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4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受到了鼓舞,他振奋地说道:“别看你们今天在这里骂我,有一天你们就会感谢我。现在,我来问你们,你们是愿意在环境整洁、空气清新的工厂上班,还是愿意在恶劣的有毒的环境下工作?这可是一个简单的选择,我不相信你们做不出正确的回答。”
  “那还有说吗,谁愿意减少寿命啊。”
  “就是,那我们的命换钱,狗日的,他们真是黑了心了!”

  人群里又有人举手说道:“彭书记,我们是钢构厂,我们整天都是跟钢铁打交道,我们没有他们这些污染,为什么也在整改范围?”
  彭长宜说:“你们是不是有喷砂、喷漆车间?”
  “我们没有车间,都是在露天。”
  彭长宜说道:“这就对了,你们这些喷砂、喷漆的工人,受到污染的程度,可能比他们镀锌厂的都要严重,你们如果不信,就想想,你们是不是经常咽痒、咳嗽?”
  “没有啊?”
  “你放屁!”旁边一个工人立刻反驳刚才那个人,说道:“彭书记,他根本就不是车间干活的,他是坐办公室专门伺候老板的,我就是喷砂的,我经常喉咙痒,咳嗽,而且呼吸道发炎。”
  彭长宜说道:“这就对了,你们露天喷砂、喷漆,这是根本就不允许的,你们不但污染了自身,也会对周边老百姓造成伤害。”
  这时,人群中又有人说道:“彭书记,你说的那些工厂能要我们吗?”
  已经有人被他洗了脑,放弃战斗,在向他的阵营靠近。
  “当然,肯定企业会有自己的录用标准,而且政府也会为你们提供必要的上岗培训,只要你希望工作,认真参与培训,付出了努力,就一定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劳动者,成为一个能养家的劳动者。”
  “那太好了,我们愿意学习,愿意参加培训。”

  “就是,不给他们狗日的干了,这些黑了心的老板,还拿我们当猴耍!”
  “对,我们回去就辞职。”
  彭长宜不愧是彭长宜,他已经具备了一位政治家的资质,具备了一位政治家临阵应对一切突发事件的能力和智慧,从处理莲花村的哄抢事件,到今天的掌控围堵市委大门的局面,他的表现堪称完美!从头至尾,没有正面谈论关于开发区对污染企业的治理办法,没有大谈形势和意义,而是抛出了“寿命”论,立刻和他们产生了共鸣,另外,他一开始就靠维护自己工人尊严的那种凛然正气,控制住了局面,镇住了企图向他发难的人。那些隐藏在背后的人,永远都不会站到前台来,他是一定要找到代言人的,对付这些代言人,彭长宜有的是办法和招数。

  “群众”,?是一个有别于“人民”的群体,法国作者勒庞著书,他以十分简约的方式,考察了个人聚集成群体时的心理变化,他指出,个人在群体中会丧失理性,没有推理能力,思想情感易受旁人的暗示及传染,变得极端、狂热,不能容忍对立意见,因人多势众产生的力量感会让他失去自控,甚至变得肆无忌惮。作为一部经典之作,勒庞的《乌合之众》对于今天仍不失现实意义:日本普通民众为何曾变成战争机器,“文.革”青年为何曾变得丧失理性,入市股民又为何会变得群情激亢?个人到群体的心理变化看似难以理解、难以置信,然而,群众一词也可理解为需要有人领导的一群乌合之众。此刻,彭长宜就控制了他们的意志,掌握了他们的心里,左右了他们的思想,改变了他们进攻的方向。

  “彭书记,你能保证这些工厂要我们吗?”
  “你能保证我们比现在挣钱多吗?”
  在这场一个人的战斗中,市委书记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并且扭转了战局,使形势朝着有利战局的方向发展。
  听了大家的议论,已经完全占据上风的市委书记这个时候开始显示出他强硬下面的柔和,他面色开始表现的温和起来,向群众挥手示意,人群再次安静下来。

  彭长宜张开嘴,刚要对着人群说话,这时候,朱国庆出现了。
  “彭书记,我来说几句。”朱国庆说道。
  彭长宜看了他一眼,不知他从哪里冒出来,这段时间里,他去了哪儿,因何联系不到他?
  他迟疑了一下,无论彼此心中有什么样的想法,这个时候,都是一个市委书记和市长精诚团结共同应对的时候,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何况,彭长宜已经取得了以一当百的胜利,心中正充满了快意,自然而然就对打断他话的市长有了大度和宽容。他往边上挪了两步,把正中位置让给了市长朱国庆。
  只见这位市长上来就开始大声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李强,镀锌厂的李强在没在?”
  人群后面就有人举起了手,说道:“朱市长,我在。”
  朱国庆漠然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带上你的人,有愿意留下座谈的留下那么一两个,其余的马上给我撤回去!”
  他的嗓音很有气势,让人听了不得不从。

  “就这么……这么回去了……”那个叫李强的人显然有些不甘心。
  “不这么回去还怎么回去,难道还要彭书记送给你一车金元宝不成?”朱国庆大声奚落道。
  “哈哈。”周围的人都笑了。
  李强高声说道:“是,朱市长,我听你的。”说着,他大声招呼自己的人:“镀锌厂的人,跟我往出走。”
  立刻,人群里就有人开始往出走。

  朱国庆又高声叫道:“高志。造纸厂的高志来了没有?”
  “来了,我在这,朱市长请指示。”立刻就有人举起手大声说道。
  “你也一样,带上你的人,有愿意留下座谈就留下,不愿意留下就回去。”
  “是,我们马上就走。”高志答应后,立刻说道:“造纸厂的人到门口大松树旁边集合。”
  “马蛋子!”朱国庆又高声喊道,不见有人应声,他提高了声音,大声嚷道:“马蛋子,丨硫丨酸厂的马蛋子来了没有?”

  这时,前面一个人不情愿地应道:“我来了——”
  “来了叫你怎不吭声,你耳朵塞着驴毛了吗?”朱国庆大声骂道。
  “市长,没塞着驴毛,我有大名,我的大名叫马强,别总是马蛋子马蛋子的叫,三十好几的人了,孩子都满地跑了……”
  “哈哈。”众人一阵哄笑。
  大庭广众之下称呼别人的乳名,看来这个朱国庆和马蛋子很熟悉。
  彭长宜也从嘴角挤出了一丝笑。他偷看了姚斌一眼,姚斌和曹南站在一起,曹南忍不住也笑了,但是姚斌却笑不出来,他的脸上尴尬极了,彭长宜知道他尴尬的理由,朱国庆从开发区走了那么长时间,居然对这些人还这么指挥若定,而他刚刚离开,就显得有些慌乱,甚至疲于应付,而且应对不及,不尴尬才怪呢。

  还一个人没笑,这个人就是朱国庆,朱国庆大声说道:“少废话!带着你的人迅速离开,愿意留下代表就留下,不愿意留下快点离开!”
  “不用代表,我一个人全办了。”那个马强晃着膀子说道,他就回头布置去了。
  朱国庆一一地点着名,他的声音洪亮而威严,不容抗拒,随着院子里的人逐渐散去,彻底宣告了这次闹剧的失败和结束。
  最后,院子里只留下了应该留下的工人代表和企业主,朱国庆来到彭长宜面前,说道:“彭书记,你看这样行吗?是先跟他们座谈还是咱们先研究一下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