
  哪怕是在海城,也算是顶尖的庄园。

  两人停好车,陆晨下车,打开副驾驶,然后微微蹲着,夏诗清疑惑,说你干嘛?
  陆晨撇撇嘴:“我吃点亏,背你咯,谁叫你是伤员。”
  “那……那怎么行。”
  夏诗清脸又红了。
  这可是夏家,家里的下人啊亲戚啊,若是看见她这个夏家大小姐被一个陌生男子背着,那便是跳进黄浦江也洗不清了吧。
  “老婆,我帮你疗伤很累的好吧,你总得尊重一下我的劳动成果啊,好不容易缓解了你的伤势,你这一下地,估计又得严重。”
  陆晨无奈道。

  夏诗清无奈,也只得认了,小心趴在陆晨背,陆晨一用力,将她背着,手自然放在了她的翘臀,虽然还隔着裙子,也能感觉到那种极为撩人的软绵和弹性。
  夏诗清整张脸贴在陆晨厚实的背,脸颊滚烫滚烫,身体也无僵硬。
  “是脚还疼么?”
  陆晨疑惑道。
  感觉到了夏诗清的僵硬。
  夏诗清轻轻嗯了一声。
  其实已经不怎么疼了,只是她又怎好意思承认自己僵硬被你这狗犊子摸了臀部?

  “老婆,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吧,那样不疼了。”
  陆晨笑道。
  “那你唱吧。”
  夏诗清说。
  纯粹是为了缓解尴尬。
  “都说俺老猪长得胖,肚皮大呀耳朵大,有呀有福相。老猪俺今天喜洋洋,背着俺的新媳妇,一边走一边唱……”
  陆晨开始唱。
  “姓陆的,给本小姐闭嘴!”
  一开口,夏诗清跪了。
  首先呢,这家伙绝对没有丝毫音乐天分。
  别人唱歌要钱,这家伙要命!
  其次,他唱得居然还是《猪八戒背媳妇》!
  情何以堪?!
  哪怕你是猪八戒,本小姐也不是高老庄的高翠兰啊!
  夏诗清气得。
  “哎……”

  陆晨只得闭嘴,忍不住叹气。
  “妈拉个巴子,老婆可真难哄啊。起哄老婆,小爷宁愿一个打一百个。”
  他想着,背着夏诗清进了内宅,却听一个声音说道:“喂,那个谁,你干嘛啊?为什么背着我表妹!”
  陆晨循声望去,发现是个长得斯斯的帅哥,正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陆晨往他走去,却是没有理会,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走。

  “那个谁,你耳聋了么?本少爷在叫你!”
  声音变得无愤怒。
  “快停下,这是我表哥……”夏诗清小声说。
  陆晨止步,看着这个青年,“你是在叫我?”

  青年怒声道:“小子,不是叫你在叫谁。”
  “你有病吧……”
  陆晨翻了翻白眼:“我又不叫那个谁,怎么知道你在叫我。”
  “你……”
  青年气得,他问夏诗清,“诗清,这小子谁啊,干嘛把你背着?”
  “表哥,我脚受伤了……”

  夏诗清弱弱地说。
  “小子,是你把我表妹弄伤的吧,还不把我表妹放下!”
  他指着陆晨,怒气冲冲的样子。
  陆晨:“大兄弟,你不仅脑子有病,还如此残忍,诗清连站都站不稳,你居然叫我把她放下?伤势加重了你负责?你负得起么?”
  青年:“……”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辩解,“小子,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放下我表妹,我来背!”
  陆晨鄙夷道:“我那个去,你不仅脑子有病,性格残忍,还如此丧尸……你都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了,还想背你表妹……这是乱那啥啊大兄弟!”
  “这……”

  青年气得,身体发抖。
  “衣冠禽兽。”
  “你……”
  “斯败类。”
  “我……”
  “大逆不道,不伦不类,油盐不进,刀枪不入,口蜜腹剑,笑里藏刀……”
  “擦!”
  “无耻匹夫,下贱小贼,断脊之犬,摇唇鼓舌,狼心狗行,狺狺狂吠……”
  “草!”
  青年气得,要暴走。

  讲道理,他哪儿见过陆晨这种套路啊。
  这哪儿是骂人,这简直是开着机关枪在扫射。
  陆晨翻了翻白眼:“你什么你,我什么我,啊什么啊,你丫还敢草,当你是泰迪啊,有种草天草地草空气去呗……小爷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青年气得,两眼一翻,差点吐血。
  “死陆晨,瞎说什么呢,他叫蔡英雄,真是我远方表哥……英雄表哥又不是什么坏人。”
  夏诗清无语道。
  陆晨这家伙,是这点不好,那张嘴还真是吃不了一点亏。

  从顾惜朝这样的谦谦君子都能被他挤兑的吃了玫瑰花、拉了足足三天看得出来。
  陆晨正色道:“老婆,在小爷眼里,除我之外,所有对你有非分之想的男人,那都不是好东西。”
  陆晨说完,也不再管蔡英雄如何,被这夏诗清走。
  直把蔡英雄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啊!本少不会放过你的!”
  他咆哮道。
  整个庄园似乎都能听到他的嘶吼。
  五分钟后,到了夏家主宅面前,进了客厅,陆晨将夏诗清放在了沙发,很快有下人过来,为首是个约莫花甲之年的老者,他说道:“小姐,您可算回来了,这位是陆先生吧,老爷已经在书房等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