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6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承泽爸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你等一下。”
  我点了点头。
  赢了这一句,胜了王承泽爸爸,我没觉得多高兴,这是应该的,因为我拿住了王承泽爸爸的命门。
  我杀了王承泽,这个事让王承泽爸爸愤怒,但有惧怕,我亮出来了刀,因为我做过同样的事,他会相信我有这个胆子。
  我赢很正常。
  王承泽爸爸弱,魏卫那边强,他们没有王承泽爸爸这种惧怕,所以,要困难。
  尤其是魏卫,倒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因为他的心,一个人能力大小不重要,心很重要。魏卫绝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王承泽爸爸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后走,他背对着我,手往一个皮包里面伸,我笑眯眯的看着他,他的心声拼命往我心里面钻。
  “董宁。我要杀了你,我要给承泽报仇!”
  “你以为我怕死?承泽死后,如果不是要报仇,我早就去死了,他是我的希望,是唯一的希望,你杀了他,不仅仅让我没了儿子,还让我没了希望。”
  “既然我不怕死,我刚才为什么会怕呢,因为我在表演啊!董宁,想不到吧,我这个在你眼里的废人竟然会表演啊!”
  “所以,请你去死!”

  王承泽爸爸转过了身,举起了手,一把枪握在了他手里,他的脸带着癫狂的笑,面容扭曲到了极致,很难看,但很恐怖,如果有小孩子在,会被吓哭吧。
  声音带着狂喜,王承泽爸爸咬牙切齿的说。
  “董宁,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真是让人没想到啊!
  就算跟死狗一样,可还没死的时候,还是会咬人的。
  王承泽爸爸这反咬可不一般呢,竟然搞到了枪,不过这没什么好惊讶的,王家的能力搞来枪还是轻松,搞来装甲车倒是可以惊讶一下。
  枪对准我,说实话,我没什么感觉,可能经历过太多次这种感觉了,第一次,害怕,身体直颤抖,手心出汗,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第二次,还是害怕,可是没有第一次那么害怕,心里面琢磨这事快点过去,第三次,第四次,第不知道几次,麻木了,真的麻木了,有一种冲动,你开枪啊!你开枪打死我啊!想要叫嚣一下子。
  人其实挺有意思的,有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犯病。
  面对王承泽爸爸的枪,我挑了挑眉,心里想着一些事,要是出手,肯定我快,不过,王承泽爸爸可能会打出来一枪,不知道他平时有没有练过枪,准头不知道怎么样,能不能打到我。
  我在放空自我,引起了王承泽爸爸的不满,他用枪点我,他说:“你不害怕吗?”
  我摇摇头,说道:“为什么要怕?”

  “我会开枪的!董宁!”
  我说:“噢,原来不是打火机啊!”
  王承泽爸爸对着我吼,“你看不起我?我不信我能杀了你?”
  我笑了笑,说道:“我信,可是那样的话。你就死定了!”
  王承泽爸爸打了个寒颤。
  人的影树的名,我做过什么,别的人不清楚,但王承泽爸爸肯定知道。
  王承泽爸爸冷笑一声,可是这一声冷笑没有威胁到我,他说:“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死?我一枪打死你!”
  我笑笑,说道:“你儿子找了很多人要杀我,可我把他们都杀死了,知道我靠的是什么吗?是我手中的刀,只要你一枪打不死我,我便能用飞刀杀死你,所以,你要考虑清楚了,一会瞄准好,要不击穿我的心脏,要不射穿我的头,打的别的地方。我可不那么容易死的。”
  我知道我现在的笑一定很欠打。
  王承泽爸爸手微微一抖。
  我往前走了一步,王承泽爸爸说:“别动!”
  我没理他,我说:“你已经败了,你开不了这一枪!”
  王承泽爸爸说:“为什么?”
  他的声音很惊恐。
  我说:“因为你怕死!”

  王承泽爸爸狰狞道:“谁说我怕死了。”
  我说:“我说的,因为你的手在抖,手在抖就证明你害怕我,你害怕我就不敢开枪,就算你敢开枪,你手抖的这么厉害打不中,就算你打的中,但是打不死我...”
  说着说着,我离王承泽爸爸越来越近,他在思考我的话,完全没注意到我已经近了身。
  机会来了!

  轮到我出手了!
  闪电般的伸出了手,抓住了王承泽爸爸的手,一扭,王承泽爸爸手吃痛,手松开,枪落地。
  局势扭转。
  王承泽爸爸咽了一口口水,身子又不由自主往后退,可惜他无路可退。
  我捡起来地上的枪,对着他微微一笑,说道:“东西可以给我了吧。”
  王承泽爸爸面如死灰,他的双眼失神,毫无神采,动作变得僵硬起来,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放在了我的手上,是一个录音笔。

  真是早有准备啊!厉害。
  我拿过来,听了听,声音很清楚,说的内容也很多,一些挺隐秘的事,这录音发到了网上去,估计能掀起一点浪花。
  我心里清楚,只有录音不够。肯定有人说这是伪造的,说这个是假的,当不了实锤,要想翻身,还是要找到魏卫的儿子,拿到他录到的视频。
  不过,录音是引出魏卫的东西,还是很有必要的。
  接下来,就是简单处理一下现场了。

  将王承泽捆上。确保他挣脱不了,拿上他的手机,里面有魏卫儿子的联系方式,刚才我已经问清楚了。
  楼下那两个朋友也检查一下,死不了,跑不掉。
  办完这事,我给蒋为民去了个信息,让他十多个小时过来一趟,我捆的很紧。他们没办法自己挣脱出来,如果没人来,大概会死在这里,蒋为民提供了住所,他也说了,有什么需要就给他打电话,我想他不会拒绝的。
  处理完之后,我走了出去,在门口。我点了一根烟,缓缓的抽着,蒋为民给了我一些魏卫的信息,可是现在魏卫在哪里我并不知道,他们应该在本市吧,毕竟那件事没过去多久?魏卫的儿子可是**了那名女学生,不过也说不好,没准办完了这件事,人就走了。
  也是巧了,就在这个时候,魏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今晚,你就不要出去了。”
  “爸,你给我打电话过来就是这事?”
  魏卫的儿子有点诧异的说。
  魏卫说:“听话。”

  “爸,我知道了。”
  “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话听进去。”
  “爸,你放心吧,我当然听话,外边下大雨呢,我能去哪里?我一会就睡了。明天我就回去了。”
  魏卫挂了电话。
  声音一下子嘈杂起来,音乐响起来,魏卫的儿子说道:“抱歉啊!大家继续!”
  听起来,人不少。
  估计魏卫这个儿子没听老子的话,正在外边寻欢作乐呢。

  很好,没准是我的机会。
  下大雨,似乎跟我是同一个地方。
  “魏少,你家老爷子的电话。”
  “是啊!烦死了,来,咱们喝酒。”
  这个人跟魏卫儿子很熟,他说道:“魏少,光喝酒有什么意思,找几个妞过来吧,我这边有渠道,货不错,年轻漂亮。”
  日期:2017-06-03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