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0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701团的边控智能化系统早几年由赵大康提了出来,为什么推行不下去,谁都不能否认,赵大康没有这个沟通四面八方的能力,归根结底,他争取不来钱,军分区想搞但是没钱。
  李牧几个电话打出去,找几个相熟的领导闲聊了几句,这里要个几百万,那里要个几百万,启动的资金有了,还能得到四部的技术支持。全军那么多个团长,哪个团长有他这个能力。

  因此,陈国富绝对会担心,李牧走了,结果边控智能化系统搞到一半没钱了,哪哭去。把军分区大部分的军费用在这面,其他工作都不要搞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钱字。
  李牧自然的能明白,他对陈国富说,“这方面不需要担心,我调走了,也会持续关注这个工程,一直到完工。我已经和赵大康同志交代过,遇到问题,让他直接联系我,我来想办法解决。”
  “太好了,老李,没说的,我代表阿泰军分区全体官兵感谢你!”陈国富动情地说,握着李牧的手。
  李牧说,“701团政委一职空缺的时间太长,一定程度影响到了部队的建设。肖铁宇同志的工作很得力,我认为他是较适合的人选。建议军分区向面推荐。司令员,这个建议权我还是有的吧?”
  陈国富说,“当然!你现在还是军分区丨党丨委常委,你当然是有这个建议权的。放心,赵大康同志和肖铁宇同志,我们都推荐去。”

  甚至,陈国富知道,只要推荐去,十有八九是成了。省军区只要是知道是李牧的意思,一定会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一个很现实的现象是,省军区领导在知道副老总和李牧的特殊关系之后,他们绝对不会不把李牧的意见当回事。
  “老李,时间不早了,我看,是不是和哨所的同志们告个别,咱们回团部,军分区和团部的同志们,要搞一个欢送会。”陈国富说。
  李牧道,“欢送会不必了,我还在西北嘛,不要搞得生离死别一样。”
  “都听你的。”
  两人走出房间,阿拉图哨所几十号官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通往门口的道路一侧列队,雪花飘落在他们的身,他们像雕塑一样挺立着。
  李牧变得严肃,大步走下楼去,陈国富紧跟在他身后,一点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赵一云和石磊带着几个兵已经把李牧的行装装了车,和车辆在门口那里等着,静静地等着李牧和官兵们告别,小黑站在他们身边,同样的表情严肃。
  李牧大步走向道路一侧列队的队伍,陈国富跟着,后面一群军分区领导跟着。
  方华站在对头,跑步过来,敬礼报告:“团长同志!第701边防团第62营第6连集合完毕!请您指示!”
  李牧回礼,“稍息!”
  “是!”
  李牧缓步走过去,从方华开始,逐个握手告别。
  “团长,我们舍不得您。您一定要常回来看看。”方华握着李牧的手,李牧担任701团团长期间,是他从军生涯最难忘的一段日子,他可能正是在这段日子里,才真正搞懂了真正的军人。
  李牧说,“方华,阿拉图哨所是我国最西北的哨所,你一定要替祖国人民,守好这个门。”
  “请团长放心!我一定死而后已!”
  李牧逐个兵的敬礼握手,对大多数官兵来说,团长是个对干部严厉对战士宽容的团长,只要不是触犯底线原则的事情,团长都很有人情味,但是团长又是一个抓训练抓得很残酷的领导。

  在阿拉图哨所蹲点一周,哨所的官兵们恨不得脱几层皮,私底下的怨气别提有多少,早早的盼着团长赶紧的走人。
  现在总算是要走了,而且是走得彻彻底底的调走,兵们却突然的感觉到心里没着没落的,像失去了主心骨,会有莫名的惶恐。
  情之所至,大头兵们忍不住哭出来,死死压抑着的哭更显得可怕。
  62营的兵是骄傲的,正是他们用40火的火箭弹干掉了12旅的弹药堆积场,多骄傲,老子们用的是实弹,真的给你打掉了,谁有老子们叼?62营的兵也是惭愧的,扎买提这个匪首正是从他们的主力连队6连驻守的阿拉图哨所区域逃走的。
  两种极端情绪之下的62营官兵,是其他营的官兵更加爱戴团长的。是团长让他们有翻身的机会,是团长带着他们打了个翻身仗,名扬全军。
  雪越下越大,李牧和最后一名兵握手拥抱,他站在门口那里,向官兵们敬礼,作了对701团官兵的最后一次训诫,仅仅一句话:“弟兄们!永远别忘了,是谁在养着你们!”

  团长的座车驶离了,后面跟着军分区领导的座车,远远的开向了山下。
  有官兵心情沉默的自语道:“以后再拿开山刀砍人,没人替咱们做主了。”
  701团失去了一名好团长,武警第3师迎来了一名杀人不眨眼的参谋长,对西北的犯罪集团来说,是这个冬天的噩耗。
  乌市南城区武警第3师师部驻地,建成没几年的新营区,可能是武警部队最好的营区之一了。
  司令部军务科长招世华脚步匆匆的来到了侦察科,在办公室里找到孙璐璐,招呼:“孙参谋,麻烦你来一下!”
  埋头整理过去一周侦察情报的孙璐璐连忙放下件走过来,“招科长。”
  “来来来,过来说。”
  招世华把孙璐璐带到走廊外面,低声说,“孙参谋,听说你认识参谋长?”
  “认识啊,咱们师谁不认识,您也认识。”孙璐璐笑呵呵地说道。
  “小孙啊,认真点,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招世华脸色是有些焦急的。
  一看这个样子,孙璐璐认真起来,这招科长平时挺稳重的一个人,这会儿表情焦急,显然是遇什么难办的事情了。
  “我说的是新来的参谋长。”招世华低声说,“你没听说吗,总部从阿泰军分区调了一个人过来,担任咱们师的参谋长。这个人,我听说你认识。叫李牧。”
  “李牧?”孙璐璐顿时呆了,记忆深处的那个人一下子冒了出来,但她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

  招世华所说的总部是武警总部,机动师是直属总部管理,和地方的总队并无隶属关系。这种架构,与集团军、省军区这样的关系是类似的。集团军和省军区也没隶属关系。
  但是武警部队的从属关系更加的复杂,如有些机动师同样担负着口岸执勤之类的任务,做的是和省总队、市支队差不多的工作。
  武警机动师和省级武警总队都是直属武警总部管理,但是,省级武警总队同时也归同级公丨安丨部门领导,而武警机动师则完全的单独归武警总部领导。会有一套协作机制,来让双方进行协作。
  日期:2017-06-03 08: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