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24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不成吃软饭才是小爷我的宿命?”
  陆晨不由哀怨。

  夏诗清逼着陆晨换了衣服,饶是她夏总裁自诩不是什么花痴少女,也顿觉惊艳。
  这家伙,身材那是真好。
  宽肩配窄腰,加符合黄金例的长腿,下两个符合黄金例的倒三角,男模还男模。
  “夏小姐,你男朋友长得真帅。”
  便是卖衣服的妹子也忍不住夸赞。
  这家店是海城外滩最知名的奢侈品男装店,客户非富即贵,好多娱乐圈最当红的男星都会到这里来定制衣服。
  但再怎么帅气俊美的男星,也没有陆晨给她的震撼大。
  主要是气质。
  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雅和孤傲,那些靠男士香水和化妆品装点的男明星,绝不会有。
  夏诗清听了,脸颊泛红,想解释陆晨这家伙可不是他男朋友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两人出了男装店,便打算去取车,接着便去夏家。
  刚进停车场,却有一群人往他们走了过来,陆晨心一动,便把夏诗清揽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群人跟他们擦肩而过。
  突然便有什么东西砸来。
  陆晨旋腿一踢,本以为是石块之类的物件,却是直接踢爆。
  夏诗清冷不丁被陆晨搂住小蛮腰,脸颊泛红,正想骂他,陆晨却是带着她旋转半圈,接着冷冷看着撞倒夏诗清的那个家伙。

  此人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有寒芒闪动。
  夏诗清吓得,要说话,却见许多小包裹砸来。
  陆晨系数踢飞,却有漏之鱼,只得用拳头砸,哪知一砸爆,顿时视线模糊,口鼻充斥着一股极为刺鼻的味道。
  夏诗清惊呼一声,只觉眼睛火辣辣的,忍不住咳嗽。
  “是石灰粉,闭眼睛,尽量不要呼吸。”

  陆晨依旧将她搂着,声音很冷静,只是闭着眼睛,面容有些痛苦。
  太突兀。
  他招了。
  挨了不少石灰粉,一睁眼绝对会灼伤视膜,也是说,他现在等同于一个瞎子。

  接着便有七八个汉子围了来,不用眼睛看陆晨都能感觉到,他们手里都拿着家伙事儿,将他和夏诗清围得严严实实。
  “小子,要怪你怪你命不好,这海城是大,却容不下你这个小赤佬,有些人可不是你得罪得起的。”
  耳边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
  接着便是寒光闪动,匕首、军刺、蝴蝶刀之类的冷兵器,如毒蛇喷吐着性子,往陆晨和夏诗清两人身扎去。
  俗话说,武功再好,一砖撂倒,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说的是现在这种情况。
  这个世界存在武者,以天地为熔炉,以自身为炉鼎,炼精化气,炼气化神。
  但凡武者,只要入了门道,练出暗劲,身体各项机能便会迎来一个质的飞跃。
  譬如陆晨,便是实打实的暗劲巅峰武者,全力爆发之下,拳力不下千斤,打寻常人只如砍瓜切菜,便是那些个会些把式的大混子,也能打好几十个。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丨内丨裤外穿的超人。

  武者也是人。
  会流血,会受伤,挨了枪子儿一样得嗝屁。
  此刻这些家伙用了江湖最下作的手段——洒石灰粉。
  迷了陆晨的眼睛。
  陆晨眼不能见,战斗力起码下滑七成,又要保护夏诗清,一个不慎,还真可能阴沟里翻船。
  他听风辨位,踩着步子,间不容发地躲过了对面的第一波攻势。
  “好小子,倒还真是个高手,难怪敢那么狂!”
  阴测测的声音又是响起,他摆了摆手,八个壮汉又向着陆晨和夏诗清扑了过来。
  夏诗清吓得,身体忍不住发抖。

  “放心,有我在。”
  陆晨淡淡道。
  夏诗清听着他无平稳的声音,也不知怎的,她那颗无忐忑的心,也跟着平静。
  他像是一座山。
  挡在了她的面前。
  无论狂风还是暴虐,烈焰还是雷霆。
  他都会替自己挡着。

  这个男人,或许不会说什么动人的情话,却是在用行动证明,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她。
  这一刻,她心里产生了浓浓的安全感。
  这是任何人都不曾带给她的微妙情愫。
  她抱紧陆晨肩头,忽又醒觉这必会影响他的出招,那一刻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好竭力放松崩得紧紧的身体。
  她所有感官都聚集在了陆晨身。

  她听得见他粗重的呼吸从黑暗传来,她闻得到他的气息在漆黑膨胀。
  这种味道极为好闻,如阳光下晒过的被褥,草原青葱的牧草。
  咔咔咔咔——
  接着是许多声脆响。
  这些声音,夏诗清从未听过,但她知道,这是骨骼断裂的声音。
  夹杂着闷哼和惨叫。
  如野兽之间的撕咬。
  也不知道是陆晨的,还是敌人的。
  但她始终被保护的很好。
  这个男人自始至终,都将她护在最安全的位置。

  良久。
  没了脆响,只剩下惨叫。
  粗重的鼻息,来自抱着她的这个男人。
  接着一只手轻柔的用衣袖,仔细得将她脸的石灰粉拂去,“慢慢睁开眼睛,觉得疼不要睁开。”
  传来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
  陆晨的声音。
  夏诗清轻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没有太大刺疼的感觉,她胸那股郁气终于吐出,这才发现陆晨浑身都是鲜血,吓了花容失色:“你……你没事吧?”
  夏诗清无紧张,环视一周,发现他们周围,足足躺了八个人,有些是断手断脚的在挣扎,而有些则是身体要害处有个血窟窿,汨汨流着鲜红色液体。
  “没什么大碍。”

  陆晨笑了笑,眉宇间那抹痛楚掩藏着极好。
  “这些小虾米,哪里是你男人我的对手,那不是跟你吹,我一个打一百几十个很平常的事情……”
  夏诗清还是发现了。
  “你受伤了。”
  她说。
  可以看到,陆晨左手有一抹蜿蜒的血痕,着雨水,像一条暗红色的小蛇,沿着袖口,蹒跚流下。
  滴答,滴答。
  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如滴在夏诗清的心。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他的受伤感到心痛。

  “好吧……装逼失败。”
  陆晨尴尬一笑。
  “不过老婆,这可不是因为你男人我太弱鸡啊,而是这些瘪犊子太卑鄙,妈拉个巴子,居然洒石灰粉……你要相信,我其实是个很拉轰的男人……”
  他愤愤不平的说。
  夏诗清白了他一眼。
  都这时候了,这家伙还惦记着耍帅……
  陆晨走到一个三角眼面前,提着他的衣领,将他抓了起来,冷声道:“哥几个,下手挺毒的啊。说吧,那个龟孙子派你们来的,居然这么阴老子。”
  三角眼冷声道:“姓陆的,咱吃的是这行饭,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觉得我会出卖雇主么?”

  “我欣赏你这种硬汉。”
  陆晨笑了笑,“但搁小爷这里,你怕是硬不起来。”
  他抓着三角眼一条胳膊,用力一撅,此人胳膊应声而断,露出白生生的骨茬儿。
  场面无血腥。
  三角眼惨叫,青筋毕露。
  陆晨又是抓起他另一条胳膊,也是同样手段。
  此人疼得哭天抢地,只如杀猪。
  “硬汉,你浑身有两百零六块骨头,巧合的是,我这人特喜欢拆人的骨头,你可千万别认怂,我觉得我可以玩好久。”
  陆晨浅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