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9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累,还因为紧贴在脊背上那一阵阵**的酥软,再加上那一阵阵熏人欲醉的幽香,差不多连骨头入要软了。
  陈丹菲先前还比较抗拒,可等到被陆媛抱着爬到陆鸣的脊背上之后,似乎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毕竟,在丈夫死后,除了被陆建岳强迫之外,她还没有跟那个男人如此亲近过。
  所以,心理上也冲击可想而知,还没有被陆鸣背到山下,她的双手已经主动搂住了他的脖子,嘴里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是疼痛还是羞臊,只管把一张滚烫的脸贴在了男人的脖子里。
  水根在山上遇见陆鸣带着两个美女来吃杨梅,知道他们中午肯定要在家里吃饭,所以便提前回到家里做准备。

  没想到左等右等也不见人,正想亲自去山上看看,却看见远处外甥背着一个人步履踉跄地走了过来,心里难免吃了一惊,赶紧迎上去问道:“出什么事了?”
  陆鸣气喘吁吁地说道:“在山上把脚歪了……”
  水根急忙说道:“快背家里去,用红花油擦擦……”
  陆鸣可信不过红花油,说道:“好像挺严重的,还是送医院吧……阿龙,快打开车门啊……”
  阿龙急忙上前打开俩后车门,陆鸣小心翼翼地把陈丹菲放进去,这才喘息道:“走吧,快送她去医院……”
  水根说道:“哎呀,怎么也要吃了饭再走啊,脚歪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我让你舅母给她揉几把就好了……”
  陆鸣正自犹豫,只听陈丹菲说道:“你们留在这里吃饭吧,让阿媛送我去医院就行了……”
  陆鸣这时怎么舍得离开陈丹菲,马上毅然说道:“水根舅,今天就不吃饭了,改天再说吧……”
  说完,钻进车里面坐在陈丹菲的身边,又把南星抱在膝盖上,一边催促道:“快走快走……也要不然脚腕子肿的更厉害了……”
  陈丹菲眯着眼睛偷偷看了陆鸣一眼,只见他满头大汗,身上的衬衫地湿了一片,并且那一脸 焦急的模样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再想想刚才身子亲密接触的情景,一阵羞臊的同时也有所触动,不过,看看坐在前面的陆媛,心里面就渐渐凉了,甚至对陆鸣感到一阵恼火。
  其实,陈丹菲的脚也没有伤的多厉害,医生只是给她上了点药就打发他们回去了,在陆老闷的家门口,陆鸣干脆来了一个公主抱把陈丹菲抱进了屋子,陈丹菲似乎也习惯了,晕着脸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任由他把自己抱进了楼上的卧室。

  陆老闷看看陈丹菲脚上的鞋子,嘟囔道:“什么鞋不好穿,非要穿高跟鞋,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吗?”
  陆鸣从楼下上下,急忙问道:“蒋凝香呢,你们谈的怎么样?”
  陆老闷瞥了女儿一眼,拉着陆鸣走进了“书房”,一脸激动地说道:“没问题了,她已经答应了……”
  顿了一下,小声道:“她已经承认了,她的女儿……也就是阿君,竟然是我的亲生女儿……”
  陆鸣一阵愕然,问道:“她真承认了?”
  陆老闷点上一支烟,点点头说道:“她亲口告诉我的……哎,我真是觉得对不起她,可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她怀了我的种啊,这女人就是太倔……”
  说着,盯着陆鸣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可是经验教训啊,你可不要走我的老路,对那些脾气倔强的女人要么别惹,要么就别给她下种,省的以后孩子可怜……”
  陆鸣不清楚陆老闷是不是在暗示陈丹菲,心想,只要她愿意,巴不得她替自己生个孩子呢,只要有了孩子,她还能倔到哪儿去?
  嘴里却说道:“你这下知道蒋竹君为什么要抽你的血了吧?”
  陆老闷竟然嘿嘿笑道:“这丫头的脾气像我,一看就是我的种,哎,我也确实对不起她们娘俩,别说抽我一点血,就是喝我的血也认了……

  这事都怪老二,当年要不是他横插一脚,也不会这么多年不知道自己有个女儿,我还以为老二跟她偷偷生了孩子呢……”
  陆鸣想起财神曾经对蒋竹君说过,蒋凝香在高兴的时候就说蒋竹君是他的女儿,两个人生气的时候就说是陆老闷的女儿。
  这么说来,蒋凝香这次这么大方承认女儿是陆老闷的种反倒有点可疑,也许,蒋竹君真的是财神的种。
  只是财神已经死了,她只好把这笔账算在陆老闷的头上了,陆老闷当了冤大头,竟然还感慨不已呢。
  陆鸣觉得这又是一个离间陆老闷和陆建岳父子关系的最佳时机,于是一脸为难地说道:“你认了女儿自然高兴,可后面烦恼的事情还多着呢。
  按道理,蒋竹君既然是你的女儿,跟陆建岳的儿子就是叔伯兄妹,可他们之间有仇呢,到时候蒋竹君找陆涛报仇,你该怎么办?”
  陆老闷一脸惊讶地问道:“你是说阿君跟阿涛有仇?他们有什么仇,难道他们认识?”

  陆鸣欲言又止地说道:“不仅认识,而且他们之间好像还有一段冤孽……”
  陆老闷楞了一下,随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问道:“什么冤孽?”
  陆鸣于是把蒋竹君在警校的时候发生事情说了一变,只见陆老闷听完以后铁青着脸站起来,在房间里就像是饿狼一样来回踱了几个来回。
  陆鸣谨慎第说道:“蒋竹君跟我说过,这个仇一定要报,一边是你的亲生女儿,另一边是亲侄子,到时候你恐怕一碗水难端平啊……”

  陆老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咬牙切齿地说道:“一碗水端平?阿涛这个小畜生,我恨不得亲手宰了他……”
  陆鸣急忙摆摆手说道:“这件事倒不需要你插手,阿君现在是丨警丨察,陆涛的手肯定不干净,你等着看吧,阿君早晚会揪住陆涛的尾巴,只要你到时候别出面阻止就行了……”
  陆老闷闷头抽了几口烟,最后嘟囔道:“看来,我和老大翻脸是早晚的事情……”
  陆鸣说道:“昨天晚上他临走之前虽然话说的好听,但我估计,他们肯定会在暗中作梗,甚至破坏,我们必须做好思想准备,到时候可别被他们钻了什么空子……”
  陆老闷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陆鸣犹豫了好一阵才说道:“我上次说过,财神父子出事有可能是陆老大暗中向警方通风报信,虽然目前没有真凭实据,可基本上**不离十,我担心他会不会故伎重演……”
  陆老闷慢慢直起身来,盯着陆鸣问道:“你的意思他会让丨警丨察来对付我?”
  陆鸣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进一步说道:“这就要看你有什么把柄抓在他的手里了,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另外,既然他能对财神下手,如果被逼上绝路的话,难说不会对你下手,我看,在公司筹备期间,你最好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陆老闷沉着脸不出声,过了一会儿,忽然一阵哈哈大笑,笑的陆鸣一头雾水,一颗心砰砰直跳,生怕陆老闷怀疑自己挑拨他们兄弟关系。
  “既然这样,我也就没什么顾忌了,反正也不是一个爹生的,他们不来惹我也就算了,如果非要跟我过不去,那只有鱼死网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