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3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开着车疯了一会后,才向着陈乐的方向冲了过来,后面,就拉起一条烟尘。
  陈乐捂着嘴直往后跑,彭长宜开着车,便停在了东侧围墙旁的树下,那里,有一条硬化的甬道。
  直到尘土散去,陈乐才向他走来。

  彭长宜开车下来,陈乐快速跑了过来,他握了一下彭长宜的手,说道:“看到刚才您这个样子,就是让一百个人猜,他也猜不出里面是市委书记在开车。”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这个车不好,要是我在三源时那个车就更刺激了。”
  彭长宜看着前面的一道高高的土坝,像这样的土坝,里面还有两道。他们走向前面那道土坝,彭长宜顺着旁边的台阶还要往上走,陈乐说:“别上去了,里面有人打靶。”
  彭长宜这才没有上去,问道:“都有谁?”
  陈乐说:“没有别人,就我那两个人,最近一直想参加今年的比赛。”
  彭长宜知道,他所说的那两个人,尽管彭长宜没有见过,但他知道是陈乐两个比较贴心的心腹,许多秘密任务,陈乐自己不方便出头,都是他们出头办的。这两个人是驻守亢州看守所武警中队退役的战士,退役后,陈乐没有让他们回陕北老家,而是帮助他们跑指标,入了公丨安丨局的编制,仍然在看守所工作。
  陈乐,始终都是彭长宜一张隐秘的王牌,他们从来都不在公开场合中来往,从一开始,他和陈乐的关系就鲜为人知,比较隐秘。真正知道底细的人不多,就连尚德民都认为陈乐是王家栋安排进来的人,因为陈乐几次进步,都是看在王家栋的面上。
  王家栋当然知道彭长宜和陈乐的关系了,当年的小洋楼,就是这个人发现的。江帆知道彭长宜手里有张王牌,但具体是谁,他不太清楚,他也不能去打听。有些人知道彭长宜跟陈乐认识,认为他们不错,但真正不错到什么程度,陈乐于彭长宜来说到底有多大的价值,除去王家栋,几乎没人知道。

  彭长宜想好了,自己先不公开了解报废汽车一条街的情况,他当然就想到要找陈乐了解情况了。只不过,所了解到的情况令他大吃一惊。
  所谓的报废汽车一条街,说白了应该是几个称呼的总和,原先是废铁收购一条街,后来发展到报废汽车拆解一条街,拼装车出售一条街。
  国家早就对报废车有规定,报废车的“五大总成”(发动机、车架、前后桥、变速箱、方向机)和拼装车不得以任何方式进入市场交易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交易。对报废汽车拆解的“五大总成”,应当作为废金属,交售给钢铁企业作为冶炼原料;拆解的其他零配件,能够继续使用的,可以出售,但必须标明“报废汽车回用件”。
  按照国家规定正常操作的话,报废汽车并不存在巨大利润,但转入非法途径后,其利润就出乎人们的想象。
  陈乐告诉他,一辆两吨左右的报废汽车回收,按照国家的收购标准,其售价在一两千元左右,但一些非法的收购者往往以几倍的价钱将车购走,然后又将该车非法卖给这里的个体拆解户,这些非法的拆解人员不但不把拆解的“五大总成”当作废金属交售,反而将“五大总成”分别出售,或者将拆解下来的零配件拼装成整车再出售,其利润就又翻了几倍甚至十几倍。
  尽管这种车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但因其价格便宜,从来都不愁销售。
  陈乐说:“把非法私自拆解的报废汽车说成是‘马路杀手’一点儿都不过分!”
  彭长宜问道:“拼装车是不是这几年才发展起来的?”在他印象中,他只知道那里是卖废品的,有的时候能偶尔看到变了形的车篓子。
  陈乐说:“是的,原来您在亢州的时候,那里只是收购废铁一条街,后来,忽然就成了报废车拆解一条街,再后来,几乎是一夜之间的事,那里就能拼装汽车了,这与政府和一些部门的鼓励有关系。”
  “怎么讲?”彭长宜问道。

  陈乐继续说道:“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急功近利给这一市场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思想基础’,政府部门都想尽快找到一条‘快速致富’的路子,刺激了农民的逐利行为。不瞒您说,目前各个部门都成了这种拼装车的使用者,或者说是销赃者。”
  彭长宜瞪大眼睛看着他。
  陈乐又说:“我还给您透露一个信息,您掌握一下就行,不必要做什么。您知道吗,现在,一些外地朋友说,咱们这个拆解一条街,都快成了赃车销赃一条街了,一辆偷来的车,到了这里,两三分钟后就面目全非,发动机和大架号用砂轮一磨,就到了另一辆车上去了,你怎么查?活神仙也查不出来。我跟您说,外地许多破获的盗车案,有好几起都跟咱们这条街有关系。”
  “哦,那你们公丨安丨局不查吗?”这话说出后,彭长宜都觉出了幼稚。
  陈乐说:“查,怎么查,?如果我跟您说,就连副局长、派出所所长开的都是问题车,您信吗?”

  彭长宜问道:“都是拆解车吗?”
  陈乐说:“如果是拆解车还算是给自己遮遮羞呢,这些车,根本就不用遮羞,直接开着就上路。”
  彭长宜看着他,有些不解。
  “您不理解是吧?谁都不理解,但是我理解,为什么呢?就因为经费不多,车辆不够,无法满足现在的警务需要。所以,才会有开问题车的风气。”

  “你说具体点。”
  陈乐说:“晚上往咱们这里开的车,有相当一部分都是盗抢的车辆,这个时候,丨警丨察上路或蹲坑守候,多半都会有收获,拦下车后,肯定是证件不全,先扣下车,让司机回去拿手续,然后再来赎车,这种情况下,司机都是有去无回。那么这些车怎么着,开呗,查车的目的就是为了开便宜车,挂个假牌子,就开始满城跑了。”
  彭长宜懂了,他点点头又问:“有出事的吗?”
  “有啊,去年一个盗窃团伙在外地犯了案,有个犯罪分子供出了把车开到亢州准备拆解的,后来被丨警丨察查到,弃车跑了。外地警方通过罪犯指认,这辆车是四中队指导员开着呢,呵呵,那次丢大人了,这名指导员被免职了。”
  “哦,老尚就没整顿过吗?”彭长宜问。
  “怎么整顿?一个是普遍现象,二是的确缓解了经费不足的局面,他也强调过,也专门开过会清理过,但都是毛毛雨,不起作用。”
  彭长宜怔了怔,问道:“你开的车是吗?”
  陈乐说:“我开的车可是正经车,您忘了,省里奖励了一辆,我听了您的话,开了几天就不开了,奉献出去了,现在我开的这车,还是前任所长留下的呢,有正当手续的。我就是没车开,也不会开那种车的,并且,我们所里其它两辆车,也不是这种车。我可不敢找事。”

  “嗯,你做得对。”彭长宜边说边陷入了沉思,难怪省委书记秘书让他关注一下这条街的情况,原来深意在这里啊。
  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他的秘书宋知厚,宋知厚的第一句话就把彭长宜镇住了:“彭书记,不好了,开发区的工人上街游行了,他们往市委这边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