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4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马上座谈吧。”说着,带头走进了市委办公的楼层。
  战场回到了市委大楼,这里是彭长宜熟悉和绝对控制的地方,此时,亢州的市委书记处于一战极度兴奋的状态,他决定乘胜追击,扩大战果,打一场歼灭战,彻底把他清理整顿开发区污染企业的想法付诸行动。这么长时间之所以没有公开推行,只是向外吹风,目的也是活力侦查,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反应,既然有人已经跳了出来,那就不必客气,索性一战到底。
  生理学上把人这种兴奋状态称作应激反应。应激是人在出乎意料的紧迫与危险情况下引起的高速而高度紧张的一种情绪状态,是由感知到的威胁、需求、挑战或逆境而引起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兴奋与警觉。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应激源,尤其是在环境中有令人厌恶而不能预测和控制的事物时,人的这种应激源容易被唤醒。应激的最直接反应就是迅速建立防御状态。
  此刻,对手的突然袭击,激发了彭长宜的强烈的好斗意识,他有些恼羞成怒,毕竟,开发区的工人游行,围堵市委大楼,而且还举着牌子针对他个人进行谩骂侮辱,无论如何都是一种很坏的影响,尤其是在牛关屯事件刚刚平息不久,这种影响应该是很恶劣的,他不知道这些人想干嘛,但是他知道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无非就是保住在开发区的利益。因为,开发区的问题,只是他们班子成员年前刚刚研究决定的,还没有真正开始实施,这个时候给市委施压,目的显而易见。

  但是,对手为什么不在年前游行,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他必须在锦安市委过问这件事之前或者是自己向锦安市委汇报之前,从根本上解决掉它。
  彭长宜让秘书通知环保局局长马上到位,十分钟后,彭长宜走进了会议室,这里,全部是企业业主,陪同他开会的有现任开发区主任曹南,还有苏乾。那些工人代表,他明确指出由朱国庆、姚斌和政府秘书长吕华负责组织座谈。
  会议刚一开始,彭长宜就让现任的环保局局长邢建忠通报对开发区所有企业的环保监测数据和对万马河下游以及对周边村庄的环境的破坏和对老百姓日常生活造成的影响,邢建忠他啰哩啰嗦了半天,好几分钟过去了,他还没有切到正题。
  彭长宜感觉他做这个工作比较费劲,甚至平时都没有关心过这事,就从笔记本里抽出一份材料,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让宋知厚递给他,让他照着念一遍。
  邢建忠接过这份材料看了一眼后脸就红了,他哼哼唧唧地说:“那个这是锦安环保局检测到的数据,那个我下面就给大家念一下吧……”
  彭长宜没有抬头看他,他唯恐在座的企业主们捕捉到他目光里的讽刺意味。这于邢建忠和自己来说都不好。
  他早就听说过这个邢建忠是凭借老婆当上了环保局的局长。邢建忠原来是环保局的副局长,老局长面临退休,两任副局长谁都想上位,竞争比较激烈。邢建忠是老环保出身,四十七八了,还在副科上混呢,一直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这次,他感觉说什么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平心而论,他是个比较廉洁、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但工作能力和水平却是很一般的副局长。但他有着比其他人都多的烦恼,到家总是怨声载道,郁郁寡欢,十天半个月不带碰老婆一下的,即便老婆想要,也是匆匆缴枪。老婆一度认为他在外面有人了,到家对她才没有兴趣,通过一段跟踪观察后,没有发现这种迹象,但男人就是提不起**。
  但是老局长面临着退休,他突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到家后兴奋不已,到家后反复折腾老婆,还让老婆去借钱,他要送礼。这样,他们倾其所有,据说凑齐了八万块钱,送出去后,没有任何响动,而另一副位局长活动却很频繁,又是去市里开会又是在电视上讲话,他心里就没了底,那几天连折腾老婆的兴头也没有了,整天阴沉着脸,到家一句话都不说,后来,突然宣布他接替老局长,成为环保局的一把手,据说,他兴奋的有些异常,当天晚上连续要了老婆好几次。第二天准备在他农村的老家大摆酒席,庆祝他当一把手,后来崔慈听说后给他打电话干预此事,他才作罢。据说他兴奋的心情持续了好长时间,一连两个多月,都没让老婆闲着,买了好多黄色录像带,天天变换着姿势在老婆身上尝试……他倒是春风得意、红光满面,但他老婆却受不了了,最后,他老婆找到韩冰,说他男人不会当局长,只知道床上那点事儿,还是让他变回副局长吧……

  这件事在亢州政坛上久传不衰,成为一个政治笑话。但不知是真是假,有人说是真的,也有人说是他的对手杜撰的,摆酒席被崔慈干预倒是真的。彭长宜听说后,感觉不大可能,首先两口子的事,当事人不说,别人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不过,据传拿破仑在一次重大战役之前突然阳痿,他再怎么努力,也不能当一个强硬的男人,等到战役告捷之后,没有任何治疗,拿破仑又重振雄风。
  现如今官场上的得与失的确能左右一些男人的性,仕途畅顺,“性”致勃勃;升迁受阻,“性”致全无。不单是官场,性的晴雨表,还广泛适用于商场、职场上厮杀的男人:意气风发时脐下三寸跟着趾高气扬;一旦遭遇失败,那里也会蔫头耷脑……
  彭长宜很奇怪在这个时候居然想到了环保局局长的那些窘事,尽管他依然在低头倾听,并不时往本上记着什么,但听着听着,思想就开了小差,目光盯住了某一个点,表情冷漠,似乎是在听,又似乎在思考问题。这种表情对于他来说,是比较罕见的,任何情况下,他都没有精力不集中的时候,尤其是在开会,大家的眼睛都盯着领导看的时候。
  但现在,他的表情是最真实的,也是一种最原始的状态。无疑,今天的事情对他来说的确是刺激太大了,就像是雷电撕裂了黑夜,露出了夜的狰狞面目,又像是冰层下面涌动的暗流突然遭遇破冰一样……
  他毫不怀疑这份锦安市环保局对开发区所有污染企业进行调查和监测的数据结果,这是他让让曹南私下做的工作,并没有公开进行。
  当然,在场的所有企业主,没有人对这份数据表示怀疑,因为最清楚不过的是他们自己。这个时候,市委书记的意志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他的意志是不可动摇的,也是不可撼动的。
  环保局局长邢建忠念完这份专业极强的报告后,擦了一把汗,造纸厂厂长高志马上说道:“这份数据哪儿做的,准吗?”

  “如果你怀疑这份数据的准确性,你可以另请专业人士来做,费用有政府承担。”彭长宜不客气地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嗫嚅着说不出来了。
  “你什么意思?”彭长宜紧逼道。
  “我们的污水是经过处理后才排放的,这个邢局长知道,现在开发区主要污染物不是水,而是空气。”他的意思很明显,直指镀锌厂和其它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