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救世,长刀杀仇》
第23节

作者: 大蜗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女人。
  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刻心里在想什么。

  送夏诗清回公司后,陆晨也到局里面报道了。
  刚到不久,赵有容来找他,告诉了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在今天午,刘采和吴煌等人,竟是全都被保释了出去。
  “大领导,明明刘采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涉黑和袭警,都是铁证,局里面怎么突然放人了?”

  陆晨很是不解的说道。
  心里有种浓浓的挫败感。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才把刘采等人抓进来,结果才一个晚,人全给放了?
  “陆晨,那只能说明,刘采身后,还站着更大的一尊佛,此人的能量,远远超过了我们估计。”
  赵有容压低声音,也很是颓丧的样子。
  “妈的。”
  陆晨狠狠砸了砸桌子。
  刘采和吴煌又被放了出去,他们自由了,那意味着,他跟夏诗清往后都不会太平。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帮人又怎会轻易放过夏诗清和他?
  尤其是自己。
  只怕吴煌和刘采等人,已经把他看成了掌钉、肉刺了吧。
  赵有容劝道:“陆晨,这个世界虽然不全是黑暗,但你也不得不承认,许多地方,是光照不进去的,你得学会接受。”
  “我明白你说的。”
  陆晨点了点头,他眯了眯眼,淡声道:“那你觉得,站在刘采背后的人,会是谁?”
  赵有容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桌的纸和笔,写下吴煌两个字,然后在他的头,画了个箭头。
  陆晨打开手机,百度了一番,一个名字浮出水岸。
  吴天南。
  天南集团董事长,身家千亿的大集团老总,还是海城政协委员。

  一个身份地位远远凌驾于刘采之的真正大人物。
  刘采再怎么厉害,势力再怎么强大,也是个混黑的。
  在天朝,混黑的,永远都不入流。
  但吴天南,真正了台面。
  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

  他是吴煌的父亲。
  “陆晨,现在你明白了么?”
  赵有容语重心长道。
  “这事儿还没完。”陆晨眯着眼说。
  “你是怕他们报复你么?”

  赵有容拍了拍陆晨肩膀:“你放心,我虽然治不了他们的罪,但护着你还是没问题的。只要你不再去招惹他们。”
  陆晨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些谢谢。
  赵有容走后,他眼里那抹强行抑制的杀气,终于浮现出来。
  这事儿确实还没完。
  但他不是担心吴天南会报复他。
  而是他觉得这事儿还没完。
  “既然秩序不能带来公正,那么打破秩序,用我最擅长的方式,建立公正。”
  这跟法律、道德没有丝毫关系。
  而仅仅是因为,我想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这一刻,陆晨豁然开朗,眼神变得无坚定,心更无彷徨。
  这个城市,表面光鲜,却处处被黑暗所笼罩,为了打破黑暗,陆晨并不介意变得更黑暗。

  他在黑暗起舞,守望着最后一抹光明,在地狱仰望天堂。
  恰如蝙蝠侠之于高谭市——海城,似乎也需要一名黑暗骑士来守护一些东西了。
  午吃完午饭,陆晨接到夏诗清的电话,说她爸爸打算见他一面。
  陆晨吓了一跳,寻思这要去见老丈人了?
  心里忐忑,不过去是肯定要去的。
  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早晚的事儿。

  夏诗清在公司等他,
  陆晨换了警服,想了想,又去羁押室逛了一圈。
  林少那帮纨绔见着他,眼里都快喷出火来。
  陆晨浅笑道:“哥几个,听我一句劝,早点把检查写了罚款交了早点出去,屁大点事,非要闹得满城风雨?”
  林少冷笑道:“怎么,姓陆的,现在知道后怕了,想找老子和解?”
  陆晨翻了翻白眼:“得勒,你们愿意住下去一直住下去吧。”

  他转身便走。
  背后传来林少的咆哮:“姓陆的,出门小心点,可千万别被车给撞死了。”
  “多谢关心。”
  陆晨头也不回。
  这种程度的威胁,他又怎会放在心。
  到了诗清集团,夏诗清不由分说,拉着陆晨往外滩的购物街走,陆晨疑惑,说老婆你要干嘛?
  夏诗清没好气道:“姓陆的,你这卖相,我敢把你带回家?我爸还不得以为你是刚从神农架跑下来的野人。”
  半小时后。

  外滩,海城最繁华的购物街。
  夏诗清带着陆晨,先去理了头发,招呼理发师,把他脸十多公分的野人胡子全给刮了,头发也给整成了板寸。
  原本的陆晨,发如乱草,胡须得有二十公分那么长。
  乍一看像个野人,仔细看那是野人。
  此刻剪短了头发,又把胡须剃光了,整个人看起来如换了个人。
  单说眉眼,倒不算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帅哥。
  关键是气质,亦或风韵。

  温润藏着桀骜,如一头昆仑山的孤狼。
  有那些小鲜肉或者奶油小生们,绝不会有的野性。
  陆晨照了会镜子,皱起眉头。
  “怎么,舍不得你那野人胡子啊?”
  夏诗清没好气道。
  “那倒不是。”
  陆晨摇了摇头,又是叹了口气:“哎,完犊子了。”

  “到底怎么啦?”
  见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夏诗清又是无语,又是好。
  “老婆,我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陆晨很是无奈的说道:“这世,怎么会有像我这么帅的男人?你说我能这么出去么?万一大街的女流氓非礼我怎么办?”
  “额……”
  夏诗清满脸黑线。
  谁给这小子的蜜汁自信啊……

  “没事老婆,算有腿你长胸你大盘你正屁-股你翘的女流氓死皮赖脸的非礼我,我也不会从的,有圣贤云,糟糠之妻不可弃,我是不会背叛你的。”
  陆晨无严肃的说。
  身边的理发师们,想笑不敢笑,只得强行憋着,都快内伤。
  “姓陆的!”

  夏诗清气得,追着陆晨打。
  “你大爷,你才是糟糠!!”
  陆晨毫无犹豫开了个躲避,从容闪过。
  “家暴啦!出人命啦!”
  这瘪犊子一边躲还一点扯着个公鸭嗓子嚎叫,夏诗清哪敢再追,臊得脸颊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接着两人到了一家意大利手工男装店,夏诗清掏出信用卡,大手一挥给陆晨刷了两套衣服,陆晨瞅了瞅标签,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
  妈拉个巴子,这两套衣服,小二十万出去了,穿着也没觉着多长了二两肉啊。
  陆晨那叫一个肉疼,恨不得立马脱下来叫店家折现给他得了,不过也想想,真这么做了,估计夏诗清一怒之下,会真谋杀亲夫的。
  再看人夏总裁,刷了小二十万,却是面不红气不喘,那叫一个淡定,陆晨忍不住腹诽,万恶的资本家啊。
  像他这种小丨警丨察,一个月忙死忙活加绩效,也不会超过五千块工资,结果人夏总裁小手一挥是自个儿三年血汗钱。
  夫妻之间贫富差距这么大,以后结婚了,这腰杆子怕是很难硬得起来。
  陆晨顿时有了些忧患意识。

  不硬的男人,尤其是在自己老婆面前不硬的男人,那还算男人?
  不过他也没法子拉近跟是自己这大总裁未婚妻的贫富差距啊。
  贪污受贿?
  扯犊子吧。
  他一小片警,哪个失了智的铁头娃才会给他行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